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战兢兢  如履薄冰 成就超凡眼力(下)
2019-04-14

成熟的经纪人不仅要有眼力,还要有眼光。要比藏家看的更远,这个要求本身就比较高。目前,(中)国内能做到的行家很少。所以,很多买家自己买。典型的例子:买封面和封底的刘益谦。刘益谦是聪明的艺术品购买者,早年在拍卖会上,他特别青睐拍卖图录的封面与封底。一方面,能做封面和封底的器物都是本场拍卖的好东西,要不也不会上封,值得买。另一方面,估计是出于安全考虑。你拍卖公司总不至于把假货放封面吧?那是砸牌子、损声誉的事。这也许就是那个阶段,出于无奈而想出的聪明购买方法。但凡有个可信的经纪团队,也不会用这个办法,这得多花好多钱。刘益谦在中国不是最有钱的,但他俩口子是最舍得在艺术品上花钱的。在(中)国内还有一些这样的富豪,但绝对数量并不多。较(中)国内现有富豪的比例,相对数量就更少了。等醒过来想玩的时候,必定又是高价接盘。先觉的这批富豪们,不管是出于喜欢,还是投资,但他们的每一次出价都直接而有力的推动著中国古代艺术品的前行。

我理解的玩家和藏家是两个概念。成为一个玩家比成为一个藏家容易的多,因为条件更宽松。玩家以“玩”为旨,图的是乐。今天买,明天也可以卖;高兴就买,不高兴就不卖,给再多钱也不卖。让你有钱也买不著,急死你。没别的,就是看你不爽,不给你。这就是玩家,喜欢就买点,不强求系统收藏。而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藏家,却有著近乎苛刻的条件。不仅要喜欢,而且要有钱,二者缺一不可。关键是有体系的收藏,买完后,还要能留住,一点点攒。有时不见得多喜欢,但为了凑个品种,也会买。为了等件货,会惦记好多年,耐得住寂寞。最关键的是要遇对人,这是买对藏品的捷径。很多想成为藏家的收藏爱好者都牺牲在了收藏圈的边缘。

能进入到正道收藏的藏家都是幸运的。多数“藏家”就没这么走运了,还没走入正道,就被买死了。这种现象很普遍,大多数刚开始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热爱收藏,也有很强的购买实力,可歧途总是越走越远。许多人钱都烧干了,岁数也大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起码得了个乐呵。最悲惨的是人生都要走到尽头了,才醒悟过来,连赚钱的时间都没了。其实有些所谓的“国宝帮”,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的收藏是怎么回事。只是被骗已久,醒悟时已所剩无多,没了退路,无法给亲友、家庭一个交代。于是被迫继续骗下去,骗自己、骗亲友、骗他人,苟且剩余的人生。类似的案例很多,都是啼笑皆非的收藏,举不胜举。古玩行就有这个特性,很多品类的新老标准全靠目鉴、嘴说。这就给兜售假货的人很大的回旋余地。这是一个圈子问题。卖假货的基本都活跃在收藏圈的外围,专候初藏者。这帮人很厉害,巧舌如簧、黏性很强。不管你多有钱、多睿智,但凡一点虚荣心被抓住,一点骄傲心被利用,就把你坑死,没商量。结果导致很多兴趣收藏的人要么“死”在这片沙滩上,要么知难而退。真正能躲过这轮炮火进入到玩真货内圈的人少之又少,成了幸运儿。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香港神秘父子:坐拥元青花精品数量位列全球第三(上)

    下一篇: 香港神秘父子: 坐拥元青花精品 数量位列全球第三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