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六四想像力 李克强船难连呆多日有说法
2015-06-04

中共内部要求各级教育部门要学校教育学生,6月份高考结束后不要让学生撕教材撕考卷,以免被媒体形容为“六月飞雪”。

又到六四。

每年六四前后,中共各级政权都如临大敌,气氛紧张,不亚于26年前刽子手们决定对手无寸铁的学生扣动扳机的那个深夜。在他们看来,这种感觉一脉相承:绝不是激动、兴奋,而是对不可预期的未来的恐惧。

很多人以为只有被压迫者、被迫害者、处于危险之中和枪口之下的人才会恐惧,其实,开枪的人、迫害的人和压迫的人、有镇压能力的人,在作恶之时,可能比他们作恶的对象更恐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合法、无良知、是被谴责的对象,他们害怕报复、恐惧报应。多年前我亲眼见过一次对判处死刑的人执行死刑。当中级法院的行刑队长一声令下,囚犯应声倒地,举着枪的法警也哆嗦着双手瘫软下来──法警恐惧得没敢开枪,囚犯没死,只是吓晕过去。

法警的这种恐惧状态何尝不是中共的写照。26年来,每到这个时刻,他们都提心吊胆,担心人民对六四屠杀的愤怒和哀伤,以及祭奠与纪念,挟裹着对当下现实的不满,酿成狂飙巨浪,席卷席卷了整个中国,要了这个政权的命。

今年格外不同。因为以往他们的恐惧只持续短短几天,也仅限于某些敏感领域内,而今年不仅早早开始防范,而且把防范扩大到了几乎所有领域,把一些毫不相干的事也与之联系起来,让人瞠目结舌。中共惶惶不可终日,其恐惧之态,从中可窥一斑。

让我们来看看中共到底有着何等丰富的“六四想像力”。──原来,他们是这样看问题的。按照他们的这种思维方式去思考,他们那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做法,才能豁然开朗。

庆安枪击桉后,一些寻求真相的群众到庆安举牌抗议,先后三批数十人,全部被抓。接受委托前往拘留所履行工作职责的两名律师,也被抓。紧接着,接受两名律师的家属委托前去要求会见的5名律师和亲属,刚到庆安又全部被抓。律师们前赴后继,在“来一个抓一个”的恐吓下,又有18名律师赶到庆安,仍然见不到被拘之人,甚至不知关在哪里。如此公然的违抗“依法治国”,庆安这个小县城疯了吗?没有。内部的消息说,这是因为这事非常敏感,警察开枪,会让人联想到六四开枪,而时间上刚好又快到六四,所以,为了平息事件,才决定“来一个抓一个”。这是“上头”的命令。只是他们没想到律师们这么不要命,拼命往前冲,而更多的人又不停地涌过来,他们慌了。他们内部通报说,“形势非常严峻”。

长江沉船,总理李克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且一呆几天不走。有人不理解,以往从来没有总理亲自在事故现场连呆几天的,这是怎么了?是总理的风格变了吗?不是。内部传达的解释说,因为六四快到了,这么多人死亡的重大事故,领导人不出面表明态度,很可能引发群体性情绪,与六四纪念日叠加在一起,诱发全国性的大事件。

新出现的优步(UBER)打车,既是政府倡导的互联网业态,又深受各地市民欢迎,但是最近却遭受各省市不少政府部门的坚决封杀和打压。为什么?有关渠道传出的内部消息说,这不是企业或业态的问题,不是公司之间竞争的问题,而是,里面有境外势力操纵,是有人想通过优步专车的抢客,把出租车动员起来,让出租车司机闹事,在六四前后引发各城市瘫痪……

上面这些还不算最离奇的。最离奇的是,中共内部要求,各级教育部门要学校教育学生,6月份高考结束后,不要让学生撕教材撕考卷,在楼上撒下来,以免被媒体形容为“六月飞雪”。因为“六月飞雪”是“六月飞血”的谐音,会被人利用为六四平反……

你惊呆了吧?中共内部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我负责任地说,这真的是他们的真实想法。而且,他们真的是这么做的。你能不佩服中共的想像力吗?
    责编: Amy

    上一篇: 长江翻船救援令人不解 救援背后的诡异频频

    下一篇: 幸存者被重兵把守 客轮报道惨遭网友戳破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