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诗论医药

白居易诗论医药

2016-02-03
白居易,字乐天,晚号香山居士、醉吟先生,是中唐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他的作品平易近人,老妪能解,广为民间所传颂。他任左拾遗时,写了大量的反应社会现实的诗歌,希望以此补察时政。

白居易的〈采地黄者〉如此写道:“麦死春不雨,禾横秋早霜。岁晏无口食,田中采地黄。采之将何用?持以易糇粮。凌晨荷锄去,薄暮不盈筐。携来朱门家,卖与白面郎。与君啖肥马,可使照地光。愿易马残粟,救此苦饥肠。”

在此白居易不是在歌颂地黄的功效,而是与他另一个作品〈卖炭翁〉一样,把采挖地黄过程中的艰辛痛苦,生动地展现在读者眼前。

诗中说:“春天不下雨,旱死了麦子,去年冬霜早,损伤了麦苗,年底没吃的,野地里采挖地黄,采了有何用?拿去换口粮。天亮荷锄去,采挖到天黑,筐子没装满,拿到富贵家,予白胖子弟,讨好人家说,买下地黄吧!拿来喂肥马,毛色光泽亮,映照到地上。我别无他求,换马吃剩粮,解全家饥饿。”白居易写得曲折动人、情景交融、感人肺腑,反映了人民的苦难,表达对大众的同情。

白居易晚年笃信佛教,坐禅修心,写下了〈罢药〉一诗,为了去自己的执着心,连生病时都不想吃药:“自学坐禅休服药,从他时复病沉沉。此身不要全强健,强健多生人我心。”借由一点病躯提醒自己,生老病死的痛苦,从而希冀能够更加勇猛精进,修行更上一层。

〈寻王道士药堂因有题赠〉:“行行觅路缘松峤,步步寻花到杏坛。白石先生小有洞,黄芽姹女大还丹。常悲东郭千家冢,欲乞西山五色丸。但恐长生须有籍,仙台试为检名看。”杏坛为道家修炼处或道观,白居易走着走着来到了道家修炼之地。他也想长生永住啊!或吃了西山五色丸就可容颜年少了!但是这还是要看神仙簿子里有没有他的名字啊!

白居易续写到〈寻郭道士不遇〉:“郡中乞假来相访,洞里朝元去不逢。看院只留双白鹤,入门惟见一青松。药炉有火丹应伏,云碓无人水自舂。欲问参同契中事,更期何日得从容。”白居易往访道士,是为了《参同契》中的事情。

《参同契》是一本讲炼丹术的著作,被称为“万古丹经王”,作者是东汉的魏伯阳。书名中“参”为“三”,指周易、黄老、炉火三事,书中用炼丹术语来介绍修炼方法,使得本书非常晦涩难懂。

〈对酒〉:“漫把参同契,难烧伏火砂。有时成白首,无处问黄芽。幻世如泡影,浮生抵眼花。唯将绿醅酒,且替紫河车。”白居易为了修炼,体悟《参同契》头发都白了,浮生若梦,紫河车补身太贵了,喝喝酒就好了。

〈病中五绝句〉中一首:“目昏思寝即安眠,足软妨行便坐禅;身作医王心是药,不劳和扁到门前。”累了就睡,无力就坐禅,自己开药给自己吃,最好的药就是心性的提升,不用古代名医和与扁鹊来,就可以维持健康。
    来源: 邓正梁 责编: S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