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炎黄春秋突被接管 刘云山意欲何为
2016-07-15


就在美韩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南海仲裁案出炉之际,7月14日,大陆敢言媒体,曾刊登支持胡耀邦、赵紫阳等敏感文章的《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总编辑杜导正等人突然被其主管方中国艺术研究院撤换,并派驻了新的社长、副社长和总编辑,原杂志社秘书长、执行主编、杜导正的女儿杜明明转任副社长。而此时,杜导正在协和医院住院,杜明明在美国的女儿家养病,一直公开支持《炎黄春秋》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则在日本访问。中国艺术研究院选择了这样的时机,显然不是偶然。

这样的突然袭击不是首次。2014年9月10日,时任中共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的雒树刚主持四部委联席会议,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了其主管主办单位,即将杂志社从原主办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脱钩,划归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管辖。随后,有关部门背着《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内就办完了变更手续。

被强制变更主管单位后,杂志社每期目录必先交由主管单位审批,此举导致多名高管辞职。不过,《炎黄春秋》杂志社随后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签订了协议书,协议规定杂志社拥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协议具有法律效力。而此次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协议,背后一定不简单,也绝非是研究院这样的单位可以做出的,没有人怀疑背后有来自更高层的指令。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此前接受外媒采访时曾披露,打压《炎黄春秋》是江派搞的。《炎黄春秋》离职的总编辑杨继绳亦通过公开信的方式,曝光了中宣部门对该杂志的整肃及他本人的“打压”。另据香港杂志《争鸣》2015年5月号的文章,刘云山在中宣部会议上称:“《炎黄春秋》这本杂志的干扰性是其他申请未获批准就拿《炎黄春秋》作依据,指不公、缺理据、欺小怕硬。《炎黄春秋》玩擦边球,玩得不少,出轨就会叫收。”

因此,此次《炎黄春秋》再次突遭袭击,极有可能还是刘云山和中宣部捣的鬼。岌岌可危的中宣部部长刘奇葆,或许也参与其中。为何选中此一时机?刘云山意欲何为?

笔者开篇即已提到,此时的中国外交正面临着新的挑战,北京当局需要处理很多棘手问题;而国内,经济下滑,水灾连连,困难同样重重。而且,除了反腐仍在高压态势进行外,敏感的北戴河会议也即将召开。在这个引人注目的会议上,是否会商讨处理江泽民的问题,是否会为中共十九大做人事安排,都是中共高层继续博弈的主因。是以,作为江派前台人物的刘云山,继续利用一切可能搅局,做最后的反扑。《炎黄春秋》事件就是其又一搅局之举。

此外,看着一个个曾经沆瀣一气的江派高官落马、被判刑,绝不愿臣服的刘云山应该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要知道,刘云山前一段时间负面新闻不断流出。如6月初,香港《争鸣》杂志披露,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为首的5位中共政治局委员,曾联署弹劾刘云山,要求审议、解决其“非正常组织活动”以及“渎职”等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问题。在压力下,刘云山分别在今年3月政治局常委会组织生活会上,以及4月下旬的政治局组织生活会上做了“自我检查”,但却矢口否认自己有政治野心,否认自己在中共党内搞派系活动等等。

再如叶剑英的养女戴晴,在6月3日回忆前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李洪林的文章中,称其表现出了与邓力群、刘云山这些人“完全不同的特质”,她甚至直接将刘云山等人称为“废物”,因为他们这种人“一边在那下笔,一边想的是自己落笔之后,能够得到什么样的高位,能够获得什么样的赏赐”。

诚如此前分析所言,这样的刘云山,只要在习近平尚未将其拉下马,就一定会伺机挑衅。而对于曾表示“自己压力越大,意志要越强”的习近平来说,这样的挑衅迟早要得到解决。2014年《炎黄春秋》遭突袭后,雒树刚被调职,这次习近平该如何回应呢?
    来源: 大纪元 责编: Kitt

    上一篇: 发明迫害政治犯牢房 前公安厅长自作自受

    下一篇: 《炎黄春秋》遭接管后提诉 吁各界紧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