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心脏记忆

奇妙的心脏记忆

2019-01-03

文︱青莲

随著器官移植的普及,一些患者移植后脾气、习性逐渐显现出供体的特征等异常现象,引起了医学界的关注。人体器官究竟是只具备单一的机能,还是与大脑一样,也具有记忆功能?

中国古籍《列子.汤问篇》记载,战国时代的神医扁鹊给公扈、齐婴做心脏调换手术,结果手术完成后,两个人各自进了对方的家门,只认对方的妻子。双方闹到官府,后扁鹊道出原因才得以平息。

器官移植在现代已经很普遍,换心后只认对方妻子的事也有发生。美国乔治亚州的索尼.格雷厄姆(Sonny Graham),1995年进行了换心手术。之后,他见到了捐赠者的遗孀,竟然对她一见钟情,“感觉好像已经认识她多年。我一直看著她,目不转睛。”遗憾的是,两人结婚后的第三年,69岁的格雷厄姆与他心脏的主人一样,开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夏威夷大学护理系临床教授保罗.皮萨尔(Paul Peasall)和亚利桑那大学心理学教授嘉里.施瓦茨(Gary Schwartz)等三位学者,通过对10个典型的同类案例的记录和分析,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心脏移植或心肺移植患者在手术后不但表现出器官捐献者的个性、爱好与行为特征,甚至还会重复逝者生前的感官体验。

美国专业舞蹈演员克莱尔.西尔维亚(Claire Sylvia)因罹患原发性肺动脉高压症,在1988年47岁时接受了心肺移植手术。她在回忆录《心之转变》(A Change of Heart)一书中,回忆了自己手术之后的种种奇妙体验。

跳舞的西尔维亚从来不喝酒,也不会碰巧克力棒、青椒、炸鸡等食物,但手术后不久,她竟然发现这些成了自己的最爱。

手术五个月后,她梦见与一个姓名简写为Tim L.的瘦高红发少年很亲近,且在冥冥中知道,他就是捐献心脏的人。

之前,一位护士曾告诉西尔维亚,她的心脏来自缅因州一位骑摩托车出车祸的18岁男孩。1990年,她从报纸讣告上知道了这个男孩的名字,他叫提摩西.拉米兰德(Timothy Lamirande)。西尔维亚前去拜访拉米兰德的家人,这个男孩的妈妈端出巧克力蛋糕招待她,说巧克力是儿子生前最喜欢吃的东西,并告诉她,自己的儿子生前精力过人,啤酒、炸鸡、青椒都是他喜欢的食品。西尔维亚在2009年过世,她的经历还被好莱坞拍成电影《陌生人的心》(Heart of A Stranger)。有的心脏捐赠者,在濒临死亡那一瞬间的所有记忆,都会随之转移到受体的身上。56岁的大学教授班(Ben)在心脏移植手术几周之后,总是梦到一道闪电打到脸上,灼痛难忍。闪电出现前,他会瞥见一个长发长髯、面无表情的男子面孔。后来得知,心脏捐献者是位34岁的警官,在追缉毒贩时被枪弹击中面部而死。警方绘制的嫌犯画像,正是长发长髯、眼窝深陷、面无表情。那道闪电光,正是子弹飞过来留在警官生命中的最后一幕记忆。不仅是普通的感官经验,就连一些特殊技能,也可以随之“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一位17岁的美国少年,热爱古典音乐,梦想能登上卡内基音乐厅演出。

在一次去上小提琴课的路上遇上驾车枪击而罹难。随后,他的心脏被移植给了一个47岁的铸造工人。

奇怪的是,不懂也从不听古典音乐的铸造工人自从手术后,可以连坐几小时听古典音乐,嘴上还吹著他从来不知道的曲调。研究者们发现,很多心脏移植者的变化与器官提供者的特质都十分吻合,显然这不可能是巧合。研究者们以此为基础提出了“细胞记忆”(Cellular memories)假说,他们相信细胞的神经元可以储存记忆,而最容易受到影响的就是心脏移植患者。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