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官媒齐发声:贾敬龙罪不致死
2016-10-29
因新婚房被强拆而射杀村长的河北村民贾敬龙,日前被中共最高法院核准死刑。中国大陆民众和法律专家一如既往地声援贾敬龙。更令人关注的是,对贾敬龙案一直沉默的官方媒体近日突然纷纷发声,呼吁暂缓死刑。种种迹象表明,贾敬龙案核准死刑的匆匆出台,是中共六中全会这场「收官之战」中习近平对手的一步「劫争」。
 
暴力拆房官逼民
求偿未果民弑官
 
2013年,即将新婚的贾敬龙正在装修的婚房,被村长何建华带人暴力拆除,未婚妻悔婚离去。此后两年,贾敬龙向村长要求拆迁补偿未果。2015219日,贾敬龙用改装后的射钉枪当众射杀何建华,后在去自首的途中遭到何建华支持者的追打和捆绑,受伤入院,随后被警方控制。
 
高院已核准死刑
多方关注
 
其后的一审和二审都判贾敬龙死刑。该案代理律师魏汝久822日向最高法院递交辩护意见。但最高法院已831日签发了死刑核准裁定书,并于1018日送达律师魏汝久手中。美国之音的报导称,魏汝久对高院撤销死刑判决的前景表示悲观,认为在中国,一旦被最高法院裁定核准死刑判决后就没希望了。中国法院死刑执行令通常在死刑核准裁定书送达7日内下达。
 
民间法律界吁轻判
薄谷开来为参照物
 
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对此案鲜有报导,但在社交媒体和自媒体中,普通民众和法律界专家学者表达了高度关注,包括于建嵘、贺卫方和浦志强等,已成立数个支援声援团。
 
很多民众认为,贾敬龙这种遭受侵权迫害后的报复犯罪,从社会正义和法律维护的角度来说,都情有可原、罪不当死,因为贾敬龙当时陷入多种激化的矛盾中,而被害人何建华对激化其矛盾负直接责任。
 
几乎所有的法律界人士都指出,不该判死刑的一个重点,就是贾有自首情节,然而一审、二审至终审,法院均未认可其自首。
 
云南衡炜律师事务所在其微信公号中撰文分析,除死者的强拆行为和贾敬龙的自首情节外,贾敬龙在寻求公权力救济无果情况下,才出此下策,应在量刑时酌情考虑。
 
北京大学法律学者贺卫方表示:最高院应尽量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薄谷开来毒杀尼尔伍德情节更为严重也只判了死缓,后改判无期徒刑,如果对一介小民贾敬龙强行判死,则不利于缓解尖锐的社会矛盾。
 
前中共高官薄熙来夫人谷开来毒杀英国人海伍德并动用公权力掩盖罪行,先被判死缓的谷开来再审时减为无期徒刑,她当庭称赞法庭尊重生命,感谢不杀之恩。
 
六中全会消弭异己
明争暗打劫收官
 
面对中国社会、经济、国际、国内重重尖锐的矛盾,习近平当局一直在通过高调反腐等举措,试图稳定民心。在以「从严治党」为主题的中共18大六中全会的收官之战前,连日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的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正是维稳社会的战前举措。而此时贾敬龙案件的死刑核准恰恰扰乱和抵消着当局的种种努力。
 
辩护律师魏汝久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人命关天的事情,它很快就获得(最高法院)核准了,这是实在没有想到的。因为死刑覆核是没有期限的。按照以往的司法实践呢,它会时间很长,但没想到这个案子,特别快。」「第二个没想到呢是,这个法院也还是支持了河北的说法」:最高法院核准裁定中认为贾敬龙,谋划了两年才作案,且在正月初一的团拜会上,裁定认为这种行为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
 
外界曾评说,周永康的中共政法委系统极其顽固。周永康倒台后,政法委依然对弱势民众强硬对维权律师大肆抓捕,是「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在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和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分别在一年前和半年前相继落马后,河北政法委的定时炸弹还是在六中全会的关键时刻被引爆了。
 
对此案一直沉默的中国媒体近日突然纷纷发言,呼吁当局倾听民意,暂缓死刑。中共英文报刊《中国日报》24日社论称,贾敬龙死刑应暂缓执行,认为该案核准死刑引发争议,并引述多位法学界学者与律师呼吁,贾敬龙罪不至死。案件的起因和贾敬龙自首的认定是影响量刑的两大因素,而从这两项因素看,贾敬龙案具有法定从轻理由。
 
《法制日报》评论文章称,法院会刀下留人,死刑会暂停执行。如无意外,贾敬龙能活过24日,短期内也不会被执行死刑,因为建设法治中国的「中国梦」需要听民意、得人心、讲道理。
 
上海「看看新闻KNEWS24日报导,贾敬龙之姐贾敬媛向媒体证实最高法至今未下达执行死刑的命令。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南京作家江淳25日的分析认为,《中国日报》这样的官媒在贾敬龙案上发声或许是因为收到了一些风声:「我估计肯定是上层透露出来一些消息,不然官媒不敢报这个事的。我估计可能有一些风声,不会把他执行死刑。」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坐直升机上来的习系上海三人 十九大入局?

    下一篇: 榆林大爆炸死伤严重  消息被严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