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钓鱼法查签证欺诈 华人挂靠假大学风险高

联邦钓鱼法查签证欺诈 华人挂靠假大学风险高

2016-04-07

美国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目前美国120万持留学生签证者中有1/4来自中国,但他们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真的在美国学习,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主动或被蒙蔽的情况下选择一些申请了就可以被录取的“野鸡大学”,挂靠在它们那里,缴纳少量学费来保留学生签证的身份,但却在美国做其他的事情,这种做法特别在自认为“精明”那些华人中蔚然成风,但这种做法带来了巨大风险。


美国联邦政府星期二(4月5日)宣布破获一起大规模的签证欺诈案,21名来自中国和印度的“中介”因通过一所由联邦探员“创办”的假大学“兜售”学生签证被逮捕,超过一千名“挂靠”这所“野鸡大学”的留学生们骤然陷入惶恐之中。很多人已经被美国移民局工作人员登门拜访,或收到来自移民局的上庭传票。

律师:政府“杀鸡儆猴”

洛杉矶律师华强表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警讯。之前网络盛传,海关检查中国学生微信,后来发现此学生就读的是“野鸡大学”,显然这已经引起美国政府的重视。华律师提醒华人来了美国就就要遵守美国的法律,别为了文凭、身份而身陷囹圄。和之前被打掉的“野鸡大学”不同,所谓“北新泽西大学”(UNNJ)是联邦探员建立。

此案对那些中介也是一个打击。目前网上流传着据称亲历对那些涉案留学“中介”逮捕行动者的描述:早上五点八个全副武装的探员冲进我们家,然后让我们下楼衣服穿好,然后屋子搜了一遍。之后我们女房东被拷起来带走了,是个律师,之前听说她在新泽西工作,而且感觉她天天人不知道在哪,钱来的却很快…

华律师认为,此次美国政府是“杀鸡儆猴”,给予学生以及非法“学店”一个打击,“夜路走多了,迟早会遇到鬼”,不要投机取巧。华强律师表示,对于这些被起诉的中国人“中介”而言,是得不偿失,因为签证欺诈是重罪。此前曾有“野鸡大学”校长被重判十多年监禁。

不良记录影响一生一世

对于涉案的学生,尽管大部分可能不会被起诉,但面临签证取消,被迫“主动回国”,甚至强制遣返,而且一旦留下记录,再来美国就会很困难。通过假大学获得身份的学生,使用这种身份开始就属非法滞留,若在美国非法滞留时间在半年到一年之间,三年不得入境;若非法滞留超过一年,则十年不得再入境。

洛杉矶周正烜律师表示,他也曾遇到中国学生毕业后想继续留在美国寻求法律咨询。他会建议这些学生,若要申请学校,就一定要去上课,否则就是违背了获得学生签证的原则。的确,也有些学生是被骗的,但其实说不过去。试想,如果一家学校帮助你申请学生签证,只收学费,但不需要去上学,那可能吗?

周正烜律师认为,如果只是为了要在美国留下来,利用诈欺的方式获得签证,决不是长久之计。美国政府对“诚实”很看重,如果被发现欺骗,再申请任何文件都很难。人家尊重你,自己就要符合法规,有些中国新移民会以为政府很笨、你说啥都信,但这是因为美国政府利基于“诚信”原则的精神,千万不要以身试法。

此外,周律师还补充说明,千万不要找专门做这种非法生意的学校,假使你很幸运,当时没有被发现,后来也获取了绿卡、入籍美国,但只要这间学校被查获,你就可能被追溯,这个非法签证纪录会影响你的合法身份,绿卡也可能被取消,公民资格也可能被取消。美国法律的基本原理是:偷来的东西永远不可能合法化。

在海外要学会独立思考

很多“挂靠”假大学维持身份的中国留学生,并非不知道这样做违法,但不少人抱着“大家都这样做”,“我不做白不做,不做就‘吃亏’”的心态,但这种“人云亦云”的从众心态恰恰是北新泽西大学的数百名中国学生和11个中介被“一锅端”的原因。实际上如独立思考,或许不难看出这所学校的真正“猫腻”。

目前就读Santa Monica College二年级的学生Tina表示自己来美国念书主要是不喜欢中国教育的教条化与死板,希望可以转换思维方式。Tina说,毕业后若有机会就留在美国就业,但将来若没找到工作,她会选择回到中国,因为海外的就读经验,已让她学会了思考。绝不会为了留在美国,而明知故犯,以身试法。

联邦大费周章 试图查清虚假大学运作方式

美国联邦当局称,设立“北新泽西大学”的目的是厘清有关签证欺诈的内幕,包括背后的犯罪网络、学生被招收的方式以及虚假大学的运作方式。涉及这起欺诈案的1,076名学生中有人在脸书(Facebook)公司就职,有人甚至为美国军方工作。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局长莎拉‧萨尔达娜(Sarah R. Saldana)说,此案不仅曝光了诈骗网络,更曝光了国家安全的漏洞。这些中介在安排签证的时候,并未对客户的背景进行调查,也毫不关心客户是否可能与恐怖主义组织挂钩。

司法部披露了一名被告和卧底探员之间的对话。这名被告是居住在加州的中国公民袁全杰(Chaun Kit Yuen,音译),起诉书说,袁作为招生中介在2014年联系UNNJ。对于卧底探员说的,“你知道,这些人没有一个会去上课”,袁笑着表示,“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了。”

律师:执法程序值得思考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钓鱼”查获假大学申请学生签证一案,洛杉矶张大钦律师表示,可从两个面向来讨论。一个是从执法“程序”分析,一个是从执法“结果”考虑。

张律师认为,联邦政府此举,从执法追求“结果”无可非议,但“程序”上是有争议的。张律师解释,过去“钓鱼”执法多是用在针对贩毒、扫黄打黑等活动,要有一定的“紧迫性”才可这么做。

然而,这些来美国就读的国际留学生,是相对的弱势群体,他们看到网络上的介绍,里头煞有介事的地址、学校名称,很容易使人相信,而且这些所谓的“野鸡大学”很多都是“实习课程”(CPT),学生们也自然不会去质疑为何不用去上课,从而信以为真。就某种程度而言,学生们其实是无辜的受害者,若用严刑峻法伤害、遣返学生也不是很公道。张律师说:“无知不是个有效的抗辩,但学生们的确也有值得同情的地方。”

此外,张律师强调,将这些非法“中介”绳之以法是绝对必要的。学生们可能天真的相信,但中介明知详情却还让人上当,是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学生们可能是被动的参与者,而“中介”却是主动的犯罪者。
    来源: 徐绣惠 责编: K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