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阅读障碍的七大误区

走出阅读障碍的七大误区

2016-10-22


作为研究阅读障碍的研究人员,我们经常读到完全误解了阅读障碍、或是误解了其治疗方式的文章,或无意中听到类似话题。

阅读障碍用于形容阅读上有困难的人,有多达10%的澳人患此障碍。

有阅读障碍的人可能难以阅读不寻常的单词比如ikeyacht;难以阅读无意义的词比如frop;将slime读成smile;难以理解段落;或是有其它方面的阅读困难。

阅读障碍培力周(Dyslexia Empowerment Week)旨在提高民众对这种疾病的认识和理解。为了配合这一活动,我们特别提出对阅读障碍的七种常见的误解:

误解一:我有阅读障碍,所以我常拼错单词。

一些研究人员和机构将拼写问题归类于阅读障碍。这是有问题的,因为拼写和阅读是不同的技能,即使两者均以书面语言为基础。

在拼写和阅读中有些过程是一致的,因此一些人在这两种技能上都有问题。但是研究结果明确地显示很多人阅读很好,但拼写很差;而有些人拼写很好,但阅读很差。

为避免将不同的问题归类到一起,为这两种问题使用不同的术语——书写障碍及阅读障碍,就可以减少混淆。

误解二:我有某些问题,因为我有阅读障碍。

阅读障碍是与阅读相关的问题。这可能看起来很明显,然而有时其它方面的问题与阅读障碍非常紧密联系,因此这些问题开始被视为跟阅读困难一样的问题。

比如,一些人有阅读问题,还有记忆力方面的问题。这可能会导致人们说:“大卫经常忘记他的午餐盒,因为他有阅读障碍。”如果阅读障碍导致记忆力差,那有阅读障碍的人应该记忆力也有问题了,但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一个离谱的例子是,一个网站称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有阅读障碍,不是因为有任何证据显示他阅读有困难,而是因为他可以反著写字(像镜子中照出来的那样)。这显然是将这一术语用得太过头了。

误解三:阅读障碍对每个人来说是一样的。

可能我们很多人都感觉不到阅读是一项很复杂的任务,包括很多附属技能和过程。它要求识别字母、为字母排序、将字母组合用声音发出、获取记忆里存储的知识等等。

这意味着,这一过程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出现问题,因此作为研究人员,我们几乎都是在探讨这是何种问题之后,才说到”阅读障碍“。

阅读者是否对从未见过的新单词有障碍?他们是否比同年龄其他人更频繁犯错误?他们是否会读错音?他们是否对理解所读过的内容有困难?这些是不同的问题,不一定是一样的。

误解四:只有一种治疗阅读障碍的方法

因为阅读障碍并非单一的问题,解决方案也并非是单一的。一个人的阅读问题的特点决定了他需要何种治疗方案。

根据现有的证据,阅读障碍的有效治疗方案要求首先识别患者的阅读问题的特点,然后设计出以阅读为基础的方案,培养他们没有跟上的技能。

误解五:体操可以治疗阅读障碍

类似体育锻练、彩色镜片、彩色纸的治疗方法并无帮助,有两个原因:一,他们假设所有阅读障碍都是一样的;二是,它们与阅读一点都不相干。

还有很多其它“万金油”治疗方案,很多还被学校董事会及教育管理者所采纳,而这些方案没有可靠的证据来支持它们。

如今,证据倾向于支持以发展阅读技能为基础、针对特定的阅读问题的治疗方案。


误解六:声学是浪费时间

这一点在澳洲尤其受挑战,这里很多教学方案在早期阅读教育中都不重视声学。因此,课堂教育方法导致一些儿童看起来有某种阅读障碍。

声学通过教育儿童如何将字母转化成声音,然后将声音组合成单词,从而帮助儿童学习阅读。有效的阅读教育方法应该一直包括系统的声学教育,尤其是在早期教育阶段。

误解七: 阅读障碍是家族遗传,我不得不接受。

研究已经发现家族遗传可导致阅读障碍。有时遗传原因“被误解成”对此无能为力,这对阅读障碍来说并非如此。

无论阅读障碍源自哪里,总有可以提供帮助的治疗方法,只要问题被清晰认识到,并且治疗方案有针对性。
    来源: 陈菲娅 责编: S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