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选项”推大法官,责任何在
2017-04-16

周一(4月9日),49岁的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宣誓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九位大法官,递补了一年前瘁逝的斯卡利亚法官(Antonin Scalia)的席位,并恢复了美国最高法院左右派之间的平衡。

在三权分立的美国政治系统中,最高法院大法官属于终生职,在视宪法为最高权威的美国社会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美国内政上一些具有争议的议题,如照顾少数族裔的平权政策、妇女堕胎权利、媒体言论自由、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等等,都是由最高法院判决后才得到充分的保障。

但参议院在7日对戈萨奇任命的表决中,共和党祭出了所谓的“核武选项”(nuclear option)才能以54票赞成、45票反对的结果让他过关。表决后,民主党人谴责共和党此举破坏了参议院照顾少数声音的传统,让美国人输了民主。

然而在美国政治左右派日益极端化的环境下,两党的妥协空间越来越小。许多观察家认为参议院废除这种绅士作风只是早晚的事。

法官任命举足轻重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他们票选总统的一大考量就是大法官的任命。去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后,剩下的8名大法官中,4人是自由派,3人是保守派,另有一人倾向保守。民主党人摩拳擦掌地以为这是将最高法院向左转的大好时机。然而参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拒绝对奥巴马总统提名的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举行听证会,坚持要等新总统上任再说。

当时民主党人认为,希拉里稳赢川普,所以并没有采取什么激烈措施。却没想到川普赢了希拉里。并在就职之后很快就提名戈萨奇为大法官人选。民主党参议员立即开始情绪激烈地抵制。他们认为共和党参议员拖延了一年,都不给加兰德听证机会的做法,非常难以接受,因此要在戈萨奇身上“报复”。

美国参议院在一般表决中,只要51票便可通过。但遇到重大问题,如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少数党可以在辩论时以不断演讲的方式阻止议案进行表决,这就是filibuster。带有贵族色彩的参议院一向以理性辩论自豪,和壁垒分明的众议院有所不同。按照参议院的惯例,filibuster需要60票才能终止,这意味著多数党仍然需要向反对党伸出橄榄枝,达成某种妥协才能办事。

60票终止辩论是惯例,而非法律。多年来两党对废除此惯例投鼠忌器,因为一旦多数党开了先例,等到两党多寡易位时,它就要自食恶果了。所以这个做法被称为“核武选项”,基本上是一个焦土策略。

谁要为“核武选项”负责
这次共和党动用了“核武选项”,被左派的主流媒体批评坏了美国的民主风范。然而回溯历史却发现,事实并不这么单纯。

首先要讨论的是加兰德的提名被搁置一年的说法。共和党认为奥巴马是个跛脚鸭总统(lame duck),不应在任内的最后几个月提名最高法院法官,借此机会延伸他对美国政坛的影响。

这个主张其实是民主党首先提出来的。1992年时,刚卸任的副总统拜登,当时还是参议员,他首先主张老布什总统不应在当年总统大选前提名大法官,而且参议院“有必要”拒绝总统的提名。

到了2007年时,纽约州的舒默参议员,就是现在参议院的少数党领袖,更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他将阻挡小布什总统任内最后18个月的最高法院提名。种下甚么因,结甚么果。参议院是遵循前例的,而去年加兰德的提名就是如此让共和党名正言顺的胎死腹中。

而所谓的核武选项也不是共和党首创。在2013年时,民主党在参议院还保有多数席次。奥巴马总统提名的所有自由派联邦法官均遭到共和党人的拖延战术对待。于是民主党的多数党领袖瑞德启动了号称“有限的核武选项”,强行将所有的联邦法官送上任。川普上任后的几个行政命令被几个联邦法庭驳回,很大程度拜瑞德之赐。那时瑞德并未在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上动用核武选项,所以谓之“有限的核武选项”。
虽然戈萨奇被一致公认是资格极好的大法官人选--因为他先前任命联邦法官时是参议院全票通过的--我们大致可以看出,舒默领导的参院民主党已下决心不合作、不作为来面对国事。

川普总统日前释出意愿与民主党合作,端看民主党如何接招了。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美联航拽人案 当事人掉两颗牙 鼻梁断裂

    下一篇: 美国移民绿卡 2017年5月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