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教堂壁画上的中国元素
2016-03-30
在今天的意大利北部,有一座古老的文化名城帕多瓦(Padova),这座城市之所以驰名欧洲,因为它拥有举世闻名的圣安东尼奥教堂(Basilica di Sant Antonio)以及著名的帕多瓦大学。中世纪时期,富庶的帕多瓦吸引了许多艺术家、文学家长期居住于此,从事创作。帕多瓦拥有浓厚的艺术气息,曾被莎士比亚称赞为“艺术的摇篮”。

斯克罗维尼礼拜堂壁画上的元朝文字

除此之外,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文艺复兴第一个伟大画家的乔托(Giotto di Bondone,约1266年-1336年)在此留下了神来之笔,即斯克罗维尼礼拜堂的环形壁画。根据介绍,这座礼拜堂是为了纪念慈恩圣母(Santa Maria della Carità)而建造的。在这座教堂中,乔托绘制出表现圣经新约全书和旧约全书故事的大型壁画。

在这座教堂的壁画中,“不仅礼袍是采用蒙古人的样式和布料制成,而且其金色边纹也是蒙古文字(实为元朝八思巴文)来描绘”,“‘不贞的罪恶’中,画中有一个戴着遮阳帽的妇女,这种帽子又是忽必烈汗所喜爱的款式。在画中,《圣经.旧约全书》中的先知们,捧著多卷展开的古书,上面的正文虽难以辨认是否是蒙古原稿,但字迹和衣服却是来自于忽必烈汗朝廷(元朝)。这就暗示我们: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和蒙古帝国之间的关系是不可否认的。”——《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蒙古人崇尚白色和青色,他们的民族喜好,催生了东西方两大艺术结晶,一个是青花瓷制作的成熟和畅销;另一个是文艺复兴的开创者乔托,大量采用蓝色为背景进行教堂壁画创作,取代了歌德艺术惯用的金色,比如意大利斯克罗维尼礼拜堂及圣方济各教堂的壁画都体现出这一点。


方济各受到礼遇(公共领域)



蒙古人喜欢精美的锦缎,并把这一高档的丝织品作为礼物送给欧洲的国王和教皇。在乔托描绘圣方济各的壁画群中,在展现方济各成为修士之前的故事时,常会看到无论是他的房间布置,还是仆人为他铺饰行路,很多的生活场景布满华丽的丝织物,以丝绸的大量运用描绘这位富二代没有修行之前的生活。圣方济各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市侩纨裤,在他悟道之后,终生以谦卑、感恩之心守贫和行道。

最早出使欧洲各国的元朝使者——列班.扫马

“欧洲艺术家从蒙古人引进的中国、波斯艺术中借鉴题材和手法,他们也很可能是从列班.扫马本人带来的礼物中借鉴的。”——《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列班.扫马出生于元大都(今北京)的一个维吾尔的富豪之家,后来成为基督教修士。1287年,元朝的藩属国伊儿汗国阿鲁浑汗派遣列班.扫马出使罗马教廷及英、法等国。此行扫马会见了法国国王腓力四世、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和教皇尼古拉斯四世。尼古拉斯四世厚赠扫马,遣其回国。扫马带着教皇的信件和厚礼,于1288年底(一说1289年7月)返回伊儿汗国晋见阿鲁浑汗,并汇报出使之见闻。

1887年,一部以叙利亚文书写的手稿《主教长马.雅巴拉哈三世及拉班.扫马传》被人偶然间发现,列班.扫马的生平与伟绩得以彰显于天下。后来,大英博物馆购买了这一手稿,最早的译本由法国出版。
来源: 皇甫容 责编: Sarah

上一篇: 安乐窝中尧夫隐 太极图开道也儒

下一篇: 【千古英雄人物】第二章 圣王下世开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