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第2名中共女少将落马 疑涉贾廷安(图)
2015-06-24

董尤心与谷俊山、贾廷安等军中“河南帮”有关(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就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军中安插的势力不断遭到习近平清洗之际,日前有消息披露,中共全国妇联副主席、军队总参谋部女少将董尤心疑因“涉嫌受贿”已被“双规”。据称,董尤心与已落马的军老虎谷俊山、以及江泽民“大秘”贾廷安等军中“河南帮”有关。

董尤心被查的消息尚未得到官方证实。如若属实,董尤心将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继中共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副政委高小燕后第二个因贪腐落马的女将军。

海外媒体引述中共军方人士消息称,董尤心涉嫌接受约700万人民币贿赂,已被中共军委纪委“双规”。董在任总参61所(信息化研究所)所长时加入“河南帮”,获得谷俊山、贾廷安的帮助升为少将。

报道称,这是当局针对军中“河南帮”调查的延续,已被抓的中共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供出一大批接受贿赂的高级将领,包括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上将等河南同乡,但中纪委现在只选择职位较低的董尤心下手。

江泽民保不住自己的“大秘”贾廷安

2015年1月24日,香港传媒《信报》援引来自北京的消息称,称贾廷安被中央军纪委人员带走调查。另有猜测称针对贾廷安的调查目前还只处于问话阶段,如何处理尚无定论。在贾的老家河南叶县,2014年底已有被调查传闻,更有甚者说其畏罪自杀。不过目前官方没有公开表态贾廷安已接受调查。

2015年1月24日,港媒《信报》援引来自北京的消息称,中共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上将1月23日被中纪委人员带走调查。贾廷安早年长期担任江泽民的秘书,据称贾22日还出席了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的遗体告别仪式。

2015年第一期《炎黄春秋》发表原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张金昌文章,揭露时任江泽民秘书的贾廷安在军中打造“河南帮”的内幕。指贾曾庇护军中巨贪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并曾以“江办”的名义打电话给总后要求提拔王守业。该文章引发舆论震动。

香港《东方日报》的报导表示,王守业的问题,是在胡锦涛任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期间被处理的,是胡锦涛执政时办成的一件反贪腐大案,对江泽民打击不小。那段时间,胡锦涛、温家宝还合力拿下了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线索和案情追到了江泽民“上海帮”另一心腹,时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黄菊身上,但在江泽民力保下,放生黄菊。不过,黄菊却因病于2007年6月死亡。

报导称,习近平阵营的反腐“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老虎”多大,后台多硬,照打不误。周永康、徐才厚是两只江泽民时代养成的“大老虎”,份量不在黄菊、陈良宇之下,全被拿下。此举说明,习近平阵营反腐打虎不会顾忌江,不会考虑是否江的人。

报导说,现在一把小火已若隐若现的烧到了贾廷安身上,他要真被查出有足够被打的严重贪腐问题,“大秘”身份救不了他,江泽民也罩不住他。

1952年出生的贾廷安被认为是江泽民最贴心的秘书。从1982年起就在电子工业部担任江泽民的秘书,直到2004年江泽民卸任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卸任后,贾廷安继续留任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2008年,贾廷安转任总政部副主任,2011年还获晋升上将军衔。贾现时是在总政治部副主任中排名第一,也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

首个落马的女少将

综合发现,董尤心与另一个已经被官方抛出的落马女少将都案涉及“军老虎”谷俊山。

2014年12月30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刊文称,中共军队“反腐”进入一个新高潮,其中包括徐才厚、杨金山、高小燕等一批军队高级将领被调查,查处人数和级别均创近年来新高。

高小燕成为被官媒曝光的第一个“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女将军。之前海内外就传出,高小燕于2014年11月27日被带走调查,当天她在309医院的住宅被查抄。

高小燕于2005年出任隶属于中共总后勤部的309医院政委,2009年309医院转隶总参谋部,高小燕继续任政委,并兼任总参管理保障部党委委员,2012年转任现职。

2014年12月6日,港媒《大公网》报导,中共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曾视察309医院,从视察的照片看,高小燕眉飞色舞地站在谷俊山的旁边。虽然这只属于工作上“交集”,但不免让人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产生联想。该医院建了15栋工作人员宿舍楼,建成的三万平方米可停靠一千辆车的大型地下车库,系中共军队医院车库之最,还新盖干部医疗保健大楼、结核病研究所大楼,改扩建了门急诊大楼。如此大的工程项目,谷俊山焉能平白无故地照顾高小燕?

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共309医院和武警医院及其总后勤部是执行江泽民屠杀命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机构。中共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309医院原政委高小燕、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或均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罪恶。

看中国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Lisa

    上一篇: 郭伯雄卖官:少将1000万 中将3000万 图

    下一篇: 陈思敏:农村非法集资问题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