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裳与“无愧亭”

朱裳与“无愧亭”

2016-10-25


朱裳,明代沙河(今河北沙河市)人,从小聪明过人,“每举足必就高处曰吾处不污也”,十四岁即入县学。进士及第,曾任巡按御史多年,官至副都御史,他廉洁奉公,匡扶正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一位深为百姓称赞的清官。

正德十年,朱裳出任河东巡盐御史。当时明武宗的亲信锦衣卫左都督钱宁恃势胡为、飞扬跋扈,长期派人买卖私盐从中谋利,无人敢管,朱裳坚持依法予以惩处,查禁了他们贩卖的私盐。

明武宗时期宦官专权。当时刚正不阿的监察御史王相,在巡按山东的时候,发现宦官黎鉴假借给皇帝进贡之名在当地盘剥百姓敛财,加重地方负担,民间怨声载道、苦不堪言。王相弹劾黎鉴的徇私舞弊,祸国殃民的罪行。结果黎鉴却在皇帝那里诬陷王相,使王相被诬下狱。朱裳外巡回朝后,查明王相被诬陷的事实,即上了两道奏折:《救御史王相疏》和《劾镇守黎鉴疏》,陈述王相的正直及所蒙的冤屈,劾奏黎鉴的八条罪状,向明武宗分辩忠奸是非,使王相得免于死,只贬为江苏高邮县的判官。

明武宗重用宦官,挥霍无度,不理朝政。如他重用奸佞江彬大兴土木,抢夺民田,到处扩建皇庄。还在皇宫里开店,让大臣们购买。江彬怂恿明武宗外出巡游,先是到昌平,后来又乔装改扮到宣府镇,这件事遭到文武百官的反对,可是明武宗不听谏言,又下诏南巡。众臣纷纷上书阻拦,明武宗大怒,下令把40多人下狱,107人在午门前罚跪5天,廷杖146人,想以此堵住朝臣的进谏。

这时,朱裳从外地巡按回京,他听说此事后,不顾个人得失,决意上书。他力谏明武宗“正心、讲学、戒游佚、近君子远小人”,并直言不讳地要求皇帝下“罪己诏”,即颁发自责的诏书,承认自己的错误,向黎民百姓谢罪,明武宗未予采纳。朱裳再次上书,“极陈小人荧惑之害”,希望皇帝励精图治,惩办奸佞,明武宗于是将朱裳贬到偏远的巩昌(今甘肃陇西)任知府。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中,朱裳敢于进谏,不畏强权,表现出其忧国忧民的正义责任感和以天下为己任的历史担当。

朱裳到巩昌任知府。巩昌偏远落后,连年旱荒,瘟疫流行,西夷猖獗,百姓困苦。朱裳到任后,虔诚向上天祈雨,致大雨连下十天,缓解了旱情,民众称其为神人。他首先制服了西夷,使境内有了一个安定的环境,随后建立规章制度,施行教育,鼓励生产,时间不长,人民安居乐业,全府面貌为之大变。由于他的“治行卓异”,明世宗嘉靖二年,朝廷“综核吏治,天下吏卓异者五人,裳居第一”,获得了朝廷嘉奖。

嘉靖七年,朱裳任浙江右参政,提督粮储,凡有征派必亲自前往。政务之余,他还常常“与诸生讲学不倦”。嘉靖九年,他任浙江左布政使,剔奸除弊,惩恶扬善,堵塞各种徇私舞弊的漏洞,使浙江吏治大为改观,兴起了清廉之风,使贪官污吏不得不有所收敛,百姓的负担得以减轻。嘉靖十二年,朱裳任右副都御史,督察全国河道水利治理,由于黄河水患祸及人民生命财产,他提出了许多治河方略,并亲自参与施工,督修河道。

朱裳希望百姓生活在尧舜那样的理想社会,他每到一处,注重教化,淳化民风。他体恤民生,如他负责监督河东盐务时,亲眼目睹了盐丁们服役时的辛勤劳作,写下了《捞盐诗》,真实、生动地反映了明代征调万名盐丁在盐池从事捞盐生产的艰辛,以及他们对亲人的思念,表达了对民生疾苦的深切同情。

朱裳为官数载,始终洁身自好,生活简朴,他以清贫为乐,自号“安贫子”。他任浙江左布政使的时候,将父亲接到自己的住处赡养(其母胡氏在他十六岁时去世)。朱裳父亲不仅自己省吃俭用,而且对儿子要求十分严格,一再教育朱裳要以先贤圣人为榜样,廉洁守正。自己虽年老,一碗饭、一身衣、一床被子足矣。朱裳同僚看到他父亲的衣服实在太破旧了,知道他家境贫寒,便利用祝寿的机会给其父送了一件新衣,但被其父坚辞谢绝。

后来,朱裳担任右副都御史后,他的父亲去世,他回家守制,家中仍是“草舍席门”,“一如寒士”。他在外为官多年,没为家里添置一亩田,没有翻修一间屋,却常常尽其所有周济乡邻,救人之窘,乡亲们有了事都愿意找他解决。人们敬佩他的人品,清廉爱民及正义敢言的风骨,在家乡为其修“无愧亭”一座,立石碑表彰他的功德业绩,流芳千载。同时也勉励后人为人为官要做到“无愧”──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苍生,无愧于自己的良知。

(源自《明史》)
    来源: 网络 责编: S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