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五代金银器珍品-----鎏金鹿鹤鸳鸯纹四足银盖罐
2017-02-03

这件流光溢彩、作工精美的四足银鎏金鹿鹤鸳鸯纹盖罐,构图内涵丰富,纹饰寓意深远,实为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由于其器型独特罕见,艺术表现手法复杂,又以多种隐寓意义的吉祥图案装饰,前所未见,故而准确断代颇有难度。根据数据查证,将其初步定为晚唐五代之物,谬误之处,还望方家不啬赐教。

盖罐高22.8cm,口径16.5cm,重1500g,银质,捶鍱成型,平錾纹饰、减底浮雕,局部鎏金,由罐体与罐盖两部分组成。盖呈复碟形,直沿,盖上錾刻三只喜鹊间以三枝梅花。喜鹊展翅欲飞,尾羽上翘,双腿微屈。绽放的花朵与含苞的花蕾枝头交错。罐盖外周刻一圈鎏金草叶纹,银色减地麻布纹地衬托出鎏金的浅浮雕状花鸟。盖沿外一周花卉纹上下交错,辅之以细密的鱼子地。

银盖罐侈口卷唇,短颈,丰肩鼓腹,四柱状鎏金矮足。肩部錾十二莲花童子,童子端坐于莲瓣之中,下由硕大荷叶承载。罐体以四个草叶纹心形开光为主纹饰,其内錾有鹿鹤同春图及鸳鸯戏水图。同内容的图两两相背,开光之间以凸起的鎏金梭状宽带相隔,其上錾阴线龙纹。龙双目圆睁,头上双角,身饰点状鳞片,四足五爪,身旁祥云环绕。鹿鹤图中梅花鹿挺立山石之上,双角高耸,与空中振翅回首的仙鹤遥相对视,四周盛开的桃花叶疏花茂。鸳鸯图中水波荡漾,水草茂密,荷花含苞欲放,一对鸳鸯嘻戏其中。开光内以减地麻布纹地凸现浮雕状图案。

中国的吉祥图案,至少可追溯到秦汉时期。汉代就有借物作谐音来隐义寓意。罐盖上的喜鹊梅花图,寓意喜上眉梢,喜从天降,三只喜鹊则为三喜临门。莲花童子纹是隋代最活跃的纹饰,应与佛教传说有关,也见于莫高窟126窟唐代莲花童子藻井。罐体上的鹿鹤谐音"六和",意为六和同春,六和指天地四方,即天地与东西南北,亦泛指天下;六和同春便是天下同春,万物欣欣向荣的意思,也有六合通顺则万事顺的寓意。鹿鹤同春还含有夫妇双寿,长春不老的意思。鸳鸯戏水,则是传统中常见的两情相悦,恩爱缠绵的表达方式。心形开光纹饰并非传统的中国古器物纹饰,我们虽然无法确知这件银罐上的心形纹是否含有现代人所常用之代表爱情的意思,然一件器物上具有诸多隐寓爱情与吉祥的图案,很可能为王公贵族大婚所用之物。

根据器型,出土文物中最为接近本器者当属浙江临安晚唐五代吴越王钱谬之母水邱氏墓(大复元年/910年)出土的四足银盖罐,这也是本器暂定为晚唐五代时期的主要依据。除此之外,尚未发现其他朝代有类似这种器型的鎏金银四足罐。此银盖罐造型仍具有盛唐时期丰满圆润、雍容大度的风格,但图纹装饰的画风与盛唐时期不同,颇具宋代文人雅士的雅典隽永的风格。减地浮雕技法的运用亦和五代北宋时期金银器工艺相近,唐代金银器常见的唐草纹也未釆用,因此不排除此物为北宋早期的作品。期待能有同期纪年墓葬出土的金银器面世,为本器的准确断代提供依据。作为一件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金银品珍品,其丰富多彩的文化内涵及永恒超凡的艺术魅力,当可与其他金银器国宝争艳媲美。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汉代金银器珍品-----银鎏金镶宝石瑞兔摆件

    下一篇: 如何正确投资书画收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