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即将落马?红二代少将感到后怕
2015-03-20
中共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病亡后,港媒发文称,军中反腐不能没有“焦点”,军中反腐话题看来将不偏不倚落在“西北狼”郭伯雄的身上,当局或加速对郭伯雄案的查办。而对于军队反腐风暴,一向以敢言著称的鹰派罗援少将表示,看到这么多名将军因涉贪被查的新闻后,他先是感到耻辱,接着是后怕。


香港“香港东方日报”3月18日发文从两个方面分析了徐才厚的死亡对郭伯雄的影响。一个方面是,中共军报3月12日刊文,以“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的角度狠批徐才厚家族腐败,称他不仅自己带坏了风气,其家人也起了坏作用。这些管不好“数口之家”的领导会对千千万万的官兵造成坏影响。

文章称,中共军报点出了徐才厚自己腐败,也纵容家人腐败,可谓一语相关。让人想到,另一名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修身齐家”方面犯了类似“错误”,其子郭正钢已涉嫌“违法”被调查。

另一方面是,中共军中反腐需要话题、焦点,如今“东北虎”徐才厚既已病死狱中,原本内定他担任主角、“万众期待”的审徐大戏已提前“剧终”,“你方唱罢我登场”,军中反腐话题看来将不偏不倚落在“西北狼”郭伯雄的身上。同时为免军中反腐话题“真空”,加上为震慑其他军中高层,徐的死恐怕会加速官方对郭案或明或暗的“公布”,客观上很可能会加速对郭案的查办。文章还称,如果当局加速查办郭伯雄案的话,那么徐的“顶级”上司难以安枕。

解放军刮起反贪风暴以来,官方公布的落马副军级以上官员已超过30名,当中包括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以及另一名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的儿子郭正刚少将。这样的军队,还能打仗吗?罗援在接受南华早报专访时表示,他对此先是感到耻辱,接着是后怕。

罗援是红二代和官二代,他的父亲罗青长是周恩来的亲信,任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分管外交、情报、对台工作,后任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公开资料显示,罗援的哥哥罗挺为海军少将,弟弟罗振为纽约华荣集团总经理、美国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常务副会长。罗援现任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也被外界认为是中国“鹰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罗援此前一直发声力挺习近平军中反腐,曾披露过军中打虎的相关细节,透露上将刘源揭发谷俊山及徐才厚的艰难历程。

“军队出现了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人,一切朝钱看,跑官、买官、卖官,这些丑陋现象以前只在历史教科书上看到过,知道这是清军和国民党部队败北的重要原因。现在竟然发生在我们人民子弟兵的身上,是一种奇耻大辱!”他说。

“我对这些腐败现象感到一种后怕。这些腐败分子,蛀虫和硕鼠竟然能够爬到高层,哪有心思和能力去打仗?下级对那些跑官、买官的上位者肯定不服、不满。而那些身居高位、手持重权的贪官一天到晚迷恋着自己的既得利益、守着小金库、将军府,哪里还有心思谋打仗,哪里还有胆量去打仗?腐和败是紧密相连的逻辑链,贪生者必然怕死,贪官不会为国家舍命,下级更不会为贪官去打仗,这样整个军队的战斗力肯定会下降。”

周日,全国人大会议闭幕当天半夜,新华社报道徐才厚于当天因膀胱癌终末期,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病逝。军事检察院决定取消对徐的起诉。至于牵扯徐案的相关人物,包括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等人,解放军报周一刊文重申,军队对贪污采会“零容忍”,其他涉案人士“不会不了了之”。

谷俊山是徐生前的重要心腹,早前有报道谷涉嫌经营买官、卖官等交易,收取至少六亿元人民币贿款,涉案总金额高达300多亿元人民币。

罗援表示,他庆幸身兼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在总后政委刘源等人的支持下,以“壮士断臂、刮骨疗伤”的决心进行肃贪,使他感到欣慰。

除了抓老虎、打苍蝇之外,习近平在军队也推行学习红军老前辈精神,希望恢复军队当年艰苦朴素、不求回报的红军清廉传统。但海内外舆论都觉得,当年红军那种吃苦耐劳和不怕死的精神与目前中国的市场经济价值观格格不入,加上军队的新兵大多是来自独生子女家庭,故不看好习的这场“红色基因”思想教育运动。但罗援认为这是外界的一种“偏见”。

“谁说红军精神与时代格格不入?正是前一段我们放松了对光荣传统的教育和弘扬,思想政治工作才出现了偏差,总结教训是多方面的,但最根本的还是理想信念、党性原则、革命精神、组织纪律、思想作风等方面出了问题。一些人总强调与时代特点相结合,这没有错,思想政治工作要与时俱进,但不能忘本,不能忘记我们这支军队是从哪里来的。本都丢了,何以清源?”

他补充︰“独生子女在军队这个大熔炉里也是可以百炼成钢的,当年,红军中也有不少独生子女,而且许多家庭是全家当红军,抛家舍业,义无反顾,关键还是一个理想信念的问题。”

较早前,英、美两国分别发布两份对解放军的评估,其中兰德公司指出十多项解放军目前存在的严重弱点,当中贪污是最大的致命伤,另外包括体制过时,战斗力不强等等,并因此下定论,解放军目前仍未具备打现代战役的能力。对此,罗援表示,军队对外界的评估,都会洗耳恭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因为他认为,毕竟,往往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闻过则喜,兼听则明,这应该是我们对待外界评论的态度。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旁观者不能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中国,否则,不仅看不清,反而会误读、误判、误导。对中国军力的评估,既不能捧杀,也不能唱衰,而应该实事求是。”

不过,他承认,即使经过二十多年的现代化建设,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相比,解放军在硬、软件方面的建设仍有一定差距。

“我军建设,不管硬实力建设,还是软实力建设都存在着一些不足,与打赢信息化战争还有一定差距,因此,我们要虚心借鉴一切外军的有益经验,并结合我军的实际情况,锐意改革,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确保祖国一声令下,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责编: Amy

    上一篇: 薄周政变几被证实 习近平面临抓捕曾庆红 图

    下一篇: 亡党预兆?两会闭幕 乌鸦在人民大会堂中共国旗杆上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