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颂君王圣明,谁知乌鸦之雄雌?

都颂君王圣明,谁知乌鸦之雄雌?

2016-08-26


“都颂君王圣明,谁还能辨清乌鸦的雄雌?”国人无非议,并非是吉兆啊!

这件事发生在纪元前337年,战国争霸时期。

卫国的国王,言语和决策不正确。但群臣随声附和者很多,大家都赞颂君王圣明,如出一人之口。

子思(孔子的孙子,当时有名的思想家、政治家)说:“我对卫国的看法,正像《论语》中所讲的:君不像是君,臣不像是臣。(原文是:“以吾观卫,所谓‘君不君,臣不臣’者也!”)”

有个复姓公丘的贤士闻之大惊,问道:“你根据什么这样说呀?”

子思解释道;“作为国家的君王,如果自以为是,就会听不进大家的意见。认为事情做得对而自以为是,还会拒绝大家的意见;又何况群臣随声附和不正确的事情,来助长邪恶呢!国君不审察事情的是非真相,而喜欢别人赞扬自己,没有比这更昏暗了。臣子不思考是否合乎道理,而阿谀求荣,以此来求得主上的好感,没有比这更会巴结的了。君王昏暗,群臣奉承,以此高居百姓之上,百姓是不会拥护的。如果这种现象,不加制止,国家就不成体统了。”

子思更进一步的对卫国国君说:“长此下去,您的国事将会越来越糟呀!”

卫国的国王问道:“这是什么原因呢?”

子思回答说:“这是有来由的呀。因为您讲话自以为是,大臣们不敢矫正其不对;大臣们讲话也自以为是,下官和百姓们,同样也不敢矫正其不对。君臣既然自认为贤明,下边就会同声称赞贤明,因为称赞贤明,就会被看成恭顺而获得富贵;矫正错误,就会被视为抗逆而受到灾祸。这样下去,正确与善良还会从哪里产生呢!《诗经》说:‘都讲我(指国君)圣明,谁还能辨清乌鸦的雄雌呢?’这不正像贵国的君臣关系吗!”(原文是:诗曰:“具曰余圣,谁知乌之雄雌。”抑亦似君之君臣乎!”)”

(事据《资治通鉴·周纪一安王二十五年》)
    来源: 网络 责编: S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