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位国军老兵访台纪行
2016-04-03

老兵拜谒蒋公陵寝。

2016年3月2日,9位九旬大陆前国军老兵,在热心台商的赞助下,在民间志愿者的陪同下,从成都抵达台湾,拜谒蒋公陵寝、在忠烈祠敬献花圈拜祭当年同袍,受到台湾友人的热情接待,3月6日老兵们顺利回到成都。

民国一0五年,西元2016年3月2日,九位来自四川的国军老兵在热心台商白中琪及友人的赞助下终于得以来到中华民国统治下的台湾,看望他们久别的官长和袍泽。

蒋公灵前叩首拜祭

九位老兵平均年龄逾94岁,其中八名都要靠轮椅行动,唯有92岁的廖沛林尚身板硬朗。3月2日下午,九位老兵才飞抵台北桃园机场,就坚持立刻赶往慈湖蒋公陵寝拜谒。八台轮椅在蒋公灵前一字排开,廖沛林在主祭位站得笔直,恭恭敬敬地向国军老兵们最敬重的长官蒋委员长献花、行礼。



老兵前往忠烈祠。

礼毕,廖沛林走到灵堂前,以66年沧桑亦未能“改造”掉的国军军人的英武姿势迅速脱帽、行三鞠躬、默哀。而后,他抬头仰望蒋公遗像良久,努力压抑颤抖的嘴唇,仍不禁激动哽咽,喃喃语道“蒋公,总裁!您老人家受苦屈了”……话语未罢,已然失声,伏地痛泣,久久不起。



老兵老泪纵横。

其余八名老兵也不顾身体不便,一定要家人从轮椅搀扶到蒋公灵前亲自叩首拜祭。

在《一寸河山一寸血》纪念片中,蒋纬国曾经回忆蒋公50年代在台视察兵工厂,当他一一握手,行到一名重庆老工人面前慰问时,没想到老人说:委员长这些年为国操劳,委屈了,你要保重啊。当晚蒋公对家人感叹道,这句话唯有母亲对我说过,而今天才有第二个人体谅我的委屈了。

“我们等各位好多年了!”

廖伯伯等国军老兵们青年时追随蒋委员长,为保卫中华民国的自由血战沙场,不料却在随后近七十年漫长的岁月里遭遇各种“运动”的煎熬,饱受牢狱困厄,曾经身为护国军人的荣耀被时代变迁的风尘埋没,反而要蒙羞受辱,背负著沉重的生活勉强幸存于世,甚至有人九十高龄(沈安流)还要沿街贩卖水果维持生计。

当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爱戴和牵挂的长官时,第一句话竟然也是“蒋总裁受委屈了”!而老兵们自己又何尝不委屈呢?多少辛酸悲愤,更与谁人说?唯有在老长官的面前,痛痛快快地哭将出来吧!

次日,老兵一行轮椅浩浩荡荡,手持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再到忠烈祠看望曾经并肩作战的官长和袍泽。国军后备司令部留守业务处处长、忠烈祠接待官王惠民上校率员亲到门口立正迎接。王惠民上校紧紧握住廖沛林老人的手,轻问“我可以抱您一下吗?”,两人含泪相拥。

王上校对老兵们高喊:“各位先进,我们在这里等各位好多年了!这是一条漫长的烈士之路。我谢谢各位!回来看我们这些袍泽、看我们的官长、看我们的弟兄!”

马总统亲自感谢

老兵的付出



国防部颁抗战胜利纪念章。

向忠烈祠的勇士国魂致祭后,老兵们请工作人员寻找他们各自长官和战友的灵牌,迎到案台上祭拜。时空倒换,故旧重逢,老人们又都止不住泪如泉涌。其中79军老兵陈永成看到曾经像父亲一样关照他的王甲本军长的灵牌,嚎啕大哭,哭得像小孩一样。志愿者见他哭得不能自已,只好把他(轮椅)推到灵堂外平静心情,他稍待又要求推他回来看军长,看到又哭……如此三次,方才平复。在场者无不动容。

祭拜完毕,由国防部派员将抗战胜利纪念章在忠烈祠当场隆重颁发给大陆老兵们。老兵们终得恢复他们应有的荣耀。



马总统跟老兵们握手致意。

令人惊喜的是,当日中午老兵们用餐时竟然偶遇在隔壁包厢出席退伍军人协会活动的马总统。马总统与老兵们亲切握手致意,感谢他们对中华民国的付出。

国民党副主席,正在参选国民党主席的洪秀柱得知老兵们来台后,也在3月5日将他们邀至私人寓所招待。

各单位热情接待

老兵们在台所至之处,从中正纪念堂到国父纪念馆,从国史馆到总统府……每个单位都热情地接待和协助,令老兵们感受到出乎意料的尊重。台湾此行,他们不但得以一偿心愿,他们的牺牲他们的价值在被大陆官方漠视六十七年后,终于在中华民国统治下的台湾得到高度的认同。生有知己,死而何憾?



国防部颁抗战胜利纪念章。

一路以来,老兵们不停地向帮助和接待他们的友人说谢谢,他们感谢慷慨赞助和热情接待的台湾友人,感谢常年照顾他们并全力促成此行达成老兵心愿的四川抗日老兵救助会和志愿者们。其实,最让人感谢的还是老兵们,感谢他们用青春为中华民国服务,用热血为中华民国牺牲,感谢他们固守三民主义的精神,感谢他们将信仰盛放在虔诚的心中默默承载数十年,恒久不变、愈挫愈坚。

他们曾经是中华民国勇武的将士,在生命中最后的时光,步履蹒跚地来到台湾,为的只是接近和践行年轻时曾经为之奋斗的信仰。他们“这辈子心愿已了”。

真的“已了”吗?不,从〈祭忠烈祠文〉中仍看到老兵们还留下一个“心愿”要我们去实现——祭忠烈祠文

维 中华民国一百零五年,岁在丙申,国历三月三日,前国军旧部李圣言、陈永成、沈安流、王行军、李国志、陈洪远、廖沛林、周跃先、陈开祥等,恭奉庶馐时仪,谨祭告于忠烈祠故长官、袍泽灵前:

昔我辈追随 蒋公,冒死效命,扞蔽国家,挺身疆场。公等不幸以身殉难,名垂史简。而吾侪虽得以沙场生还,乃历尽劫厄,五刑俱受,身被荼毒。仰赖天恩泽庇,祖宗灵佑,幸而不死。嗟夫!今竟以垂垂之年,浮海赴台,得瞻故国巍宇,足称幸甚。复又荣登斯堂,伏祭英灵,不胜悲喜。

呜呼! 诸贤隐没泉下久矣!吾侪来日亦无多。但不知是蒙何辜,今生竟罹此厄?倘英灵有鉴,天人共感,使我故国重光,异氛尽扫,则吾等虽至神魂俱灭,待罪阿鼻,亦无所恨矣。尚飨!

老兵的心愿

总有一种力量,令我们重建信仰。就是这样百折不变、默默坚持、孜孜传承的力量,终会使“故国重光,异氛尽扫”的心愿得偿!

注:本文全部行程、照片、老兵资料由四川抗日老兵救助会暨台湾友人提供。《公民议报》首发。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千古英雄人物】第三章 洪荒浩劫

    下一篇: 二圣祠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