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农村非法集资问题的背后
2015-06-24
日前黔湘两地相继发生的两起致命悲剧,让农村留守儿童的现况得以重获些许舆论热度。而全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非法集资公司倒债的恶性事件,各地农村的农民也是这一类型案件中最常见与最大宗的受害者。新近一起在河南西平县,6月23日媒体报导4,000多农民被套近2亿元。

受害者其实不只4,000人,河南西平浩宸投资公司这起案件,由于合约设有最低投资门槛,许多农民是每人二三千元的凑齐了三五万后,由一人具名代为签约。

涉案金额2亿元,投入股海可能激不起一点涟漪,但对收入仅能糊口的农民来说,那绝对是要锱铢必较。尤其不少年届七八十岁的老农民,是自己省吃俭用,或者辛苦攒鸡蛋卖来的钱,对这样的老人而言,钱打了水漂,更是有如天塌了。这些不堪血本无归的老农民,轻者精神失常,重者走上绝路,是这类事件经常附带的悲剧。

非法集资案的做案手法与过程几乎一致,这些公司,会用一整面墙挂满各种官方证照,以及与政府官员或地方名人的合照,在官方报纸、电视台大做宣传,招聘当地的要人名人作为业务员,以保本高息为号召,诸如此类营销手法在农村地区对淳朴的农民是非常管用的。

集资公司在还没吸够金以前,利息发放会很准时,待地区业务饱和榨不出更多钱后就推拖拉拒付本息直至出事。在出事前若有民众举报,警方通常是消极对待甚至不受理,事件被曝光必须要调查,也会有重重阻力,因为这些集资公司高管多有公职背景,例如是次河南浩宸公司主管曾任西平县信用联社信贷科长。

再举一例,2007年河北石家庄怀特集团非法集资六七亿元,集团高管就有河北省人大代表,村委会公款遭挪用,若当初民众举报就能及时处理的话,也不会有后来的损失。只是举报民众被黑社会,而被举报撑保护伞的河北武安镇党委书记张增祥,现任武安市人大副主任。

其实无须更多赘例来说明全国农村地区非法集资泛滥而官方涉包庇甚至参与其中的沈疴和新疾,令人深想的是,整天弯腰劳作赤脚行走的农民群体,是最懂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道理,他们何以也热衷起金钱游戏?

媒体采访老农民,很多人的心理一样,希望通过手里的钱,换点利息做为生活费,好减轻儿女的负担,或做为孩子的奶粉钱或者日常开销等。不要说2亿,2百、2千对农民来说都是一笔令人心疼的钱。

还有一个比数字更有温度的表示。6月23日这天另一则新闻,河南一名菜农,开着载有3,000斤洋葱的拖拉机六七个小时到郑州卖菜挣钱,花了4天4夜才快卖完,挣了2,400多元钱,没想到晚上睡路边时,一夜全部被盗,身无分文回家的他下跪痛哭求助。

一趟车开了六七个小时,一车的菜花了4天4夜还卖不完,3,000斤洋葱才挣2,000多元,最后钱还被偷,菜农的情绪崩溃可以体会。

农民的血汗钱被骗被偷,骗的人、偷的人不是只有非法集资公司或盗贼小偷。

农村地区老农民辛苦一年农收3万元,经常被乡镇的邮政银行柜台忽悠成保险。去年被端的河北省邢台农合社庞氏骗局,在被警方破获前已经招摇撞骗7年,骗取金额高达80多亿元。

手法都是老梗,还是有人上当,老农民对记者说“就是贪呗”。虽然老农民自己承认,但也许不能一言以蔽之是贪念作祟。农民一念之贪背后,是5金1险负担极其沉重,是养老医疗谁来解决,是4,700万高龄农民工不敢退休。记者要对话的不是这班投资梦碎的农民,而是政府何时才能帮他们追回血汗钱,以及养老医疗退休等的切身问题。

大纪元
    来源: 大纪元 责编: Hai

    上一篇: 传第2名中共女少将落马 疑涉贾廷安(图)

    下一篇: 有人妄图“围猎”中纪委?中纪委绝密级案涉最高层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