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普选方案要被否决 港人呼习究责张德江反贪梁振英
2015-06-13
由中共人大8.31框架下产生的政改方案下周可能在香港立法会被否决。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希望之声专访时表示,这意味着由中共最高立法机关人大经手的决议被一个下级地方议会否决,“中共的面子往哪里挂”。他认为,方案否决后,港人可要求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追究主管香港事务、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的责任,并要求习近平打老虎一视同仁,拿下涉嫌收受澳洲公司数千万利益的特首梁振英。

港府下星期三将提交政改方案到立法会表决,香港民间多个团体预备在表决前夕发起游行及集会,支持否决方案。由3间大学的滚动民调显示,反对政改方案的人首次多过支持者。

程翔告诉希望之声记者,民调的变动将会是下星期泛民议员集体否决政改“很关键的民意基础。”政改方案否决后,香港人应要求习近平追究中共人大的责任。

他认为,港人应该让习近平当局知道,人大8.31框架下产生的政改方案的确是很失败:“也许习近平清理这个江派势力时,他可以拿这个东西来作为一个借口,人大搞出的8.31决议,让中央没有面子,人大的决议,最高权力机关的决议给一个下级议会否决掉,那中共你的面子往哪里挂,有必要时,习近平完全可以用这个来追究张德江的责任。它完全是一个顺手拈来的一个口舌,可以整治张德江。”

应拿下梁振英这只香港首虎

早前有报导分析指,如果政改方案被否决,或是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的一个机会,因为,根据基本法,特首可解散立法会再选。程翔说,按照基本法的规定,重大方案或重大法案不能在立法会通过,特首梁振英有权下令解散立法会再选,再选后若再被否决,他本人就需要下台。

他认为,梁振英当然不会解散立法会,开动一个程式让自己下台。但是,下一届立法产生后,就一定要追究其涉嫌收受澳洲公司利益问题:“这个东西是非常明显,因为,你(梁振英)不向香港保税,就要向澳洲报税,你澳洲没报税,香港也没保税,那你这个算什么,所以说,我们可以要求习近平打老虎,一视同仁,追究梁振英这种贪腐的责任。”

他说,梁振英涉嫌贪腐事件东窗事发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讲过一句话,“这是旧闻,早知道了”,这句话暗示,梁振英仅仅是向中联办报备他涉贪这笔钱,却没有向香港政府报备,明显违背了基本法。

3亿元诱惑是中央心里战术

政改方案还未提交立法会,社会上已经弥漫着政改已被否决的气氛。有消息称,为让政改方案通过,中央愿意拿3亿元(人民币)来诱惑一个泛民议员的支持票。前不久,也传出类似消息,但金额就是1亿元。

程翔认为,这是中共的心理战,想让泛民议员出现互相猜疑的心里战术:“要来动摇泛民的决心,而且,要造成泛民之间互相抓鬼,看看谁有可能来出卖自己等等,泛民完全不要相信这东西,我觉得就是理直气壮,一条心去否决他。”

他建议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辩论政改方案时,可以长篇大论,把否决的理据分析的清清楚楚,将来所有这些辩论,就是香港人反对一党专政,反对假普选的一篇很好的新闻。

方案被否决鼓舞大陆民众

香港的民主阵营争取民主多年,现在得到的却是一个被视为假普选方案,民主派议员无奈要用手中的一票来予以否决,否决政改传递什么信号给中国大陆呢。

程翔认为,如果泛民这一次能够真的否决这个方案,给中国大陆的老百姓起了一个很大的鼓舞作用,就是不管你共产党多高权位做出的决议,假如是错的,老百姓一样有这个权力,有这个义务来否决他。

:“我们明白的告诉给北京,你不要随便把你的意图施加在香港人身上。你的意图如果是错误的,你的政策是错误的,那么,香港人经过据理力争没效以后,我们应该是理直气壮的否掉你的一些错误的东西。所以我们觉得能否决这个方案,起码有一个很大的赢家,就是真理,真理是得到伸张的,因为这个8.31框架下普选的东西完全是假的东西嘛,如果假的东西我们都接受,这个真理就没办法伸张了。”

民主新战役已经开始

面对中共不断干预香港事务,程翔呼吁不愿被中共任意宰割的香港人,应该走出来参与抗争,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上,希望保持超过1/3的民主派议员进入立法会,保住否决的关键票:“如果我们不甘心,我们出来抗争,而且也继续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大家投票,保持泛民的席位,那这样,我觉得就还有一点希望。”

他说,政改方案被否决,并不代表一场战役的结束,而是下一场战役的开始,

明年能不能继续保持民主派在立法会的席位“还有一年很艰苦的仗要打。”

背景:去年10月,有澳洲媒体Fairfax Media调查报道,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受一家澳洲企业名为UGL近5,000万港元的“秘密费用”,作为梁振英支持其亚洲业务发展之用。

报导指,双方签订一份秘密合约是在2011年12月2日,当时梁振英尚未当选特首。而澳洲企业被指涉嫌向梁振英支付款项400万英镑(约4,988万港元),为一家污水处理及电力输送的工程公司,该公司同意向梁振英支付有关款项于2012及2013年分两期支付,梁振英当时已当选为香港特首。之后,媒体报导再指梁振英与UGL谈判时曾狮子开大口,要求UGL额外支付(约3,700万港元(300万英镑),弥补梁在戴德梁行日本分公司的投资损失。是次索偿被UGL拒绝。梁振英之后并未就此事向港府申报利益。

另外,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被外界视为江派官员,有媒体引述北京高层圈内消息称,中共十八大以来,张德江一直暗里抵制习近平,如在废除劳教制度,及如何给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案定性的问题上,习、张之间有很大的分岐。2年前,同样被指具江派背景的原广东省长黄华华,在即将全退职之际,突向中纪委举报广东贪腐内幕,被涉及就有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张德江、张高丽等。
    责编: Amy

    上一篇: 王岐山亲信压阵 上海宝钢被通报5大问题

    下一篇: 香港政改民意逆转反对率首次占据上风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