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民间倡议送花圈给中共“庆生” 图
2015-07-01


七一前夕,大陆公民运动在网上发起“七一、我给中共送花圈”的倡议。(网络图片)


“七一”中共建党日前,大陆湖南一家千人企业集体声明退党,引起海外华文媒体关注,纷纷予以报导。网上中共也遭民间“围剿”,公民运动发起“七一、我给中共送花圈”倡议,网上公开讨论中共作为一个政治组织,不应进入中小学,并聚焦爱国不等于爱中共等问题。

很多评论认为中共暴政早已导致天怒人怨、人神共愤。摆脱共产党的精神枷锁,重建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已渐渐成为国人的共识。

大陆民间弃共已达成共识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拥有1,003名员工的湘潭市色织染整厂是一家国营老企业,由于下岗职工老无所养,职工在维权的过程中与政府发生多次冲突,并遭到残酷打压,现在全体职工已经绝望至极集体要求退党,其中不乏有数十年的党龄者。

由于“七一”是中共的建党日,这个千人企业的集体退党,被外界视为民间弃共的缩影。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表示,现在大陆一些企业职工,他们生存条件相当恶劣,这些百姓纷纷起来抗争,社会矛盾日趋尖锐。很多职工当年入党,有些是受欺骗,有些人是思想没有认识到,现在他们发现问题后,很多党员提出退党,这将是大势所趋。

时政评论员方林达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个千人企业的公开集体退党,以前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特别是中共“七一”建党日前夕,更加具有标志意义。

他分析:“一方面,中共几十年的统治,对中国社会在道德、经济、文化、自然环境等多方面造成巨大毁坏,几代中国人上亿民众被迫害致死,中共暴政造成天怒人怨,抛弃中共已经成为广大民众的共识,这个集体退党就是证明;另一方面,2004年底,大纪元网站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一场全民的精神觉醒运动开启,民众纷纷在大纪元网站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超过2亿人。这显示出中国民众选择抛弃中共已经进入公开化和全民化,中共面临崩溃解体。”

中共扛了几代人的“共产事业”彻底衰亡

湖南湘潭民主人士周志荣也向希望之声国际电台介绍,湖南很多国企的底层工人早就对中共政权彻底绝望了,除有色织染整厂外,还有像以前的纺织厂、现在的湘潭电机厂等几大厂房,基本上大部分底层工人对现在的政府彻底绝望,这不是哪一个厂、哪一个人的问题。就是说,对现在的政府、对共产党绝望、失望,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现在每天去市政府哭闹的层出不穷。

时事评论员张杰连向大纪元记者分析,目前中国大陆最大的社会危机之一就是官民之间的极度不信任关系,由不信任而产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与民怨,必然引发绝望的民众自动切割与中共各层组织的关系,导致中共政体的最终解体。大纪元退党网站显示,目前已有超过2亿多民众表示退出中共各组织,这样的极具群众基础的“三退”潮流,也给饱受中共仗势欺压的普通百姓以至体制内人士,提供了一条在精神上与之抗衡的借鉴。

他认为,“党员”从过去中共所谓的“光荣称号”,沦落为国人一退为快的“大脏帽”,也标志着被中共扛了几代人的“共产事业”彻底衰亡,摆脱共产党的精神枷锁,重建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已渐渐成为国人的共识。

“七一”前民间发起各种弃共活动

“七一”前夕,大陆公民运动在网上发起“七一、我给中共送花圈”的倡议,倡议呼吁:全世界反对中共的人们在七月一日中共的建党日来临之际向当地的党政部门奉送花圈,缅怀该政党的诞生给世界带来的灾难,同时也预祝该政党早日灭亡。公民运动希望通过这样冲击力的活动让躺在中共怀里喝“毒牛奶”的人警察醒过来,争取自己的权利。

香港的雨伞运动也发布首个“七一”游行详情,他们将继续争取真普选,要求人大撤销831决议、特首梁振英下台,预计游行活动有10万人参与。

“七一”前夕,中共组织遭到民间的抵制,网上民众公开讨论中共作为一个政治组织,不能当作信仰来崇拜,不应进入中小学,孩子不是党的,未经家长同意,不能用政治影响未成年人。

大陆人还就党与国家、政权与国家进行讨论,认为爱国不等于爱中共的体制与政权,同时质疑中共存在的合法性。网络还热议中共政权倒台问题,大陆一位在微博上被认证的诗人表示:“倒了,仅仅是无良体制的不幸,也是疯狂之后的天然反馈。于国于民,却是万幸,连地球也一定会感觉松了一口气。”
    来源: 大纪元 责编: Amy

    上一篇: 广州妇疑炒股损失200万 26楼飞堕身亡

    下一篇: 网络作家“尖刀”“煽颠罪”移送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