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的PPP 新一轮「公私合营」的变种
2016-09-24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本届中国政府一再表态:过去几十年以来,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已经成为过去。想要保持经济的长期稳定,风险可控的发展,就必须在经济结构上做出调整,减少官方对经济的干预。靠政府大规模投资带动经济发展,再次施行类似「4万亿」投资等强刺激政策的可能性几无可能。那么,除此以外,本届政府还有甚么灵丹妙药来解救当前疲软的经济呢?解药似乎只有一个:那就现在被炒的火热"PPP".即(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即政府和私人资本的合作。按照中国官方的解释:是指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融资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与08年「4万亿投资」相比,区别在于这次PPP超强经济刺激是引入民间资本,提振民间投资,来缓解政府的资金压力,避免政府过度举债。

PPP是指政府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过程中,让非公共部门所掌握的资源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事实上,PPP并非中国政府首创,而是1982年诞生在英国。当时英国的经济状况应该说与今天的中国有相似之处,只不过中国面临的经济问题更加严重。整个70年代,英国社会危机四伏,物价飞涨,生产停滞,失业率高企。许多国有企业,政府干预过多,造成企业缺乏活力,成本上升,效率低下,亏损严重。当时的执政党心急如焚,但又无计可施。直到撒切尔夫人上台执政,强力推出一系列政治,经济措施。特别是采取了「国有企业私有化「政策,主要包括:出售国有资产用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减轻负担。吸引国内外民间投资者购买企业股票,激活投资,从而繁荣市场。1979年-1989年十年间,40%的国有企业出售给私人,到1990年11月,撒切尔夫人辞职,除了铁路,煤炭,皇家邮政没有私有化外,其余行业全部私有化。英国的经济逐步恢复了增长的活力,经济企稳,社会矛盾减少。当然,整个推行过程非常艰难,伴随着人们的质疑和各种阻力。撒切尔夫人无所畏惧,坚持施行的政策,最后取得了成功,这因此被被大家称为「铁娘子」。此次中国政府主导推行的政策与英国不同的是:中国版的PPP 不是」国有企业私有化」,而是引进私人资本,形成合作企业。

2014年下半年,中国财政部下发了20个PPP项目在全国各地作为试点。2015年,PPP项目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国家发改委数据库显示,2015年,第一批PPP项目共1043个,总投资1.97万亿元。同年第二批PPP项目共1488个,总投资2.26万亿元。截止2016年6月底,财政部PPP中心平台项目库中共有8864个PPP项目,总投资额高达9.8万亿元,未来几年预测会达几十万亿投资额。但是从内容上,与欧洲国家的PPP不同的是,欧洲国家的PPP项目主要集中在医疗,教育,和社会服务等领域。而中国则依然是基建为主,而与老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教育,医疗和养老等产业却几乎没有。在地域上集中于中部地区,主导方式还是地方政府推出的基建项目,其中市政项目占35%,水务占27%。与温家宝执政期,没有根本上的改变。

中国历史上一再延续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博弈关系。本届政府也不例外,其实质就是要控制住地方政府出于政绩的投资冲动,把地方债务关进笼子里以避免爆发地方债务危机。PPP项目的推出就是避免出现温家宝政府」4万亿投资」的后遗症。从操作层面上,把过去3-5年建设期一结束就要付清的款项,转变为20年的分期付款方式,这样一来,此项债务不计入地方政府债务的「影子银行模式」。PPP项目分运营和非运营,90%的项目预计都是非运营项目。私人投资者每年拿基本固定的分红作为投资汇报,且长期回报率偏低。

PPP项目从去年推广以来持续至今,政府层面,特别是地方政府十分踊跃,但民间反响并不强烈,远非政府所期盼的那样。可以说,PPP项目官方热,民间冷,两极分化严重。实际上,中国民间资本投资热情衰退几乎从从本届政府上台伊始就初现端倪,2013年之后,民间投资增速明显下滑。如今,民间投资面临负增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资本外流压力与日俱增。除了本国生产严重过剩,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人民币贬值等经济层面上的原因外,政府干预经济过多,垄断行业几乎占据所有的领域,民间投资渠道狭窄等政策上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民营企业发展艰难,大规模地倒闭,老板跑路,失联,更多的是在向海外转移财产,移民海外。出于投资安全的考虑,以及资产安全的考虑,乃至于人身自由,安全的考虑,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资本是逐利的,但更是寻求安全性的。 实际上就是对政府丧失了信心,对中国经济的未来丧失了信心。十几年前,温州商人大量投资山西的煤矿,伴随着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却被政府部门以煤矿安全,产权不清等理由动用各种手段,把这些煤矿低价收回国有,不少温州商人告状无门,有些人甚至生陷囹圄。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很多民营企业家以「涉黑」为名入狱,财产被没收,充公,有些人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有些民营企业家至今住在海外,不敢回去。再联想到薄之父辈们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以「公私合营」的名义,强行与民营资本家合营,逐步发展到让其不参与经营管理,只拿一个低于银行利息的回报,等于是被强行驱逐出公司,进而到资产全部充公,直接化为国有。资本家,企业家最后是家破人亡,成为最早被「消灭的阶层」。

PPP这种外来的模式,被引进到中国后,基于现有的国家制度一定会改变其原油的本质-这种「公私合作模式」体现的是法制的健全,对投资人的保护;政府的诚信和契约精神,合作双方是一种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引用德国一位经济学家的话:PPP没有一定之规,就是一种契约。因为中国社会根本不存在这种官方和私人的伙伴式合作关系,所以再好的PPP也无法发挥出本来应有的作用。香港有媒体称之为:另一种「庞式骗局」。准确的说是新一轮的「公私合营」。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阳光保险举牌 伊利股份紧急停牌的背后

    下一篇: 网曝一线城市经济黑幕 “北京惨上海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