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界未达共识通俄门峰回路转
2017-07-07

在去年第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里,两位候选人交锋最激烈的话题之一是:谁主使了民主党的电子邮件外泄。川普称希拉里并不知道骇客是谁,并说泄漏电邮的黑手可能是“俄罗斯,中国或其他任何人”。希拉里则反问他为何不信任17个联邦情报机构一致的结论:“我们有17个文职和军事情报机构,他们都认为这些间谍攻击,这些网络攻击来自于克里姆林宫的最高级别,它们旨在影响我们的选举。我觉得这很令人不安。”

自那时候起,许多大型美国媒体,包括CNN、纽约时报、美联社、国家广播电台等,开始营造一种氛围,即俄罗斯骇客介入美国选举是一个事实,他们的目的是破坏希拉里的声望以帮助川普当选。根据美国的“红州新闻”(redstate.com)统计,自去年十月以来,有近4,000份主流媒体报导重复了该“17个情报单位都同意”的说法;而任何质疑俄罗斯为幕后黑手的声音都被指控为帮川普掩盖事实。

即使民主党电邮是由俄罗斯骇客泄露,也并不直接意味川普和俄罗斯在大选时曾暗通款曲。然而这个论调已成为民主党对川普总统进行政治斗争的主旋律,而且主流媒体似乎也乐观其成。5月17日,司法部被迫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为此案的特别顾问后,主流媒体纷纷以等著看好戏的语气进行报导。

独立媒体澄清误曲

在五月出席参议院的听证会时,前国家情报局局长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宣誓下更正了“17个情报单位一致同意”的说法。纽约时报和美联社也于近日纷纷低调地将其报导中“17个情报单位”的说法更正成仅三个情报单位 - 联邦调查局(FBI)、中央情报局(CIA)、国家安理会(NSA) - 的意见。一时之间,“俄罗斯门”的既成事实地位发生了大变化。

当纽约时报记者玛姬‧哈伯曼(Maggie Haberman)在6月25日一篇报导中重复了17个情报单位的说法后,该报被迫在文章后面做出更正。数天后,美联社也发表了一个声明,承认其先前发出的四篇文章不应使用17个情报机构的说法。

一直以来,独立调查媒体“集团新闻”(ConsortiumNews.com)对此新闻追踪报导,以下是该机构记者罗伯特‧帕里(Robert Parry)对此事件的分析:

“纽约时报”尴尬的纠正证实了一些质疑俄罗斯门人士的观点。他们质疑“全面性情报评估”的说法,因为通常这需要通过国家情报估计(National Intelligence Estimate)的形式进行,不但要整合整个情报界的信息,也必须将异议呈现出来。

在五月的国会证言中,奥巴马总统任命的国家情报局局长(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简称DNI)克拉珀和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承认俄罗斯门只是一个狭隘的评估。

在5月8日参议院司法机构小组委员会前的作证上,克莱珀说,俄罗斯骇客的说法来自一个“特别情报界评估”(special intelligence community assessment),由中央情报局、国家安理会和联邦调查局的特选分析人士制作。这位前DNI强调评估是“三个机构协调下的产品 – CIA、NSA和FBI - 而不是情报界所有17部门。”

克莱珀进一步承认,1月6日公布的俄罗斯骇客入侵行为评估的分析人士是从CIA、FBI和NSA“手选的”。

然而,任何情报专家都会告诉你,如果你“手选”分析师,那就等于预先选择结论。例如,如果你已知道这些分析人员是对俄罗斯的鹰派或希拉里的铁杆,你可以指望他们提供如此片面的报告。

政治化的情报

在美国情报史上,我们看过这种选择性的做法,如里根政府将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的暗杀企图和其他恐怖行动归咎于苏联。中情局局长威廉‧凯西(William Casey)和副局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用这手段得到他们所期望的调查结果:将任务交给好控制的分析师,并将反对情报政治化的人士排除在外。

征求更广泛的情报界的意见,并在结论中纳入异议的目的,就是防范这种扭曲现实,而符合政治需求的情报。

情报政治化还有另一个痛苦的例子:小布什总统2002年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家情报估计”。在向公众解密的版本中,国务院和其他异议人士的反对意见都被删除了。

自克拉珀和布伦南五月作证后,纽约时报和其他主流新闻媒体都避免了承认他们早先接受了17个情报机构的骗局,只是简单地改口称分析来自“情报界”。
这种闪烁其词允许希拉里和其他民主党高层人士继续宣传这个虚构的共识,而未被主流媒体挑战。

例如,希拉里5月31日在加州一个科技会议上发言时提到了1月6日的报告,称“17个机构全部同意,从我的参议员和国务卿的经验中,我知道这是很难得到的。他们以高度的信心做出结论,俄罗斯对我的竞选进行了广泛的信息战争,以影响选民。”

按:只有CIA下了“高度信心”(high confidence)的结论,NSA和FBI只表达了中等信心(moderate confidence)。FBI的评估后来被前局长科米升级为高度信心。

主流新闻机构未能澄清17个机构的说法,可能造成了哈伯曼6月25日文章里的错误,因为她只是重复了“华盛顿所有的重要人物”的共识。

即使在纠正之后,纽约时报迅速恢复了这个美国情报评估上的欺骗模式。纽约时报在6月30日一篇报导中写道:“川普先生一再质疑美国情报机构的一致结论,即俄罗斯试图干预2016年的大选。”

虽然它未具体这么说,“一致结论”一词再次暗示情报界17个机构都达成了共识。这种新闻障眼法使人进一步怀疑纽约时报在这个问题上的客观性和诚实性。

纽约时报迟来的修正 - 及其新的欺骗性表述 – 凸显美国主流媒体已加入了反对川普的阵营,并抛弃了专业标准,以重复诽谤他的虚假声称。

这也应证了川普在推特上的投诉,即“假新闻”媒体正针对他的政府进行一个莫须有的攻击。这不但激励了他的支持者,并且可能影响任何调查最终得出结论的可信度。

调查记者罗伯特‧帕里曾在八十年代为美联社和新闻周刊首先报导许多伊朗军售丑闻的新闻。媒体偏见侦查(Mediabiasfactchec.com)认为集团新闻的报导立场是中间略左,文章基于事实。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态度趋强硬? 印媒称习近平或取消与莫迪会晤

    下一篇: 英士兵弹药耗尽 拼死肉搏击退 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