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深州市129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2015-06-13


目前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控告江泽民,仅河北省深州市5月25日至6月7日就有129人控告江泽民。
这些法轮功学员很多是纯朴的农民,女性占多数,她们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可是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她们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被勒索钱财。


这些法轮功学员已经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要求对迫害元凶江泽民进行起诉,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其中部分法轮功学员的简单情况:

张艳菊:女,37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两次,失去人身自由,恶人经常上门骚扰,使她精神受到伤害。

董大秀:女,71岁,农民。被非法关押3次,非法洗脑2次,恶人上门骚扰多次,给她造成很大伤害。

刘玉先:女,70岁,农民。九九年七二零被非法拘留七天,恶人多次上门骚扰,让写所谓保证、不去北京上访。

刘艳丽:女,50岁,农民。被非法抓捕三次,关押2次,流离失所一年,被非法抄家,多次勒索钱财,共计一万多元。

宋迎东:男,70岁,农民。九九年七二零上访被拘留15天,十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多次受到骚扰,逼写保证,奥运前把他抓到看守所拘留三个多月,多次罚款。

张小荣:女,50岁,农民。东安庄乡和村干部去家中骚扰多次,逼写不修炼和不去北京的所谓保证,造成精神上很大伤害。

赵苏印:女,50岁,农民。东安庄乡和村干部去家中骚扰多次,逼写不修炼和不去北京的所谓保证,给精神造成很大伤害。

程富兰:女,年龄不详,农民。2011年5月25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北京看守所一个月,拘留所三个月,劳教所九个月;还在内蒙古图木吉被关押十一个月,给自己和家人身心造成很大伤害。

闫中顺:男,农民(被迫害去世)。多次遭非法关押毒打抄家、罚款和被监视居住,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全家不得安宁。(家属写的控告状)

赵志坚:男,农民。九九年被迫害洗脑,罚款400元。

康俊霞:女,农民。九九年被迫害洗脑,罚款400元。

王小梅:女,68岁,农民。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脑一次,恶人多次上门骚扰,非法罚款1200元。给自己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张林:女,36岁。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脑一次,恶人多次上门骚扰,非法罚款1200元。给张林及其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孙凤霄:女,47岁,农民。被非法行政拘留两次,非法洗脑两次,上门骚扰多次,再加上非法罚款,给她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孙中怀:男,68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洗脑一次,多次上门骚扰,非法罚款18000元,给他精神造成很大恐惧,失去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给家庭带来很多伤害。

史瑞菊:女,农民。2001年3月遭非法抓捕,关押看守所一个月,身体出现病危才让回了家。每到所谓敏感日,恶人都上门干扰,抄家罚款多次。

张进峰:男,农民。曾几次被关押拘留所,洗脑班,罚款抄家,给全家带来很大精神和物质损失。

冯燕:女,农民。曾被强迫邻居和亲人联名担保不炼功,长期被看管,家庭监狱,精神上承受了很大压力。

赵根深:男,55岁,农民。九九年八月份,公安局政保科让他天天去报到,给他们打扫卫生,整整半月时间,村干部派人监视监督。零八年抄家一次,给赵根深和他的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陈心玲:女,65岁,农民。去北京上访遭绑架,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逼迫家人交罚款5000元,被逼迫转化放弃修炼,遭受酷刑折磨;2003年被抓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罚款2000元,给陈心玲本人和她的家人造成很大痛苦和伤害。

刘素英:女,48岁,农民。得法半年左右,江泽民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强迫交书,五户联保,逼写不炼功保证,给刘素英和她的家人带来很大伤害。

邢运琛:女,74岁,农民。乡里和村干部多次上门骚扰,罚款一万元,使邢运琛家中受到很大损失,全家受到伤害。

杨秀琼:女,52岁,农民。被非法拘留两次,劫持一次,每次都罚款(都是家中拿,不知确切数字),精神和经济都受到很大伤害。

宋小芳:女,55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二次,非法拘留一次,上门骚扰多次,给宋小芳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迫害,给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

槐富想:女,70岁,农民。迫害期间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没有修炼环境,使槐富想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周运甫:女,50岁,农民。多次被非法骚扰,被劫持一次,罚款1000元。给她本人和家人均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张秀省:女,68岁,农民。从九九年后多次遭上门骚扰迫害,张秀省和家人精神紧张、恐惧,受到很大伤害。

张振国:男,54岁,农民。从九九年后多次遭上门骚扰迫害,张振国自己和家人精神紧张、恐惧,受到很大伤害。

康从:女,65岁,退休教师。2001年5月,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恶人让康从骂李洪志师父,她不从,被关两天两夜;2001年7月,康从正在学校上课,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竟然在全体师生面前给她戴上手铐,拳打脚踢揪头发,绑架到公安局,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13天,在师生面前造成极坏影响。

刘金琢:女,43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勒索4000多元,恶人多次上门骚扰,给刘金琢和她的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和痛苦。

白顺奇:男,61岁,农民。被非法关押深州市看守所四次,六一零洗脑班三次,非法判刑四年。白顺奇和家人在精神上、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

谢秀文:女,70岁,农民。曾七次遭非法抓捕,被关进看守所、洗脑班,非法罚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五万元。

刘汝涛:男,67岁,退休人员。被非法拘留两天,勒索两万人民币。

宋春红:女,47岁,农民。2007年被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勒索一万元人民币。宋春红和家人在经济上和精神上均蒙受很大损失。

孟令赏:女,60岁,农民。被非法拘留四次,上门骚扰多次,给孟令赏家人和亲朋好友造成很大影响和恐惧。

郑金爽:女,46岁,农民。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勒索一万元,给家人带来极度恐惧,得了半身不遂不能自理。

孙秋业:男,60岁,农民。非法拘留两次,上门骚扰多次,抄家两次,非法勒索两万元。

马素娟:女,53岁,农民。多次被上门骚扰,所谓敏感日不让外出,不让串门走亲戚,给马素娟和家人造成很大精神伤害。

张秀华:女,64岁,农民。经常有人监控我,还让家人看着我,非法抄家一次,给张秀华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张小妞:女,58岁,农民。村干部安排人看着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让出门,给张小妞身心带来很大伤害。

秦桂芳:女,52岁,农民。村干部安排人看着秦桂芳,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让出门,给她身心带来很大伤害。

程小静:女,农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强迫交书,关押,写不修炼保证,非法拘留。

张占温:女,农民。强迫交书,写保证,还被拘留关押。

刘素欣:女,农民。强迫交书写保证。

王敬暖:女,农民。强迫交书写保证。

王小翠:女,农民。受到非法关押、拘留,绑架逼写保证。

王春梅:女,农民。受到非法关押、拘留、罚款、绑架和逼写保证的迫害。

路贵转:女,52岁,农民。被绑架到看守所7个月,洗脑班两个月,精神几近崩溃。

路顺利:男,40岁,农民。被绑架到看守所一个多月,判刑三年,给路顺利、他的妻子和儿子三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和物质伤害。

强玉梅:女,40岁,农民。被绑架劳教一年,丈夫被判刑三年,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在家,给她全家造成很大的精神和物质伤害。

刘梦林:男,55岁,农民。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迫害七个月,后转至洗脑班迫害两个月,致使家庭破碎,全家人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王艳勤:女,67岁,农民。五户联保迫害,让邻居亲人看管,不让出门,学法炼功受到限制。

王凤改:女,56岁,农民。2001年3月12日晚上被非法抄家,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7个月,转到安平看守所两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当时把两个孩子也带到公安局恐吓,婆婆惊吓过度,含冤离世,孩子小小年纪就被迫失学,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2007年又被抄家一次,给王凤改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和经济损失迫害。

郭杏芝:女,农民。三次被非法抄家,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人还去她老婆婆家恐吓八十多岁的老人。

王平:女,农民。在广场被非法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同时抄家,抢走家中自行车、海信电视机、大法书、录音机等,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一天,勒索人民币4000元。

李玉盘:女,45岁,农民。修炼后身心受益,可是江泽民残酷镇压炼功人,李玉盘失去了正常学法炼功环境,精神压抑,信仰迫害。

刑树营:女,68岁,农民。多次被骚扰,刑树营和家人精神上受到了很大损失。

张书尊:非法关押3次,罚款6000元,抄家1次,抄走大法书,光盘,师父法像。给全家人精神、经济都受到了损失。

郝荣娟:女,非法关押3次,罚款大约5000元,抄家1次,抄走DVD,师父法像,法轮图、真善忍图、大法书,恶人无数次上门干扰。

郝小凤 :女,非法关押4次、罚款大约3000元,抄家2次,抄走大法书、光盘、电视机、DVD。因为郝小凤炼功,她的两个儿子被非法剥夺出国工作的机会,全家精神、经济都受到巨大损失和伤害。

张凤来 :男,45岁,农民。恶人多次骚扰,恐吓,逼迫我每天到乡里签到,非法勒索100元。

吉燕姿:女,53岁,农民。多次被骚扰,非法关押看守所半个月,关洗脑班半个月,非法勒索1万4千元,抄走电视机,充电器,录音机、MP3、大法书。

王玲爽:女69岁 ,农民。非法关押1次,拘留1次,勒索6000元,多次骚扰。

程云富:女,66岁,农民。非法关押3天,扣押身份证,全家人精神受到了很大伤害。

郑金想:女,53岁,农民。非法拘留1次,勒索1万元,扣押自行车一辆。多次被骚扰。全家人无论精神、经济上都受到了很大损失。

宋艳辉:女,50岁,农民。多次骚扰,非法抓捕1次,勒索5000元,家庭受到很大伤害。

宋桂玲:女,61岁,农民。非法关押洗脑班3次,共2个月。关押看守所3个月,抄走DVD一台。

张云会:女,67岁,农民。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多次上门骚扰,非法抄走复印机、MP3、大法书记。多次非法罚款共计4万5千元。还让张云会扫大街。

另有郭敬纯、程大凤、秦桂芳、贾新馈、张秀华、张小妞、苏小赏、刘小和、冯艳铭、冯艳玲、冯存往、张平均、冯路、建欣、刘兰赏、张小弄、康树申、程香兰、郭杏芝、宫香田、康增绵、陈书香、程玲君、宫聪颖、张秀文、康进良、李书娟、耿敬赏、高小妞、康存端,联名起诉江泽民。

他们说,在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功修炼人残酷迫害中,我们深受其害。有的被经常上门骚扰;有的被迫上交大法书籍;有的被联名监视;有的让保证不去北京上访;保证不炼功等等,在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中,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联名起诉者均列出具体被迫害事实。
    责编: Amy

    上一篇: 有人劝王金平:裸退吧,留个美名

    下一篇: 周永康判刑全球诉江直指迫害元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