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组织:中国水污染及安全2015新挑战
2015-02-21




十二五规划对水污染的治理还不是当局所说的那样(图片来源:网络)


2011年5月当局出台了“十二五”正式规划,今年是该规划的最后一年,其中“一系列治水计划和目标”正面临一个检验,大陆的水污染及饮水安全究竟“治理”得如何?海外环保组织最近的文章称,中共当局困难重重,大考答卷难以合格。

海外的环保网站2月20号发布的“中外对话”报告说,当局的“十二五”是2011年到2015年的“五年规划”,该规划就“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提出了一系列“从水源到龙头”的颇具野心的饮用水水质保障目标,涵盖水处理与供水系统。

该对话报告说,当局为达到这一目标,包括中共国务院、发改委、环保部在内的多个中央部委在2011与2012年两年间,共计投入近7000亿元人民币。而“新国家饮用水标准”也在此期间出台,并按照该标准展开“全国饮用水水质提升与标准化运动”。

饮用水不达标 降低标准也不行

“中外对话”报告表明,在大陆,饮用水安全将是即将出台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规划》(也即“水十条”)的重要内容。在中共当局的“水十条”即将推出之际,“中外对话”与大陆水危机试图对大陆城市与农村供水的实际状况发表报告。这份题为《中国饮水安全长征》的报告将对水源保护、水金融与水治理作出分析。报告预计将于2月下旬正式发布。报告结论显示,中国大陆城市水质数据并非完全可靠,农村虽执行放宽标准,却依旧面临不能达标的挑战。

安全饮水开始“普及” 供水水质状况并不明确

报告称,该五年间,中共当局“继续为2.98亿农村人口提供安全饮水,并将城市公共供水普及率由90%提升至95%”,有更多的中国人开始享受公共供水服务,但供水水质状况并不明确。

报告点名,当局启动了评估,但评估报告“涉密”,并未对外披露。

淮河:边治理,边污染

当局远在1995年就承诺“五年淮河水变清”。20年后仍旧如此。自由亚洲电台就“中外对话”的报导中引述被称为“淮河卫士”的北京民间环保活动人士霍岱珊的话说,在中国大陆,水污染的治理和水质提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淮河也不例外。

该活动人士表示,淮河治理水质有所好转,但只是有些河段,“与此同时,淮河有些支流有出现新的污染源,有些企业直接向淮河排放污水,边治理,边污染,这是一个极其复杂和漫长的过程。”

报导显示,霍岱珊领导的民间环保机构组织民众对污染企业的排污情况进行监测,掌握有第一手资料,其中包括企业公布污染数据,污水中的的重金属含量、浓度、对人体有哪些危害。这些对污染企业起到了一定的监督作用。

政府弄虚作假,使得太湖污染问题日益严重

自由亚洲的报导中在例举太湖污染的问题上,也引述江苏无锡的环保人士吴立红的话说,中国大陆的水污染治理是雷声大,雨点小。就拿太湖的水污染治理来说,2004年太湖就因为化工厂的废水污染出现蓝藻。

该环保人士说,“2004年太湖就出现蓝藻,我在无锡电视台强烈呼吁地方政府重视这一问题,但是当时担任无锡市委书记的杨卫泽根本不重视这一问题。”

吴立红还举出2007年5~6月间爆发严重的蓝藻污染事件引发的民众恐慌称,“造成无锡全城自来水污染。生活用水和饮用水严重短缺,超市、商店里的桶装水被抢购一空。”

对此,吴立红就无锡当局的说法表示不满:无锡方面坚持认为,“太湖蓝藻是持续高热造成的,国家环保总局认为既是天灾也是人祸。”但是,真正原因“是当地政府为了经济业绩大量兴建排污严重的化工厂,对太湖污染治理不力造成了蓝藻恶性事件。政府的弄虚作假,使得太湖污染问题日益严重。”

政府作为中的问题

海外的环保网站的“中外对话”也就大陆要达到“安全饮用水的目标”提出观点称,目前专制体制下,需要克服的障碍太多:包括目前产权不清、水价机制不明、市场机制不成熟、农村商业模式匮乏等,同时跨部门间的职能分散与重叠也为中共当局的饮水治理带来挑战。

“中外对话”认为,中共当局分而不治的“九龙治水”现状,是政府管理系统导致的。而建立一个跨部门的水管理和协调机制;建立从国家到地方的饮用水质监控体系、从水源地到水龙头的水质保障技术体系、监控预警和流域综合管理体系,或许可以改变现状。

据悉,王岐山第三专项巡视组在今年2月的牵扯环保问题的“情况反馈会”后,陆媒有报导称,在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简称“水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方面,存在套取财政资金现象,“环评违法违规”等方面,这些在“中外对话”中则没有被提及。



    责编: Amy

    上一篇: 杨佳再现 石家庄恶霸村长年初一被村民枪杀

    下一篇: 北京20万人踏雪逛庙会 玩具羊最热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