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承认腐败扩散 陆媒建议改体制
2016-02-19
当今,中共官场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严重程度触目惊心,令中共体制几乎陷入瘫痪。最近,中纪委网站频频发文披露各地官员的腐败事例,并承认官场腐败已全面扩散。有陆媒呼吁“要建立公共权力公平、公正、公开运用的制度环境”。

中纪委承认腐败已扩散 陆媒建议改体制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当局掀起反腐“打虎”风暴。据报,至今中共落马官员人数达140多只“老虎”,数以千计的“苍蝇”。而中共内部腐败的严重程度触目惊心,王岐山常用“塌方式腐败”一词来形容腐败状况。

2月18日,中纪委网站机关报的文章解读“腐败的亚文化”。所谓“腐败亚文化”,一般是指腐败群体乃至整个社会对腐败行为和腐败现象的一系列畸形、扭曲、反主流的判断与认知。这种“亚文化”奉行各种潜规则,对掌权者享有特权或特殊待遇抱以默认甚至纵容的态度。

文章称,在“腐败亚文化”的影响下,不少人遇到问题时第一反应就是找关系、走路子来“摆平”,而一些握有权力的人则利用法制漏洞,进行权力寻租和勾兑。

对此,大陆澎湃新闻发表社论称,“清廉社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其中固然要清除腐败‘亚文化’,但更重要的是建立公共权力公平、公正、公开运用的制度环境”。

对于中共内部的腐败现象,连中纪委也承认腐败已全面扩散。去年10月,中纪委的文章称,“绝对忠诚是对纪检干部第一位的政治要求”、“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和坚强,时间长了就很容易动摇,对未来失去信心。”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纪委自己都承认这一现象,但是现在马克思主义的破产,让他们信什么呢?等于自己承认纪检官员也可能全面腐败了。

去年11月12日,大陆光明网发表评论员文章《“官员非正常死亡”调查岂能不了了之》。文章指,几起“非正常死亡事件”,每一件官方都给出了例行的说明,但每件后边庞大的隐性信息都仍然云山雾罩。从北方到南方,从国企到政府,从市委主要领导到职能部门“一把手”,非正常死亡的事件出现了一种广泛的覆盖性,展示了腐败可能晕染的深度和广度。

去年12月,中纪委的文章称,一些官员抱怨:“要查,每个人都有事”、“比这事大的有的是,纪委该先查他们”……

李林一表示,以上两篇文章,中共官方再次承认官场腐败之极,那些所谓的抱怨官员也说出了中共官场腐败的真实面目。

时政评论员石久天分析认为,中纪委公布的,虽然是社会上的一些腐败相关的观念,但是实质的根源在于中共和江泽民。江泽民的贪腐治国和中共官员追求特权的观念结合在一起,使得整个贪腐的观念,在过去二十多年来从官场蔓延到社会。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生活过的中国人都知道,那时候的观念根本没有达到现在这种程度。这和活摘器官的罪恶最终在社会上出现是一个道理,先是中共官员在做,然后蔓延到了民间,现在连黑器官库都已经在社会出现。

江泽民贪腐治国 整个官场极度腐败

中共的大规模制度性腐败自江泽民上台后加速恶化。在江掌权时期,中共官员买官、卖官、索贿、受贿、官商勾结等贪腐行为遍地。而国有资源又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几大权力家族瓜分。

江上台后,为了转移人们对自由、信仰的注意力,有意地把整个社会拖入到一种狂热的挣钱运动之中。为了巩固权力,江泽民让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能用权去赚钱,尤其江泽民家族的腐败更是猖狂。而共同腐败的政策,迅速使中共数千万官员整体极度腐败,并在党政军各系统培植起由众多贪官污吏构成的江氏帮派体系。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有如此描述:“谈到中共官场,中国百姓这样描述:如果把中国所有的官员排成一排,都拉出去枪毙,可能有个别冤枉的,但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很多都是漏网的贪官。这一无法让人笑出来的坊间笑话,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中国当今官场的腐败现实,反映了中国百姓与中共官员的对立情绪,也可算是众多‘中国特色’中的第一大特色。”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在“打虎”运动中,江派高官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和令计划等相继落马。而每一只“大老虎”背后都有自己的团伙、帮派势力,可谓“拔出萝卜带出泥”。周永康倒台爆出了“四川帮”、“秘书帮”、“石油帮”、“政法帮”和“亲属帮”,令计划牵出“山西帮”,郭伯雄、徐才厚则在军中的势力盘根错节,等等。

更有山西的“塌方式腐败”,几乎每个省级部门都有主要官员落马。网民开玩笑,这些人如果关在一起,能完整组建一个狱中省委领导层了。而山西多名落马官员背后被曝有周永康、令计划及曾庆红势力。

中共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接受陆媒采访时承认,中共的“塌方式腐败”就是权力架构出现了严重问题,而导致整体性、系统性问题,塌方要害在顶部,顶部出现了整体性的崩溃就叫塌方。

中共“塌方式腐败”显示中南海已逐渐失去对基层的控制,中共政权已陷入致命危机。有评论认为,目前,大陆一切乱象之源是中共一党专政,执政者要想解决这一切,必须抛弃中共体制。
    来源: 古清儿 责编: Kitt

    上一篇: 山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被查

    下一篇: 中越战争37周年 越南对华政策或现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