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六四点滴 伤口仍在
2015-05-26

【看中国记者陈怡妙纽约报导】香港的雨伞运动、台湾的太阳花学运、阿拉伯之春,世界各地的青年人为民主而发动的各种运动,近几年风云潮起。

说起学生思潮民主运动,世界各地的唐人都无法忘记二十六年前,“六四”运动。《看中国》采访了世界各地的经历者,因为他们或身在中国,或家人尚在中国,所以本文均不透露身分。

时间流逝,而采访的经历者,都难以忘怀六四的点滴,常常想起,有时隐隐在痛,挥之不去。

留守广场 幸运出国

一位清华学子京文(化名)谈,6月3日,风声紧了,听说军队要强行入城。当时,很多学生都赴天安门广场支援。“6月3日晚上与6月4日早上,我一直留守在纪念碑前。当晚,我们听到远处的枪声,不知道具体情况,心里知道要出事了。6月4日早上,军队把我们包围了,当时学生代表刘晓波等人,向军队喊说,让一条路给学生出去。军队真让出一条路,同时,开了几枪,把学生架的的广播打下来。我就和同学们一起撤出来了。”在回来的路上,才陆续听到消息,在军队从东西两门入京时,很多市民和少数学生自发前往,告诉军队学生运动原因。而军队竟然沿途,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我当时已经拿到美国的留学签证,但学校不批准,说要先审查。同情六四的工作人员帮我,终可幸运出国。但我的同学,拿了签证不批准出国的、毕业没给毕业证的、没给分配工作的,比比皆是。”

行人镇压 死里逃生

一位北京市民,兽医李大叔回忆,他听说部队要入城,他骑着车去看看情况。骑着骑着,看见部队在前面开枪扫射,行人四处乱躲。他一下迷糊了,不相信所见,依然惯性的向前骑。一颗飞弹从地上弹上来,打入他的大腿。他腿一抽,一热,他一摸,有血。他立刻赶快往回骑,到家中才感觉到痛。因为家中有工具包扎,未到医院治疗,捡回一命。因为后来,听说军队到医院抓枪伤的患者,灭口。

亲属牵挂 封口厉害

一位因病在校的学子阿英(化名)谈,六四后,在北京老爷(即:妈妈的叔叔),勿勿赶来东北师范学校,专程找她。他反复的叮嘱,“千万不要去北京”, 因北京已经“开枪了。”她答应了,老爷就回北京,也没到她家一叙。她感激的说:“亲威就是亲威,平时甚少交往,但一旦涉及性命相关的事情,就匆匆而来,嘱咐一番。”

六四后,封口一直厉害。一位上京参加六四的物理系的男同学,从未说出六四的真相。在第二年的六四,他默默做了一个比脸盆稍大的花圈。即被学校处理。毕业时,无毕业证,也不分配工作。

没分配工作 苦苦挣扎

一位在上海读书的高材生麦克感叹,学校虽然没有证据他参加了六四,但不分配工作。当时中国的大环境,没有人敢接收六四的毕业生。失业中,无奈中,他从事了最没人气的广告设计。当时,大家都爱铁饭碗,而广告设计靠创意,费了很大劲做出创意,可能因广告主不喜而无收入,同行都纷纷转行。他别无选择着艰苦的工作着,生存着。多年后因创意好而名声大起。
    来源: 陈怡妙

    上一篇: 广州家庭教会被冲击一度抓走20人

    下一篇: 九头牛也拉不回 中国股民很危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