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态升级 《炎黄春秋》社长:宁停刊不改风格
2016-07-16


近日,《炎黄春秋》高层突然被集体撤换事件仍在持续发酵。该杂志创刊社长杜导正接受媒体采访时强硬表态称,杂志社通过诉讼的方式挽回局面的机会很小,若败诉,他宁愿结束杂志也不愿改变过去的感言风格。

日前,有官方色彩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突然以更换《炎黄春秋》管理层为名,准备彻底接管该杂志引发杂志编辑部强烈反抗并诉诸法律后,已担任了25年社长的《炎黄春秋》创刊人杜导正接受了香港电子传媒的采访,并作出强硬表态。

据《明报》的报导称,杜导正日前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时表示,研究院派员强占办公室、财务室,甚至带行李住下,令杂志社所有的财产被控制。他对此情绪激动,形容情况有如文革重来:〝财务我们都是独立的,手里边800万总是有的吧,这个钱都困着,一下子变成它的人了、它的钱了。这是什么?这是公开的抢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你这个单位、你这个头,他宣布你是走资派、反动的,我就夺了你的权了。〞他预言,这就会〝天下大乱〞。

他还强调,宁愿结束《炎黄春秋》,也不愿让接管的机构改变杂志敢言的风格。

《炎黄春秋》杂志社此前接连发出的两份声明指出,已就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合同纠纷一案提起诉讼,因为双方于2014年12月签订具法律效力的协议书,约定杂志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强调全社员工将维护该协议书及自身合法权益,拒绝在法院裁决前办理任何手续。

声明还称,由于杂志社的官方网站被窃取、后台密码遭修改,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进入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因此〝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炎黄春秋》按时出刊〞。

杜导正女儿杜星向《明报》表示,杜导正自从6月初就因血压升高,一直在北京协和医院治疗。13日,广电总局一名副局长及已获聘为新任社长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贾磊磊曾分别到医院探望杜导正,期间并无宣布新的任命,仅仅〝含糊透露〞相关消息,对杜说他年纪大该退休了等等,但杜并未知悉实际情况。

与此同时,中国艺术研究院即到杂志社宣布撤换任命。杜星对此批评为〝趁人之危,搞突然袭击〞。她并表示,全社员工现时十分齐心,将共同进退,〝抱着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信念,通过法律诉讼作最后一博,随时做好停刊准备〞。

据悉,目前正在日本访问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华拒绝评论该事件。

报导说,目前身在美国、被任命为杂志社副社长的杜明明称,不会接受该任命,不会甘当傀儡,稍后会有正式声明发出。据《炎黄春秋》内部人士称,杂志社原管理层人员都不会接受新的任命,目前该社仍按杜导正的意见运行,但下期杂志出版的可能性不大。

《炎黄春秋》创办于1991年,一向被视为体制内敢言媒体,因其主要刊载中外历史的记述及评论,部分文章与文宣系〝七不讲〞中不要讲中共历史错误相违背,近年屡受打压,甚至受到封号停印的威胁。

去年7月,《炎黄春秋》总编辑杨继绳离职。离职前,他写下两封公开信,曝光中宣部门对该杂志的整肃及他本人的〝打压〞。据杨继绳披露,2014年9月10日,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雒树刚主持四部委联席会议,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炎黄春秋》的主管主办单位,有关部门背着《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内就办完了变更手续。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接受外媒采访时曾指出,打压《炎黄春秋》就是江派搞的。据香港杂志《争鸣》2015年5月号的文章披露,刘云山曾在中宣部会议上称:〝《炎黄春秋》这本杂志的干扰性是其他申请未获批准就拿《炎黄春秋》作依据,指不公、缺理据、欺小怕硬。《炎黄春秋》玩擦边球,玩得不少,出轨就会叫收。〞

去年1月,《炎黄春秋》曾以不点名的方式起底江泽民大秘贾廷安,揭其是十年前落马的前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的靠山,一度引发贾廷安负面舆论风暴。有分析称,《炎黄春秋》正是在这些方面得罪了江派而被视为必欲除之的对象。
    来源: 秦端平 责编: Kitt

    上一篇: 李小鹏调离是真?传李鹏捎信交待一句话

    下一篇: 百度4.37亿美元欲收AC米兰! 与苏宁造德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