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迟浩田等军头云集,瓦房店系于永波缺席
2015-05-19
日前,包括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在内的多名退役高级将领云集北京政协礼堂,高调出席一项中国军事文化讲坛开讲仪式。蹊跷的是,近期有消息显示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案盖棺尚未论定,包括三名大军区级在内的多名与之有牵涉的退役将领遭约谈。在此次公开活动中,去年高调表态炮轰自己继任者的总政治部原主任于永波并未露面,而是透过此次活动主持人发表了一份“贺词”,未知是否另有玄机。

于永波贺词受瞩目

根据官方在此次公开活动两天后的报道,参与此次活动的高级将领可谓阵容强大。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上将、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张黎上将、总政治部原副主任唐天标上将、海军原政委胡彦林上将、军事科学院原院长郑申侠上将、国防大学原政委赵可铭上将等多名上将现身。总政治部原主任助理姜吉初中将、总后勤部原副部长孙志强中将、总装备部原副部长李元正中将、军事医学院原副院长靡振玉中将、军事医学院原副院长钱海皓中将、国防大学副校长肖天亮少将、国防大学原副校长许志功中将等亦到场。

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原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的“现身”方式。消息显示,当天于永波并未露面,而是由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姚文怀少将宣读了他的一份贺信。在这份贺信中,于永波称,“开办中国军事文化讲坛顺应时代潮流,符合党、国家、军队和社会对文化建设的要求,是一件好事,一件有重要意义的事情,要把握政治导向、突出军事特色,弘扬时代精神,将讲坛打造成传播先进军事文化的大课堂。”

徐才厚被查一年后病逝并未终结人们的关注

1931年出生的于永波身份“特殊”,生于辽宁复县(今大连市瓦房店)人,与不久前病逝在起诉阶段的徐才厚为同乡。去年徐才厚落马后,有媒体称统计称,到目前为止,从瓦房店走出的将军已近30位,这在东北地区是绝无仅有的。其中,于永波和徐才厚两位上将还成为中央军委委员,而徐才厚更是高居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这对于人口不足百万的一个小小的县级市来说,堪称奇迹。近年,这一干将领俨然在军中形成一股势力,号称东北军中的“瓦房店系”。

六四事件后,于永波受到江泽民重用,于1989年12月由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任上入京,跻身总政治部副主任。3年后中共十四大上,于永波更上层楼,被扶正为总政治部主任,从此执政总政10年之久。而时任16集团军政委的徐才厚也诡异调入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兼解放军报社社长,仅仅一年之后再次晋升总政治部副主任,时年50出头便跻身大军区正职。这是徐才厚上位的关键时间节点,或者说命运的转折期,历来被视为人们津津乐道大感疑惑之处。

1996年,徐才厚外放为济南军区任政委历练三年许,完善其任职履历后,再一次调回总部机关。1999年,他与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的郭伯雄同时进京,升任中央军委委员,分别担任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和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去年《凤凰周刊》曾极力撇清,声称“徐才厚在中共十五大时能阔步进入总部机关,并非海外传闻的得到时任某位军委领导人的青睐,彼时,该领导人并不认识徐才厚,徐依赖的还是一位山东籍的某军队政工系统高官的提携。农家子弟的徐才厚出生贫寒,素无背景,能在军中扶摇直上,与该高官的赏识、选拔和一再举荐不无关系。”

于是,人们按图索骥,将起初聚焦的时任总参谋长、国防部长迟浩田以及资历浅于徐本人的河南籍总政副主任张树田排除,而直指曾任邓小平秘书的王瑞林。王瑞林为山东招远人,1992年兼任总政治部副主任,看似的确符合《凤凰周刊》的描述,但消息称,事实上王瑞林很少到总政大楼办公,而且“徐才厚1999年任中央军委委员、总政常务副主任,2002年中共十六大后任总政治部主任,2004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2007年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达到其仕途的最高峰。这些升迁,恐怕就不是某个‘政工系统的高官’能左右的了。”

事实上,于永波2002年卸任,身为副手的徐才厚顺势接棒其总政治部主任职务。前后两任瓦房店系总政治部主任,如果仅仅以巧合来推测恐怕难以服人。当然,截止目前,外界并无于永波支持徐才厚接替自己位置的直接证据,但是徐才厚在自己身边工作多年最后出事,对于于永波来说,也是一种名誉冲击。2014年11月20日久未露面的于永波在北京高调出席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成立大会,炮轰像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落马官员应该多想想“烈士精神”的表态,虽是站队表态之举但毕竟显得无关痛痒、软弱无力。

余波未息

而恰在退役将领高调参与上述中国军事文化讲坛开讲仪式之时,有消息传出徐才厚案余波未了,解放军多名高级将领被军纪委约谈,其中包括沈阳军区原政委黄献中、南京军区原政委陈国令、总后勤部原政委孙大发三名上将。资料显示,三人均出身于徐才厚曾任政委的16集团军,与徐有割舍不断的关系,其中黄、陈二人更是徐一手提拔。

媒体曾报道称,徐才厚生前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期间,大肆卖官敛财,各级官位皆有价码,从排级到师级行情不等,价高者得,其中少将至少五百万元人民币,大军区级职务更是高达两千万元。黄献中为已退休的前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侯树森的恩人,曾向徐才厚鼎力推荐。而黄插手军用土地买卖及医药采购亦是通过侯树森,因侯当时是沈阳军区联勤部长,主管军区土地和医院系统。陈国令则涉嫌严重受贿,生活作风腐化等问题。此外,孙大发涉嫌收受巨额贿赂,以及力推重用被指军中巨贪的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等问题。但这些风闻至今难以证实。

今年年初,中共军方前后公布3批军级以上落马将领名单。1月 15日,中共军方公布,2014年有16名军级以上官员被查处。3月2日,中共军方又公布了近期查处的14名军级以上官员案件情况,包括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少将。4月26日,军队第三次公布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查处情况,涉案人员3位,分别是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湖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员占俊。至此,包括此前已经公布的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以及今年1月广东省纪委通报的武警少将蔡广辽,十八大以来,共有35只“军老虎”信息被公开。在这份越来越长的名单中,多名将领与徐才厚本人或者其党羽有莫大直接关系,其主掌的后勤保障、军事院校、政工体系等成为军队腐败重灾区。

徐才厚案“死而不僵”,其祸延军队究竟还有多少未被挖掘,实难预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徐才厚余波未断,恐怕后续还有消息传出。徐才厚本人虽因为中途死亡而免于起诉,但其犯罪情由至今未详细公布,当局仍未给予公众交代。

再者,如果说上述种种皆为徐才厚一系问题的清算的话,那么这三批高级将领中所埋设的有关郭伯雄案的伏笔也无须赘言。从去年徐才厚案时,郭伯雄便被影射、起底、猜测,至今已经达一年之久。其子郭正钢年初的落马若引发一系列链锁效应,恐怕又是一场军队的“血雨腥风”。
    责编: Lisa

    上一篇: 美国之音:王岐山被无限期推迟访美

    下一篇: 汪洋被习近平责成处理香港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