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马晓红”助阵 朝鲜核武在国际制裁下竟“越玩越欢”
2017-02-26


数次试射外加暗杀金正男,朝鲜这个独裁政权已经摆在台面上变成国际社会必须解决的问题。在数次严厉的国际制裁下,为何朝鲜开发核武的劲头却越来越足?联合国近日的报告给出了答案:朝鲜正通过中间人或空壳公司逃避制裁。

法新社当地时间24日获得了联合国一份100页报告的副本,这份尚未公开的报告表明,国际社会至今超过6次的制裁也未能有效的堵住朝鲜与的外界交易渠道。朝鲜采取高明手段,主要在马来西亚和中国,通过中间人和空壳公司赚取外汇,购买违禁材料,这些资金得以让这个独裁政权继续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活动。

报告称,朝鲜在去年进行的两次核试爆以及26次导弹试射令平壤掌握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技术基础。但朝鲜显然并不想停止对核武的开发,反而变本加厉。朝鲜绕过制裁,通过复杂精巧的手段在外国设立公司,这类公司规模越来越大,融资以及躲避所在国检查的手段也很高明,同时还获得有关先进科技。

即使在国际制裁朝鲜大背景下,许多专门实体以及银行继续为朝鲜服务,他们雇佣的人员资历深厚,在洗钱转款方面经过专门培训,专门帮助朝鲜被禁人员以及禁运物资提供服务。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2016年7月,一架满载朝鲜军事通讯设备和军事材料的飞机,运送货物到非洲厄立特里亚时被拦截。据称,这些货品是由一家设在马来西亚名为Glocom的空壳公司出售,朝鲜情报局是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该公司在中国有供应商,在新加坡也有办事处。

这是载有朝鲜军用材料的飞机第二次在厄立特里亚被拦截,意味着在朝鲜和厄立特里亚之间,存在着非法的军事贸易。被截获物品共有四十五箱,里面全是无线电军事通讯设备。

再如:2016年8月,一艘载有2.3公吨的铁矿石和3万枚火箭弹的朝鲜货轮在埃及海面被扣押。这一事件证明,为躲避国际制裁,朝鲜一直通过在第三国设立公司,以第三国或他国名义,通过国际军售展览或其他地下渠道,向多个国家出售武器。

报告点出至少查明两家设在第三国的朝鲜地下交易公司,背后由朝鲜情报局直接控制。但该报告没有点名第三国的名字。

朝鲜还通过复杂高明的手段进入国际银行系统以为其违禁活动支付资金。报告指出:之所以这些非法的活动继续进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朝鲜继续能够进入国际银行系统。
制裁朝鲜收效甚微 丹东鸿祥事件早现端倪

2016年9月,美国司法部和财政部突然对辽宁“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晓红,总经理周建舒、副总经理洪锦花、财务经理洛传旭发出刑事诉状,马晓红及其同事与美国长期的制裁对象朝鲜光鲜银行一起,在香港和离岸避税港设立空壳公司,掩盖交易活动。美国财政部冻结了属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及其幌子公司的25个中资银行账户。

上述的事件在去年一度引发全球媒体的关注。韩国《中央日报》报导,马晓红及其公司数年来帮助朝鲜获取数十亿美元的外汇以及相关物资,其中部分被用来开发核武器和导弹项目。

华盛顿智库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4ADS)和韩国智库亚洲政策研究所(Asi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联合发表的调查报告指,鸿祥集团自2011年1月到2015年9月间,与朝鲜进行的交易数额达到5亿美元。鸿祥实业与朝鲜的贸易往来中,包括用于制造核武器关键工具——离心机的主要材料氧化铝(aluminum oxide)等军用物资。海关数据显示,2015年9月鸿祥实业最后一次向朝鲜出口氧化铝时,出口价值超过25万美元。

马晓红是“丹东女首富”,身份背景复杂耐人寻味。巴拿马律师行莫萨克•冯塞卡(Mossack Fonseca)的重要客户就有她一个。《纽约时报》称,丹东鸿祥设立了遍布从香港到印度洋岛国塞舌尔、再到加勒比海的英属维尔京群岛等许多空壳空壳,这些公司被用来在中国注册银行账户,隐瞒资金来自朝鲜的事实。

马晓红还被指认是朝鲜军方骇客121局据点——沈阳七宝山饭店的股东;澎拜新闻引述消息称,她还是朝鲜光鲜银行金融会社的合伙人,而这个机构因与朝鲜核开发有关2016年3月被联合国列入制裁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女首富是莫萨克•冯塞卡律师行的“政治敏感人物”(politically exposed person,简称PEP),因为她是中共辽宁省人大代表,去年的辽宁贿选案中,马晓红参与贿选辞去了人大代表职务。

《南方周末》报导,2000年马晓红创立鸿祥公司以来,就与多个朝鲜官员建立了私交,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被金正恩杀死的姑父、朝鲜国家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张成泽。

日本《每日新闻》报导,尽管张成泽在2013年被处死,许多中国企业被迫失去与朝鲜的交易渠道,但马晓红仍一直与朝鲜维持密切关系,她的上线可以直通金正恩。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马晓红事件的水很深,一个民营企业老板,走私联合国禁运的发展核武器的材料,必然牵扯到官场的腐败和海关。但这不仅仅是民营企业与官场贪腐相结合的案件,一定要严重得多,她运的这些东西是高度机密的,没有高层许可,不可能得到,更不可能偷运。尤其这个偷运已经发生了很长一段时间。马晓红是扮演了一个白手套。至于马晓红是在为谁服务,无疑是中共高层中支持朝鲜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的人。
    来源: 董筱然 责编: Kitt

    上一篇: 郭树清出任中国银监会主席 或预示金融监管改革悄然启动

    下一篇: 传习近平痛斥三种人 言辞激烈震撼中央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