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事件两派博弈 财新起底“少林风波”
2017-02-05


中共官方公布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调查结果之际,财新长篇连载起底释永信引起的“少林风波”。有评论称,释永信事件涉中共高层两派博弈。

2月5日,财新网发表题为“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①迟来的了断”、“②永信‘双赢’晋位方丈”两篇文章。

文章说, 2015年7月底,“释正义”网络举报释永信。2015年8、9月间,财新记者与释永信多次的对谈和采访,均被各类不期而至的调查打断,调查人员来自北京、郑州和登封市的公安和宗教管理部门。释永信亦数次赴郑州和北京配合调查,他去泰国、美国的行程也遭搁浅。

释永信迫切希望此事早有一个了断。历时一年半,河南省官方调查组分两次公布相关调查结果。

2015年11月28日,河南省有关方面的调查组称,经查,释永信当年“被迁单”的说法不实,(释永信)方丈资格的获得合法合规”;所谓释永信与释某某的“私生女”韩某恩,系释某某收养;所谓释永信与关某某的“私生女”刘某亚,经亲子鉴定证实是释永信四弟的女儿。

2017年2月3日,河南官方公布对释永信多项经济问题举报的调查称,关于释永信向释延鲁索要财物700余万元、侵吞少林寺资产等问题,均不属实或查无实据。

报导称, 释永信被举报风波迎来了迟来的了断。但来自寺内外的挑战,“释正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释永信“不像得道高僧 反而是酒肉和尚”

报导称,释永信主持少林寺这座千年古刹所为,昭示著其勃勃雄心。 1999年8月19日,嵩山少林寺举办释永信任方丈升座晋院仪式。登封市一位退休官员说,当时之所以支持年仅34岁的释永信当家、升座,就是因为他“顺应政府的政策,主动积极配合政府的工作”。

报导称,1990年代,少林寺所带动的旅游收入占登封当地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当年释永信经常应当地政府要求,率少林武僧团到各地表演。如1989年6月,为配合政府招商引资,释永信率武僧团到海口市工人影剧院连续进行三场少林功夫演出;当年7月,为帮助黄河游览区炎黄二帝巨型塑像筹委会筹措资金,少林寺武僧团又在河南省体育馆义演三场。

外界解读,这是“释永信向当地政府示好的举动”。释永信则认为,这是他与政府之间各取所需。

借助少林武僧团,少林寺开始走出国门。先是出访日本,1993年,释永信又率团赴台表演。释永信说,他向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汇报之后,方得以成行。此次演出交流归来,释永信当选中国佛教协会理事。

1995年少林寺举行建寺1500周年大典。释永信在自传中称,为争取当地政府支持庆典,他得知时任河南省委书记要去北京、坐哪趟火车,随即买了同一车次的票上车,向其游说筹备庆典的事,得到支持。之后,释永信的政治地位有了明显提升。

报导认为,释永信的长相,除了耳垂很长这点,每一个特征都不像得道高僧,反而是“酒肉和尚”的写照。而且一个出家人看重政治地位,这不符合世俗眼中对于得道高僧的定义。

释永信背后涉江派前常委李长春

释永信被指是中共一手打造的政治和尚,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心腹、中共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提拔。赵朴初和释永信都积极追随江泽民诋毁法轮功。释永信还被曝与江派大员郭伯雄、李长春等人有交往。

2015年8月8日,财新网披露释永信与中共前常委、前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的微妙关系。释永信曾公开说,省委书记李长春对少林寺非常支持,多次来少林寺视察。有海外中文报导称,李长春携家人参观少林寺也曾称释永信为“老朋友”。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表示,这么多年来释永信历经无数次言之凿凿的举报,都能够安然过关,足见他的关系网超越地方,这跟李长春等在背后遮庇有关。

而对于官方关于释永信的调查结果,网民普遍表示不相信。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表示, 由与释永信有利益牵连的河南相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其两次调查结论为释永信有意开脱极为明显。漂白释永信就是在向外界传递信号,即李长春有能力操纵某些事。伴随着郭文贵的曝料、肖建华的被“协助调查”,江派开始酝酿新的反击,中共高层间的博弈会更加激烈。

释永信被举报事件简介

2015年7月25日,“释正义”网络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玩弄女人、与多名女性育有儿女、有情妇等。之后,“释正义”又公布了释永信1988年被开除僧籍的文件、释永信“私生女”出生证、警方“关于释永信与女子刘立明通奸事件”的讯问笔录等。

8月8日,曾为释永信弟子、原少林寺武僧总教头释延鲁等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过的五人,在京实名举报释永信贪污、挪用公款、受贿、滥用职权、非法拘禁、非法持有少林资产六方面问题。

8月12日,两名曾是释永信贴身侍者的人举报释永信吃肉喝酒玩女人等问题。

释永信被举报事件后,有博文称,释永信非释永信,释正义并非释正义,此事是两个方面、两种力量的公开较量。 
    来源: 杨一帆 责编: Kitt

    上一篇: 曝军中买官收本钱手法 习近平反腐现意外问题(图)

    下一篇: 肖建华的失踪令中国金融大鳄们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