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四晚会 组织者称13.5万人参加
2015-06-05

今年的纪念仪式增添了一些本土元素,包括带领与会者唱《撑起雨伞》,及播放因声援雨伞运动被拘捕的内地异见人士家属采访视频。

一如以往25年,大批香港市民涌到维多利亚公园参加支联会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不过今年有其他团体不满支联会,自行举办悼念活动。

支联会表示,今年约有135000人出席六四晚会,较去年下跌约45000人。

支联会何俊仁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去年)18万人是一个很高的记录,26年来,除了89年,这个就是最高的记录,因为那是25周年,今年稍为低一点是很正常,但135000人仍然是相当高,它比26年来的平均(出席)人数仍然高出很多。”

根据以往纪录,特别年份如15周年、20周年会有更多人参加。不过2010年六四21周年纪念,也录得约150000市民参加。

今年的纪念仪式与以往没有太大差别,不过增添了一些本土元素,包括带领与会者唱《撑起雨伞》,及播放因声援雨伞运动被拘捕的内地异见人士家属采访视频。另外,其中一环节,4所大学的学生会代表在台上焚烧基本法,称基本法产生过程并不民主,要求全民修宪。


现场所见,出席维园烛光晚会的人士,年纪老中青皆有,不乏年青面孔。

23岁的梁俊耀爱好话剧,看了两出关于六四的话剧后,今年首次与朋友一同出席六四晚会。他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近一年才知道六四的背景,之前对这件事情没什么看法,知道背景后,觉得有需要来这边去纪念一班六四争取民主的人。”

从外国回流返港的陈先生年过七十,过往曾多次出席六四烛光晚会。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他透过新闻报道了解当时状况。“当时觉得不可置信,自己的军队杀自己的人民。不可以理解军队这样做,学生要求合理,也很和平,但最后被说成是动乱,其后更屠城。”

梁先生89年时就读中学,今年与妻子及3岁的小孩出席六四晚会。“当时感觉就是,不知道明天坦克车会否冲到香港……日后有机会也会想带小孩出席烛光晚会。”

除了香港人外,现场也看到一些内地人。今年25岁、在北京居住的Conan说,今年首次飞到香港悼念六四。“我们自己在大陆,很多人都不知道六四的真实情况,但是香港人26年来,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揭发六四的真相,对我们大陆人实现民主化的进程是非常大的鼓励与帮助。”

去年占中,他也特地前往香港两次,观察香港人占领街头、争取真普选的行动,他形容“非常震撼”。

大专政改关注组及青年重夺未来等团体也在维园烛光晚会后,游行至西环中联办,当场烧毁基本法及在门外洒溪钱。

由于不满支联会的口号及路线,香港大学学生会自行在校园举办悼念六四运动,主题为“守住香港 毋忘六四”,强调不会唱歌及筹款,约有千人参加。


“本土派”团体包括热血公民等发起全港十八区巴士巡游,其后在尖沙咀文化中心举办集会,气氛与维园晚会截然不同。出席者明显以年轻人为主,当中有些面戴口罩及挥动港英旗帜。黄毓民及黄洋达强调抗争,并高喊“打倒共产党”等口号。

张先生3年以来都出席其他团体举办的六四活动。“我们要脱离虚幻的建设民主中国,完全不能完成的口号。我们要从建设本土香港社会的利益、生存空间及族群团结为新的起点。”他还表示,他不满民主党们在2010年通过“出卖香港人”的政改方案,而支联会大部分成员与民主党过从甚密。

本土派人士尖沙咀集会过后,部分参加者挥动香港旗从钟楼游行,期间爆发零星冲动。现场所见,一位男子向示威群众喊叫,不过本土派人士回骂,男子一度逃入商场。本土派人士游行时高喊“香港建国”、“香港独立”等口号。


BBC
    责编: Lisa

    上一篇: “六四红包”与“蜡烛表情”的猜想

    下一篇: 涉隐匿MERS病情 香港可能起诉韩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