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最看重的太子党 你绝对想不到
2015-05-06
——我的老乡徐才厚

  徐最看重的人是李力践,他是原政治局委员李铁映的儿子,当时,他办得的公司叫“金生企业”,位于港湾桥的丽苑大厦,日进斗金,穷奢极欲,他和自己任命的代理人,执行总经理王某等,组织一批有钱有势的人,围着老徐转,把大连都转晕了,他们陪同和安排军头们吃喝玩乐,一切都体贴入微,用大连人的话,叫徐才厚乐得“勾儿嘎的”。


  新华社简短报道说,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虽然,在这之前,媒体就有关于他患病在医院里被监禁的报道,但看到官方这一消息,我还是略感吃惊,为什么他和黄菊一样,都是在出事后的关键时刻病逝,死得恰到好处。这是偶然的巧合吧,但愿不是“被病逝”。反正他再腐败,也是在不对外公开的军事法院审判,官方叫老百姓知道什么或不知道什么,都是容易做到的,他现在死了更简单了。于是,官媒说,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查明,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由于徐才厚病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

  接了大连市瓦房店的“地气”

  这可不是吹牛皮:大连人在较长的时间里,都因徐才厚而自豪,因为他的故乡在瓦房店,那是一个以轴承生产而出名的县级市,是由大连管辖的地方,小时候,老徐就在我家旁边的九三小学毕业,后来读书,入伍,发迹成为将军的,由于他的提携,瓦房店出了不少军中大官,人们不知他们卖官鬻爵,搞近亲繁殖的底细,还误以为“地气”好呢,称瓦房店为“将军之乡”,所以,他的原籍,位于渤海,面积252,5平方公里的长兴岛,曾摆脱海边渔村的贫困,一夜间变成了一个著名的工业港,设有出口加工区和自由贸易区,很是红火了一阵子,那时,我经常去采访新闻,没见过徐才厚,但他的本家兄弟却是有过一面之交的,总的感觉是:农民有钱进了城,当了官,再加上北京有靠山,讲话大咧咧的,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因为徐才厚的关系,大连长兴岛招商引资发展很快,2010年5月,它成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而他的本家兄弟徐长元,当上了管委会主任,相当于副市长级别,当地的官员,商人,谁不想给徐家送点礼,拉点关系,借机升官发财,而对辽宁官员来说,最冠冕堂皇的“礼品清单”是搞项目,在造船业或铸造业,在房地产开发中赚大钱,官商勾结都有份子,都有成绩,因此,上个世纪,薄熙来就和军头徐才厚关系不一般,在土地批租,银行贷款,税收减免等方面,都对徐家兄弟有求必应,总之,在大连以至辽宁省,徐长元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不知道现在中纪委抓没抓他,反正那个时候,大连官场的人没有不给他面子的。

  记得有一年,徐才厚还乡一两次,那场面风光得难以形容,熟悉徐小时候言谈举止的人,对我说,官升脾气长,老徐走道的姿势都变了,像螃蟹式的,那是横着走啊,而他在中小学时,性格是比较内向,老实的,对人是憨厚的,甚至有点木讷和腼碘,但当官后捧得人多了,就彻底地变质了。当时,地方小官连拍马屁,请吃饭轮不上。

  徐最看重的人是李力践,他是原政治局委员李铁映的儿子,当时,他办得的公司叫“金生企业”,位于港湾桥的丽苑大厦,日进斗金,穷奢极欲,他和自己任命的代理人,执行总经理王某等,组织一批有钱有势的人,围着老徐转,把大连都转晕了,他们陪同和安排军头们吃喝玩乐,一切都体贴入微,用大连人的话,叫徐才厚乐得“勾儿嘎的”。

  于是,徐在大连生活过的母校和长兴岛,瓦房店,都把才厚的故事渲染再三,编成书籍,大讲特讲,再加上长兴岛近几年海外招商的巨变,更使老百姓相信,此处风水宝地,人杰地灵,是接了“地气”的,既然地气旺,名声响,财运滚滚,官运亨通,全国各地想发财的,想当官的,想玩美女的,都接踵而至,其中不少人,有的通过“徐老三”结识了老徐,有的只是认识了徐的秘书,司机,情妇,朋友,等等,反正能沾一点光的,都乐得合不拢嘴,自认为接了“地气”,不过听说,自从去年徐才厚出了问题,一些人立即离开了“徐老三”。某韩商在2012年9月28日得知薄被“双开”,仿佛看到中国史剧的大幕将拉开,立即预测说,长兴岛的冬天要来了。

  不用讲小官僚,连那些投资当地的韩国大商家都翻脸不认人,2013年,政治嗅觉异常灵敏的某韩商,知道薄的倒台将拖累徐,而徐的走势将波及其堂弟,其将毁了不正常的“徐才厚故乡产业”,故2012年还缴税3个亿,而2013年开始欠税,2014年达1,2亿,韩商以资金链断裂为由,停工停产,丢下上百亿负债的造船项目走人,涉及人口六七万,立即石化,仓储,临港装备,物流,及60多个房地产楼盘停工,政府三分之一的税收没了,到处一片萧条和哀鸿。2013年过年过后,数千人围困管委会讨要外商拖欠的自资和养老保险,地方官一筹莫展。

  如果政变成功了,老徐了不得

  中国自古以来的史书,均有“胜者王,败者寇”的记载,大连人早就流传着关于薄熙来与徐才厚是铁哥们的传闻,他们都人品不好,却曾有过地位显赫的过去,无疑地,出身官宦之家的“薄三”,与从草根阶层爬上来的徐才厚,都有一个共同点:野心不小,假如他们在2007年至2012年之间,借退而不休的江泽民的实力,和成都军区张海洋的声势,在天高皇帝远的重庆,搞它一次军事政变,依当时“唱红打黑”之初忽悠起来的民意,和京城周与徐联手的呼应,他们恐怕会成功的。

  从目前官方披露的情况看,他们绝对有这个想法,不然,重庆国动委2011年11月10日的那次军事演习,就不会有国防部长梁光烈等多个军头去捧场,而且,选择的时机还是在胡出访美国檀香山期间,我最初有点困惑,为什么他们不敢下决心大干一场,最初,我认为是他们对自己的实力研判有误,比如,他们基于2012年前后的形势,以为在体制内,靠小范围的选票或拉票的阴谋手段,完全可以稳操胜倦,不必去冒两败俱伤的风险,毕竟团派也好,江派也罢,都不想因争权而导致中共垮台。

  后来,当薄和徐先后都失去自由,由官媒披露的情况看,知道他们太贪财,才恍然大悟:除了他们骨子里血肉相连,都不想与政敌鱼死网破之外,最主要的是思想性格上的弱点,是行贿受贿得来的不义之财,害死了他们。毫无疑问,爱财的官员都贪生怕死,因为人死了钱就没用了,所以,他们不敢搞政变,虽然他们拼命追逐权力,不惜任何代价和手段,但目的都是用权换钱,享受富贵荣华,他们没有政治理想,必然胆怯而失去良机。

  在这一点上,薄熙来与他们的父辈不一样,他爹薄一波参加革命,跟随老毛打江山时,是房屋一间,地无一垄的,穷得只剩下一条命,所以,打土豪,分田地,那时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假如他有一点拼命的精神,有一点廉洁之风,就不会输得那么惨。而对徐才厚来说,更是先天没有反抗精神的基因,他从基层入伍,就学会了拍马屁,是靠言听计从,亦步亦趋,请客送礼,行贿受贿上去的。江泽民本身是太子党,愿意找几个草根出身的惯于熘须拍马的草包,当他的马仔,徐才厚,郭伯雄就是这样一类型的人,之所以,江退位后依然在“八一大楼”设立办公室,对胡温垂帘听政,就是利用了徐才厚对江的感恩和盲从。

  现在,人们从官媒知道了,薄熙来与王立军反目为仇的原因,除了王局讲的杀人案,还有薄在法庭上透露的谷王奸情,像这样的一些私心重,贪财好色的家伙,虽然身在高位,会上讲得十份动人,但骨子里是见利忘义的,连“窝边草”都吃光,从互相利用到彼此残杀,角色的转换,只在弹指一挥间,所以,他们不倒台才怪呢。假如他们不是这样的乌合之众,2011年,他们应当有把握,将历史的“陪都”变成“京城”,“国宾护卫队”就名至实归了,那样一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等人,一定会被薄熙来包装成“大贪官”,薄当过大连宣传部长,做文字,搞演讲,鼓动民众情绪是内行,这一点也不用怀疑,不论如何,包括重庆的民众在内,全国将一片欢呼。站在天安门阅兵的主席台上,徐才厚是少不了的。

  一死百了,令人感叹不已

  近日读网络新闻,说徐才厚死时恰好该案公布了一年,并正值两会闭幕,更多的与论焦点集中在死因上,据我分析,官方有意害死他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既然习王有实力拿下他以正军纪,以警同僚,就当然希望他活到判刑之后,成为反面教材,至于涉及军队内部的贪腐丑闻,可以在军事法庭里消化,外界难以知情,这都不是问题。我认为,徐才厚之所以“双规”后一年死去,等不及上法庭,病情恶化,主要是思想情绪左右了身体状况,俗话讲,人逢喜事精神爽,反过来,像徐这样人被抓之后,家被抄,钱被没收,名声被搞臭,自然心情压抑而忧郁,病情必将恶化。

  但愿徐在临死前明白一个道理:生命的有限性决定了人生的短暂,故此,钱财再诱惑人,也是身外之物,但他和薄熙来一样,从生下来,就起了一个不雅和不吉利的大名:“财厚”,虽然他爹用了“才”,不带“贝”字旁,但古文都是一样的,所以,天生爱财如命,敛财16个亿,据《凤凰周刊》报道,对其抄家时,光现金就多达一吨重。而与其翻脸的一个军队情妇还曾在另一处“收金地”拉走一面包车的现金。可见,他多么贪婪啊,这也折射出中国的军队被“黑金”腐蚀的何等严重。

  像他这样的“三星上将”,吃喝玩乐都由国家供养,要那么钱有何用呢?实际上,有很多下级行贿的票子,他也没开封过,谁送的都忘了,而众多的房产也不可能都住过,他的老婆孩子索贿受贿,他也未必全知情,看来,主要是社会风气助长了他的恶习,而他的榜样作用又加剧了军内的贪腐之“瘤”,这有点像他后来患上的恶性肿瘤,刚开始是某一点,后来渐渐地扩散了,散得无边无际,整个的没治了。他真的太傻,假如把钱用了,也有点意思,他只是干存着,还不如薄熙来,薄把贪来的巨款变成儿子的学费,而从瓦房店农村走出的“土包子”,把钱完整地放在地下室里,给国家保存得好好的,一分“保管费”也不收,一分也不花,只要一付手铐,贪婪得令人不可思议。

  正如薄熙来一样,他们的名字都储存了生命秘码,都有“贪财”的意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薄熙来从上个世纪与太太连手办公司,名利双收,一直贪到2012年4月10日垮台,而法庭上的自辩,更是凸显了虚伪和狡诈,他变着法儿在法国巧取豪夺的别墅,一天也没住,只给自己带来了无耻的罪恶,如今在“秦城国”里连肠子都悔青了,与他的哥们老徐不同,人家死得利利索索的,虽然留下一些文字证据,毕竟死无对证,很多受其牵连的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可以高枕无忧了;而且,鉴于先生死了,16亿大都入了国库,总要多给家人留一点生活费吧,而且,也可能对亲友从轻处罚了,毕竟人死如灯灭,还得照顾留下的一点余光,同时,陪同他的专案人员可以由针对“东北虎”,转向“西北狼”,王歧山的兵马还是有限的,就是再多,也想换换口味和战场的。这真是“江山代有贪官出,各领关注三两年”啊。

(作者:姜维平)
    责编: Lisa

    上一篇: 南早:北京成立国际法团队助遣返逃犯

    下一篇: 上海出台新规严禁市级领导干部家属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