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的校园霸凌问题

纽约市的校园霸凌问题

2018-08-10

【看中国记者顾盼综合报导】校园欺凌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孩子们之间权力不平等,欺凌与压迫,它一直长期存在校园中,令人十分忧心。全国28%的6至12岁儿童都经历过校园霸凌。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数据,平均每天都有16万名学生因为害怕被霸凌而不去上学。而“美国积极关爱儿童协会”(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Positive Care for Children,简称SPCC)的数据则显示,这也一直是威胁学生安全的重要因素。

学校近年来频出校园霸凌事件,2016年4月,学生家长提出集体诉讼,将纽约市教育局起诉至法庭,要求教育局推出新举措以遏制校园霸凌事件的发生,今年3月,双方达成和解协定,美国联邦地区法官Nicholas Garaufis日前签字批准协议。

集体诉讼
据《纽约法律日报》(New York Law Journal)报导,23名公立学校学生的家长,2016年集体提出诉讼,指控纽约市的校园霸凌成风,在贫困和少数族裔为主的社区学校尤其严重,许多学生曾受到同学或学校职员在身体或口头方面的暴力对待。而教育局对于纽约市校园霸凌现象,没有提供足够防范,导致暴力歪风猖獗。为此,要求纽约市教育局推出新举措,遏制校园霸凌事件的发生。

学生们表示,当他们试著将霸凌事件向老师们反映时,老师们却无动于衷,他们的报告经常不是被漠视不理,就是找不到相关负责人。

根据和解协议,教育局同意设置一套电子系统:虐待和体罚报告电子系统。家长们可登陆电子系统,直接向纽约市教育局报告虐待和体罚事件,并在电子系统中追踪报告的处理进度,及详细处理结果。

受到霸凌的学生如果要转校,纽约市教育局必须接受学生的转校申请,家长也可替受欺凌的孩子转学,让学生离开受到霸凌的环境,以减轻心理上的痛苦。

此外,对于受到学校职员在口头辱骂或体罚的学生,如果回该校上学有安全之虞,教育局也将同意家长的转学要求。

收效不大
代理该案的律师瓦尔登(James Walden)表示,该案是他所知道的第一起控告学校欺凌的系统性问题的讼案。

毕竟是第一起,收效不大。对于法官批准的这项协议,法律援助处(Legal Aid Society)发声说:“事实上,该协议只向教育局提供了四年宽松的校园霸凌环境改善责任,却没有为被欺负的学生提供充分的安抚照顾方案。”

根据协议,教育局将在未来四年内,向瓦尔登律师事务所和法院按时汇报执行情况。瓦尔登说,到第四年,教育局依规定必须完成80%协议规定内容。

协议只要求教育局作一些程序上的改进,但并无提及给予任何新的资源或人员配置,来协助解决那些在霸凌事件中,身心灵受到创伤的学生或教师的问题。

纽约校园霸凌事件层出不穷,但目前市教育局的解决方案,效果无明显见效。

霸凌文化
据去年白宫亚太裔协会(Asian Americ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简称AAPI)的报告,一些亚裔学生还会由于英语能力不足、文化差异等原因受到霸凌。

许多遭受过霸凌的孩子,都会产生退缩、怯懦、缺乏自信的后遗症。如果发现孩子不愿去上学,或从学校回来情绪低落,家长一定要关心一下,有可能是遭到校园霸凌。如果确有其事,家长应立即向学校举报。让霸凌他人的孩子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并承担相应的后果,而被欺负的孩子也可以及早摆脱生活在受霸凌的恐慌中。

建议家长,每天与自己的孩子沟通10~15分钟,不只是儿女的学业,平日的交谈也要多关心孩子的生活细节。如果是情节严重、危及到人身安全的霸凌行为,家长可以直接拨打911报警。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