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纵谈:话说“景语皆情语”

写作纵谈:话说“景语皆情语”

2016-06-15

文艺作品离不开景物描写。关于景物描写的性质和作用,王国维在《人间诗话》中说 :“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撮要精辟,颇耐寻味。

“景语皆情语”,首先说明了写景和抒情二者之间的紧密关系,这使人联想起清人刘熙载的一段话。他说,《诗经》里有一首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写得清幽蕴藉,读了令人感动。这首诗的好处,就是借景物的描写,来抒发感情。如果抽去关于景物描写的文字,那就只剩下“春往、冬来”四字而已,便不成其为好诗了。(见《艺概.诗概》)可见景物描写有助于感情的抒发,并能为文艺作品生辉增采。刘勰《文心雕龙》说:“山沓水匝,树杂云华。目既往还,心亦吐纳。春日迟迟,秋风飒飒。情往似赠,兴来如答。”也很形象地说明了景和情的关系。

“景语皆情语”,明确地道出了景物描写的感情色彩。这正如古人所讲:“非物无以见我,而观物之时,自有我在。”“物因情变”。“物皆着我之色。”这就意味着:客观地景物描写是不足取的;这就强调了:景物描写应该融入作者深厚的感情。写景之笔,愈是赋予深情,便愈能扣人心弦。如杜甫的〈春望〉:“国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花鸟本是平常悦目赏心之物,由于注入了诗人忧国思家的至情,所以观花反而溅泪,闻鸟便觉惊心。景中包蕴著深情,成为传世的名句。

景语传情,又有两种方法。一是正面描写,如写人物的欢乐时,则是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写人物的不幸时,则是凄风苦雨,愁云惨淡。景与情是相辅相成的。另一种方法为反面描写,即所描写的景物与人物的感情、遭遇等恰恰相反。如《红楼梦》写林黛玉归天时,境况本很凄凉,但作者却偏偏写此时飘来“一阵音乐之声。”这样写的作用,正如王夫之所谓:“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使处于矛盾环境中的人物、性格、命运,更加突出,更加鲜明。

“窥情风景之上,钻貌草木之中。吟咏所发,志唯深远;体物为妙,功在密附。”( 刘勰语)全面地理解景物描写的性质和方法,使之成为表情达意、刻画人物的有力手段,对于文艺创作,是十分重要的。
    来源: 庄敬 责编: S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