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正义? 聂树斌案重审
2016-06-18
中国大陆高院日前(6月6日)决定对极有争议的21年前的「聂树斌杀人强奸案」进行重审。 聂树斌案的进展被认为是河北「政法王」张越最近倒台后的结果, 让人们看到了司法公正的一线希望。 最近大陆又发生一系列的执法部门野蛮执法、草菅人命的事件:从雷洋案, 到深圳警察威胁两女生脱衣检查的恶性执法, 以及律师裤子被法警撕烂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在司法不独立的背景下,公检法已形成体制内「法律共同体」,大陆司法、执法体制的黑暗和污垢早以形成。 公平和正义不是哪个领导人下台带来的,人们期待的是司法独立和对司法体制的根本的改革。

领导批示定下冤案

聂树斌是被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法院1995年判决强奸杀人案后被迅速执行死刑。 由于案件包含多个疑点,其家属和律师并不承认判决,并多年喊冤、申诉。特别是2005年1月,杀人犯王书金在河南落网,交代犯下6起强奸案并杀害4人,包括「1994年8月5日,强奸一名38岁液压厂女工后将其杀害」——但此案的「凶手」聂树斌已被枪决了。虽然新闻媒体对此有广泛报导,但聂树斌的案件并无任何翻案的迹象。聂家在追寻「真凶」的20年里,幕后的层层阻力也浮出水面:早年间有省领导批示快杀,因此当年「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号提审他,25号就出了判决书,26号出了死刑命令,27号就杀了。」 该领导据说是河北政法王张越。由于张越的直接干预,该案一直被死死按住。

如果仅仅是一个强奸杀人的刑事案件,鲜有可能和中共高层有任何交集。但聂树斌不光是因为死得冤枉, 而且传说的他的器官被强行摘除后移植给了中共一章姓的外交名媛。这样一来, 如果当事人仍然掌权, 聂树斌案件被翻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也是该案十几年没有任何松动的原因。周永康被查之后,其主管的政法系统的主要人马, 非贪即腐, 一个个被拿下, 其手下「大员」张越也是其中之一。 但张越没有被迅速拿掉, 有港媒分析认为, 张越与前国安部长许永跃是校友,有非常深厚的私人关系;而许永跃曾任陈云秘书,传说是太子党大佬级人物陈元(陈云之子)的铁杆政治盟友。
陆媒点出许永跃主使聂案,网友纷纷猜测,根据党媒运作规则,应该是许永跃「出事了」。「许永跃这个名字出现了,这个家伙肯定巳经倒霉了。」「领导倒霉了,聂案被平反了。这盆凉水泼的及时啊。给那些认为聂案是因为民间呼吁的做梦者清醒清醒:领导不倒霉,你翻得了案吗?」

公检法滥用公权

大陆司法系统似乎在周永康、张越等落马后给人带来了一些希望。 但是,最近连续曝出多起警察暴力执法案件,又引发了民众对公权滥用的讨论。五月初,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短暂控制后死亡,之后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北京电视台等官媒展开宣传攻势,试图把舆论关注点从暴力执法导向「雷洋嫖娼」。北京检方宣布对涉案五名警察和辅警展开调查。目前雷洋的尸检结果还未公布。
而深圳宝安区警察辱骂、威胁两女生的事件,则再次反映了普通民众面对公权时的弱小和无力。日前,大陆微博一被强行删除的视频曝出深圳一名身着警服的男子一边开车一边不断辱骂两名女生,。警察高声喊道:「中国法律不公平是吧?那改一改!」 警察多次飙脏话,说女生「自己犯贱」 甚至威胁她们要脱衣检查。有网友说:第一反应是报警!但是再一想,她们就在警车上啊!还有谁可以保护她们?

广西律师吴良述在当地法院立案时,索要立案回执不成,反被法警要求检查是否在用手机录音。过程中,吴良述遭几名法警放倒在地、踩踏胸口,裤子遭撕烂。官方调查结果承认法警执法不当,却不承认「殴打」,称法警是为了抢手机,没有殴打的「故意」。南宁青秀区法院已向吴良述道歉,但舆论尚未平息。不少法官站在青秀区法院一边,认为道歉是对「死磕派」律师的妥协,有损公检法的尊严。而一些律师则认为,在司法不独立的背景下,公检法已形成体制内「法律共同体」,习惯于用公权力打压辩护律师。如果律师的权利都得不到保证,又何谈普通民众?

司法独立是正道

在人们关注重审聂树斌案会打开甚么样的黑幕时,大陆财经网专访聂树斌案首位报导者马云龙认为,真正彻底追责是不可能的,因为「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儿又太大」。马云龙一直为聂树斌案奔跑,他说他们有着自上而下的方式,有法律界和律师界的自由组合:围绕聂家,有律师、记者、法学人士以及刑警组成的一个小团对,平时没事,一旦有案件的动向,他们很快就会在一起。

马云龙说,这种运作方式在全国几乎没有过,「其他人就是自己上访告状,最后给你抓走得了。」但马云龙说,「司法不独立是冤假错案错案产生的原因,中国司法改革如果不进行,中国的冤案还会有很多。」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美Uniloc起诉腾讯微信侵犯专利

    下一篇: 传江泽民专列内情被秘密录像 刘志军家人遭死亡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