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聂树斌案有更深背景 牵出习近平清洗国安部
2016-08-06


22年前发生在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的聂树斌案,因出现〝一案两凶〞的现象而备受关注。这起明显存在多处严重错漏的案件至今已经历了十几年〝山重水复〞式的波折,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近期,随着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被查,聂树斌案背后的惊人内幕才逐渐被层层揭开。日前,法广披露,若没有习近平清洗国安部的大背景,聂案不可能被再次提起重审。

日前,法广引述海外杂志披露说,此次重审聂树斌案与近期河北政坛的一次大变动有关。

据报导称,2014年12月,曾由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但那次复审经过四次延期后最终还是维持原判,原因就是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横加干涉,强行压制对案件的复查工作,他曾经扬言称,只要有自己在,〝这个案子就别想翻〞。

那么张越为什么要阻挠聂树斌案的复审工作呢?

据报导披露,张越的妻子孟莉曾经与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贾晓烨是中央财经频道的同事,两人关系〝非常好〞。周永康与贾晓烨结婚之后,张越通过〝夫人路线〞攀上了周永康,并凭藉这层关系5年内实现从副厅级跃至副部级的升迁。

而当初聂树斌案发生时的河北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许永跃,是江泽民时期的国安部长,被外界视为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嫡系;许永跃直属亲信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则与张越是〝好哥们〞,他们也同时都是周永康的亲信,前常委曾庆红的红人。

由于上述曲折复杂的人际关系,张越为了帮助他的好哥们马建,掩护其老上司许永跃,就不择手段〝百般阻挠复审〞。

报导引述海外知情人的说法称:〝制造聂树斌冤案的是许永跃,拚命抵制重审的是张越,其中还有马建牵涉其中——如此强大的抵抗力量,若没有习近平清洗国安部的大背景,聂案是不可能被再次提审的。〞

据公开的资讯,1994年8月5日下午,河北石家庄市孔寨的一片玉米地,发生了一起女子遭强奸杀害的凶案。警方很快就拘捕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此后经过半年的调查、审理1995年4月25日,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两天后,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时年不满21岁的聂树斌被执行枪决。

然而十年之后,2005年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河北广平人王书金落网,他主动交待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奸杀了同一名女性。王不仅准确指认了案发现场,还交待了诸如作案后将死死五者的钥匙,扔在了尸体旁边等诸多细节,而这些细节中聂树斌的口供中却根本没有提及。

负责调查王书金案的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郑成月把〝一案两凶〞的案情透露给了媒体。在社会舆论的质疑和压力下,河北省政法委曾经成立了两个专案组,一个由省公安厅牵头,广平县公安局配合严查王书金案,另一个由省高院牵头,石家庄中院配合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然而就在案件转机出现之际,风云突变。聂树斌案的复查忽然不了了之,迟迟不给任何结论。就在王书金案进入司法程序后,郑成月被迫提前退休。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在邯郸宣判,驳回被告人王书金的上诉,维持死刑原判。至此,跨越8年的王书金案一、二审程序宣告终结。

随后,王书金案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向港媒披露,这个案子进入二审阶段后,王书金突然被转移了羁押地点。而看守人员称,是河北省联合调查组的人把他提走了;监区外面的看守所老干警则告诉律师,是河北省高院把王书金提走了。

事后,王书金详细向律师讲述了〝有关方面的工作组〞去找他谈话,让他翻供的情况。朱爱民对此表示很气愤,他说,工作组在二审阶段采取这种方式介入是违法的。

2014年舆论界对聂树斌案的质疑声再度高涨,同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复查聂树斌案。经过调查发现此案疑点重重。最后认定此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并于2016年6月6日最高法院决定对此案重新进行审理。

大陆门户网站搜狐6月11日报导,聂树斌案的重新审理,其实与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被抓有关。据消息称,真凶王书金案在审理过程中,身为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张越亲自坐阵,多方阻挠,让王以新供词串词,甚至想杀害王书金灭口。

在此期间,海内外一直有传言称,聂树斌当年被匆匆处死的原因牵涉到器官移植黑幕。据称当时河北省高院判这个案子时就发现此案存在诸多疑点,曾打算把他判死缓。但因为有一名中共外交
高官需要做肾脏移植,聂树斌恰恰〝配上型了〞,因此被当局快速判处死刑。、
    来源: 何雅婷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天津爆炸周年直击:土壤修复未完 污染比想像严重

    下一篇: 中国南海战云笼罩  美专家:习近平能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