中南海风暴下陆媒突高调提官员财产公示

中南海风暴下陆媒突高调提官员财产公示

2015-02-05


2月4日大陆媒体突然高调提官员财产公示。澎湃网推出社论“公开官员财产时机成熟”。而去年大陆一批公民上街打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抓,有的至今还被关押。大陆的学者认为,澎湃网的举动不排除中共高层的博弈到了摊牌地步,以此来缓解一下民心尽失的局面。
中青报、澎湃网纷纷高调提官员财产公示
2月3日澎湃网以题《公开官员财产时机成熟》发表社论,而此前该话题属于中共极敏感的话题,长期被禁。社论称,“如今,实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准备渐趋充分,”拖延恐生变故。

文章称,官员财产公示已在二十来个地方反复试点,但一直没推开。它认为时机成熟的原因是随这两年贪官落马,已见识公众贪官的猖獗以及其惊人的贪腐情况,对官员严重贪腐已见惯不惊,不会因官员财产公开引发社会不稳定。文章还称这是固定反腐成果的方式之一,“一边反腐一边反对财产公开,在逻辑上站不住”。

随后2月4日,中青报也发表署名曹林的评论文章称:“不必东找西找,财产公示就是最好的制度笼子之一”。文章称历届的两会都会提及官员财产公示的相关议题,“财产不公示”已成改革的一个制度瓶颈,影射“财产不公示”是影响官员形象、引发官民冲突的原因之一。

“官员财产公示”是回避不了的一个议题

大陆知名律师谢燕益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官员财产公示是一个必需的义务,但由于即得利益的集团和原罪导致官员财产公示这一项最基本义务、最基本一项制度一直是落空,一直没有提上议事日程,遭到了种种的阻力,并且还有很多主张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因此而被判刑。
对中共体制内的一些媒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提出官员财产公示问题,谢燕益律师表示,当前反腐遭遇很大的阻力,这些媒体也可能是迎合中南海提出的这么一个课题;另一方面涉及到权力的斗争了,也就是“官员财产公示”不仅仅是一个制度的问题,如果从体制内的事件来看,它可能也是一种权力斗争的手段而已。当然也不排除体制内媒体人也有一些有良知、有一些善意的力量,他们也看到这个问题。
他还表示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但财产公示的这个议题是回避不了的一个议题。

“当局高层两派权斗可能到了摊牌时候”

全国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其实财产公示很正常,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领导人的财产都是公开,只有中共领导人的财产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公开过。去年中共人大开会的时候,当局还曾表示公开会有很多负面消息,至少是目前不宜公开,或多少年以后可以公开等等。
此前有不少公民因为官员财产公示被抓,现在媒体突然称可以公开官员的财产,他认为说:“说明现在的现政权是很不稳定的。每年群体性事件爆增达到多少万起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就是现在我们经常可以听到来自中央不同的声音,至少是两派斗争非常激烈,现在可能是不是已经到了摊牌的时候。但很多谜底,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去揭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有拭目待之。”

“当局政权有更大危机下收揽人心”
谢燕益律师也认为说:“现在中共内部的权力竞逐加剧,到了一个你死我活的这种境地,另外民怨沸腾,各种大事小事、大灾小难层出不穷,(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中共政权感到有更大的危机,或以此来收揽人心,能够让民心尽失的局面取得一种缓解,缓和这个矛盾。”
2月4日中共军报也刊发社论称一些西方国家加紧对中国策动“颜色革命”,同时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2月3日高院会议上强调抵制西方错误思潮、理论,并要求在所谓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旗帜鲜明”等等。舆论认为中共局势进一步告急。
2月3日中共近千名红二代聚集北京,在八一制片厂召开“新春团拜会”,胡乔木女儿胡木英作为代表发言,高调发声力挺习近平。
    责编: A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