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梁振英大势已去,连任无望
2015-09-13

梁振英(来源:网络)

2017年特首选举原地踏步,在中央掌控下,许多人担心梁振英会连任。7月13日梁特赴京,去前表示对连任无计划,见张德江后即改口说:“只要有机会、有空间,我一定会尽我最大努力为香港社会服务。”当时舆论认为他已得到北京祝福。

但随后两个月来的种种迹象,却显示梁的连任计算几乎可以说是无望。梁的大势已去。他即使能拖到任满,未来两年也如跛脚鸭,不再能掌控一切了。

原地踏步就要回顾当年中共提出的标准。2011年7月港澳办主任王光亚会见访京团时,指出下任特首的三个条件是:爱国爱港、具高管治能力和社会认受性。尽管这不是《基本法》所定的条件,但不能设想中共会改变。

中共对特首的三条件

社会认受性就是民望。专权政治本不在意民望,这也是梁振英信奉的权力哲学:长期以来只重中共对他的认受性而毫不在意香港社会对他的认受性。但香港毕竟置身国际媒体监视之下,若完全无视特首的社会认受性,对掌控小圈子选举的中共就是极丢脸的事。2012年选战时,北京中途换马弃唐取梁,尽管梁是中共“自己人”,但关键是抹黑战术使民调中梁的民望压倒唐,而使中共对换马有了“社会认受性”的依据。

梁任特首以来,民望长期走低,连董、曾上任之初的民望蜜月期都没有出现过,评分长期是负分,被指为“失败”。他的最新民望评分更跌至38.5分,创上任以来最低分数。

但更要命的是他的态度。全世界的政治人物面对民望走低,都会回应说引起警惕,要鞭策自己,改善施政。即使是假话也至少令市民舒服些。可是,梁特的回应是:引用另一民调,说显示评分较前上升了0.8分。当社会对梁特如此厌恶的时候,他却自我感觉良好。这不仅使他的民望再难有改善,中共也会看到他的社会认受性将继续探底也。

三条件的另一个“具高管治能力”,就更不用说了。梁上任以来,几乎一事无成。他没有一个良好的团队,无论政府官员还是行会成员,都被质疑任人惟亲或对自己人(囤地波或唔得掂)的包容,而他撤换自己不喜的官员的手法也横蛮粗劣。

政绩讲来讲去较迎合民意的只有喊停双非和限奶令,但事实上只能骗取不懂经济的市民的掌声。代表商界和专业人士的自由党就有异议。自由党荣誉主席周梁淑怡日前表示,这两项做法“并不考虑长远的负面后果,只是一刀斩下去以应付面前的危机……从市场经济角度去考虑,用种种手法去打击需求,对经济一定有不良影响”。

除了这两项之外,梁特面对数不出来的政绩,或是推诿立法会议员“拉布”,或是推诿过去两年忙于政改。问题是议员只是偶而拉布,事实是政府没有向立法会提出任何较好的政策。至于忙政改,难道过去两年整个政府只能做一件事,所有政策局都要停手撑政改乎?

陷入生人勿近的处境

三条件还有一个中共僭建《基本法》的“爱国爱港”,其实际含义就是“爱党”,也即听从中共的号令。绝大部份的建制派,包括官员,基本上都符合这个条件,但现在情势是,几乎所有建制派都要与梁振英保持距离。公开对梁特不满的有田北俊和自由党,与梁特保持安全距离的是民建联议员,在访谈中对梁特暗含批评嘲讽的有曾钰成、范太。据闻几乎所有建制派活动,包括董建华成立团结基金,都考虑过邀请梁振英做嘉宾,结果均被公关劝止。任何活动若邀特首光临,不仅不是荣耀,反而有负面效果。曾俊华能有较高民望,是因为他与梁特离得远远;而林郑似乎也学乖了,与梁特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众梁粉近来绝少提到梁特,连跟屁虫的“白宫发言人”最近也提醒李八方,不要写他是梁特“红人”。歌剧《刘三姐》其中一句颇能形容这种生人勿近的处境,就是:“河边洗手鱼也死,路过青山树也枯”。

接下来一年多的几次选举,所有参选的建制派,可能都会面对一个问题:是否支持梁振英?相信他们的回答都选择与梁划清界线,以免失分。

中共对梁振英的关键转变,是梁在政改被否决后求见张德江,会后他五度重申张对他的工作“高度肯定”、“十分满意”,更暗示会争取连任。但新华社发稿却只字不提张德江对他的肯定。梁特显然是借张德江拉抬自己在香港建制派中的地位,使香港“爱党”人士认定中央支持他连任,让其他有意问鼎者放弃角逐。梁特这种借中央过桥的手腕,中共岂会看不出来?于是在无声中变化就来了。这叫做: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梁振英大势已去。从香港市民人心,从建制派的撇清,从中共的取态,都若是。会不会提前下台,就要看中共心仪的接任者是谁了。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分析:北戴河谈崩? 习近平释动手信号

    下一篇: 杨宁:释永信可能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