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衣成痴:宋美龄的旗袍情结
2016-04-21

宋美龄喜欢穿旗袍,是她与生俱来的习惯。尽管她从10岁时 起就生活在美国,但她对自己的穿戴从来都要求中国式的服饰。对于身边偶然出现喜欢穿奇装异服的新潮女性,宋美龄往往看得很不习惯。有一年,台湾荣民总医院 给士林官邸里派来一位女护士,她喜欢穿超短裙,宋美龄和蒋介石见了都感到这样的穿着很不适合于在官邸出入,所以她委婉地劝止了这个女护士。非但她不喜欢穿 过于暴露的女性服饰,而且出于女性的美感追求,宋美龄也反对穿长筒裤子。这是因为她从理念上认为女性应该有她自己与男性截然不同的服饰特点,所以在她生活 的百余年中,几乎很少穿过长裤子。

宋美龄喜欢穿旗袍,所以有些与她相熟的国民党高官的女眷们,在与她相处的时候,逢有重要的节日时,都会礼节性地向宋美龄赠送一些绸缎布料作为礼品。正因为如此,在宋美龄的住处才会有那么多一辈子也使用不完的 高级绸缎布料。她有了布料,就需要有人给她缝制剪裁各式合体的旗袍,这些旗袍有夏天穿的浅色,有秋天穿的略深颜色,也有冬天所穿的深蓝或深绿的颜色。

总之,宋美龄总是需要一些便于四季不断更换的旗袍,以 应酬各种宾客和官邸的人们。特别是当她将要出席各种有外国人出席的集会、酒会和舞会的时候,宋美龄就会选择适合于她公开出现的服饰。非常重要的宾客,宋美 龄就要穿上更加高级的旗袍。如果谁有机会到她的更衣室里去看一看,就会发现裁缝师傅为她准备的所有旗袍中,可以分得清料质高低和季节的区别。而这些不同颜 色、不同资质的旗袍,平时都由身边的管理服饰的女侍将它们编成号码,以便于随时取用。

宋美龄对一件旗袍,一般只穿一二次,特别是在夏天,气 候炎热的时候,她对旗袍的要求就会更高,最多穿一天要更换一件。有时天气过于炎热,只要她的旗袍上出现了些许汗渍,一般就要马上再换一件新的来穿;如果下 雨,她的旗袍下摆若出现了泥污,那么她也一定要脱下来马上更换新旗袍。

这样,宋美龄就需要不断缝制新的旗袍供自己使用。在南 京生活的时候,宋美龄的旗袍还没有固定的师傅承担缝制。有时候她会随意请某一家服装店的裁缝师傅来到黄埔路官邸,为她量好尽寸,然后再把衣料裁成合体适用 的旗袍。可是,到了抗战爆发的前夕,由于宋美龄公开的社会活动日益渐多,所以她对服饰的需求量和质量要求也愈来愈高。从那时开始,宋美龄的身边就有了一位 专职的裁缝师傅,这是蒋介石和侍从室根据宋美龄所需衣服的数量情况不得不采取的重要措施。

这位被请进黄埔路官邸专门为宋美龄量尺寸和缝纫旗袍的 师傅,名叫张瑞香。他原来是南京新华门附近一条小巷里的私人裁缝店里的手艺人,宋美龄当时在多次变换旗袍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变换着为她缝纫服饰的裁缝师 傅。在她穿过的许多旗袍中,感到穿在身上最得体,并且做工极为精致的旗袍,就出自这位隐居在南京一条小巷里的裁缝店师傅张瑞香之手。张瑞香是湖北人氏,不 但旗袍的剪裁和缝纫水平比一般裁缝高,而且宋美龄经过几次与他的接触,发现张瑞香人也老实忠厚。这时候宋美龄便提出一个建议:最好把张瑞香也调进官邸里 来,作为黄埔路官邸的一个长期成员。

蒋介石对夫人的提议马上赞同。

侍从室更是没有任何意见,因为官邸里的编制在蒋介石地 位不断巩固中愈来愈大,根本不介意增加一个专职裁缝。再说在当时的黄埔路官邸里,确实也需要一个负责缝缝补补的人。蒋介石和蒋家的几个孙子,官邸里一些侍 卫的衣服,也需要有一个专管缝纫的人。这样,侍从室就把张瑞香调进了官邸,由从前的临时雇用,变成了官邸侍从室正式的后勤人员。

据蒋介石身边的御医熊丸说:“夫人一向喜欢穿旗袍,她 的这种穿衣风格任何人学也学不像。直到现在,她有时还会对我说:‘我这件衣服是三十几年的衣服耶!’她的身材一直没有变,从前的衣服现在还能穿。 她有个专属的张姓裁缝师一直跟着她,此人是湖北人,专门为她做衣服和改衣服,有时还为她做旗袍送人。官邸里的针线活都是张师傅一人负责,有时他也为蒋先生 改衣服。”

张瑞香作为宋美龄身边专门从事旗袍缝制的人员,从全国 抗战爆发时起,就跟随宋美龄前往山城重庆。抗战胜利以后他又追随宋美龄回到南京。1942年宋美龄前往美国治病时他也随机飞往美国,后来宋美龄的几次出 访,他也在随行人员的行列中,这是因为尽管在宋美龄出访时不需要他临时缝旗袍,不过宋美龄的衣服随时都需要临时有人给予改动。这样张瑞香就是对衣服要求甚 严的宋美龄身边必不可少的勤杂人员之一。
1950年宋美龄到了台湾以后,张瑞香就进入了士林官邸,一直到他在台湾病逝。张瑞香始终都在宋美龄的身边专门负责旗袍的制做和改制。从这件事也不难看出宋美龄对自己衣服的重视程度与要求,并不是一般普通人所能想象的。

对于宋美龄与旗袍的特殊感情,在台湾士林官邸服侍蒋介石和宋美龄的侍从翁元也有如下的回忆,他说:“宋美龄衣橱内的旗袍件数,大概现今世界无人出其右者。老夫人的旗袍件数多,和有一个勤奋的师傅,有着相当密 切的关系。这位裁缝师傅叫张瑞香,是一位男性的裁缝师,从大陆时期,张瑞香就跟在老夫人身边,寸步不离,几次老夫人到美国去,都还带着御用裁缝,可见他受 宠爱的程度。张瑞香所以受到老夫人那样的爱护的原因,无非是手工细巧,忠心耿耿。张瑞香有好几次,人已经生了重病都躺在床上了,还是不顾自身健康,继续为 老夫人做旗袍。因为张瑞香几乎每天都在不停地赶工,为宋美龄制做旗袍,大约每二三天就做好一件旗袍,做好以后,张瑞香就喜滋滋地把新旗袍捧到老夫人面前邀功。

也不知道是宋美龄不喜欢穿新旗袍,还是她只喜爱用纯欣赏的方式,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大凡张瑞香拿给她看的旗袍,她只是大略看一眼,就命人拿到自己的 衣橱里妥为保管,然后便再也没见她穿过。因而宋美龄的旗袍大概穿来穿去,总是那么几件,不会有太大的更换。我们内务科的人都很清楚,张瑞香是除了过年除夕 休息一天以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做衣服,而且只为宋美龄一个人做。由于一些大小官员太太们投其所好,送老夫人的东西多半有衣料,这些绫罗绸缎,就够张瑞香 一年忙到头,大小官员送得愈多,张瑞香的旗袍便愈做愈多,宋美龄的超大型衣柜,便成为世界最大的旗袍储藏室。张瑞香为人甚是客气,平日省吃俭用,把老夫人 给他的犒赏,全部交给老婆管理,克己甚严。后来,他们家在阳明山中国饭店的对面买了一间房子,太太就做点小生意,一家也过得不错。因为对老夫人过于忠心, 甚至到他死前,他的口中还念念有词,对不起老夫人,因为还有旗袍没有做完哩!……”

正是因宋美龄身边有张瑞香这样专职旗袍裁缝师,每天不 停地在为她赶制新旗袍,所以士林官邸的几间房子里都装满了大大小小的衣柜,里面珍藏的旗袍种类繁多,样式各异。所以当1991年宋美龄决定永远到美国去定 居的时候,她乘坐的“华航”大型波音客机里装有九十九箱私人衣物的报道,就不再是空穴来风了。据知情者称,宋美龄当年运到美国的九十九只沉甸甸的大箱笼之 中,至少有五十箱子里装着她喜欢得如醉如痴的旗袍和其他衣服。当然,被宋美龄珍藏在士林官邸里的珍宝玉玩、古董字画、珍贵的首饰和其他瓷器等等,也是这次 她运往美国的私人物品中的主要部分。不过她一生中视若爱物的中国旗袍,肯定是这批私人藏品的最大部分。
    来源: 网络 责编: Sarah

    上一篇: 秦时明月汉时关(五) — 历史原来是这样之秦汉篇

    下一篇: 富而有德 修得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