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风暴中的中国高尔夫
2015-10-12

在股市动荡、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中国的反腐败、反奢靡消费运动已经瞄准了干邑白兰地、大闸蟹、赌博及奢华宴会等各色目标。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导的厉行节俭之风又刮到了高尔夫球场上。

在中国近14亿人口中,大概只有0.03%的人定期打高尔夫球——一种被中国官媒冠以“富人运动”的休闲活动。
中国官媒对高尔夫冠以这种略带贬义的称呼之际,刚好是中国中产阶层许多人在中国股市暴跌中损失惨重,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引发关切的时候。

然而,过去10年,充当世界经济引擎的中国一直处于高尔夫热潮的中心。中国高尔夫球手每年增加的速度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年7%至8%的增速大致相当,新开的高尔夫球场有数百家,尽管法律不允许建高尔夫球场。

“尽管建高尔夫球场在中国是违法的,但过去10年,任何一个国家建的高尔夫球场都远没有中国多,”《被禁的运动:高尔夫球与中国梦》(The Forbidden Game: Golf and the Chinese Dream)一书作者丹•沃什伯恩(Dan Washburn)说。

“这项运动就是中国自身的缩影。它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

毛泽东1949年上台后,下令禁止打高尔夫球,这种运动当时被认为是西方侨民的一种小资产阶级休闲活动,并被称为“绿色鸦片”。直到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上台后,这项运动才开始复苏。

伴随中国经济繁荣以及超级富豪精英阶层的出现,高尔夫运动开始受到热捧。

汇丰(HSBC)在2012年一份名为《高尔夫2020愿景》(Golf’s 2020 Vision)的报告中着力描绘了这种情绪。“在中国,随着中国人富裕起来,有足够的钱享受闲暇,(高尔夫)已成为富人的首选运动,”该报告称。

 一些政府官员也培养了打高尔夫的爱好。鉴于中国顶级高尔夫会所的会费可达数万美元,工资相对不高的公职人员通常是打不起高尔夫的。打一轮高尔夫球的费用在100美元到350美元之间不等。

沃什伯恩说:“中国的公职人员应该都负担不起私人高尔夫会所的会费。”

为了安抚非精英阶层——表面上也是为了保护中国的水供给、保护农田以及减少杀虫剂与化肥带来的污染——中央政府于2004年下令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

尽管如此,2004年至2009年,中国开发商共建了约400处高尔夫球场,使中国高尔夫球场的数量增加了两倍。

如今,中国全国的高尔夫球场估计在600个到1000个之间。

“中国高尔夫行业其实没有人知道规则是什么。这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领域,是法律的灰色地带。”

“北京方面可以出台规定,但地方官员如何解释这些规定就是另一回事了,”沃什伯恩指出。

“建高尔夫球场时,别把它叫成高尔夫球场——叫它运动空间,或绿色空间。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山高皇帝远’。”

沃什伯恩说,此类开发对农民造成了损害,许多农民的土地都是被强征的。

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旅游咨询公司Axis Leisure Management的总裁贾斯汀•唐斯(Justin Downes)说:“在中国,人们并不反感高尔夫这项运动。人们反感的是用于建高尔夫球场的土地如何征得的,以及球场是如何建起来的。”

“征地过程是否公平?农民得到公平的补偿了吗?我们之所以看到那么多球场被关闭,就是因为那些球场是违法建起来的。”

今年,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对高尔夫采取了更强硬的态度。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NDRC)关闭了66个非法建起来的高尔夫球场。

中国当局对于打高尔夫球的政府官员也采取了高压态势。

今年4月,中共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Legal Daily)旗下的《法律周末》(Legal Weekly)报道称,深圳市南山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韩江受赂近600万元人民币(合94万美元)。

这些贿赂中包括一张深圳观澜湖高尔夫球会(Mission Hills Golf Club)价值185万的会员卡,这家世界最大的高尔夫综合休闲胜地以拥有12个18洞球场为傲。

然而,此类打压可能不会对压制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增长起到多少作用。

中国2014年举办了自己的PGA巡回赛(中国巡回赛-美巡中国系列赛——译者注),也已产生了自己的职业高尔夫球手,如梁文冲、冯珊珊。

中国的高尔夫球场建设或许已经放缓,但决未停下。深圳观澜湖高尔夫球会将要被在建的海口观澜湖高尔夫度假村所超越,后者建成后将拥有22个18洞球场。

“这是一群有‘抱负’的中国人,”唐斯说。“当人们用心去做好一件事时,他们往往会成功。”
    来源: 网络 责编: Kitt

    上一篇: 60亿不翼而飞 平安人寿回应兑付危机

    下一篇: 广东河源科技局长为升官打造"风水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