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官员的朋友圈 有人手机存几千商人号码
2016-12-14


日前,陆媒曝光了江苏淮安市商务局前局长孙健的“朋友圈”:其手机里储存了几千个商人老板的手机号码,曲线敛财。从那些被查处的中共官员一系列腐败案件看到,几乎每个“大老虎”、“小苍蝇”背后都有一个隐密的“政商朋友圈”,相互勾结,进行钱权交易。

今年8月23日,孙健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人民币。经查,自2002年至2014年,孙健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23.722万元人民币、美元0.1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37.1万元的购物卡、价值3万元港币的购物券、价值5698元港币的三星NOTE3手机一部。

据陆媒12月13日报导,孙健的手机竟存储著几千个商人老板的手机号码,光是从头到尾翻一遍就要好几分钟。对于孙健来说,这些号码是一种资源,一种可以用职权获取利益的工具。

报导说,孙健的主要犯罪有70%是在其担任商务局局长以后。他利用手中审批项目、推销产品、项目招引、外资考核、争取资金、职务晋升等权力,投资商铺、入股典当行、推销酒水、放高利贷……敛财之道可谓五花八门。

自2002年至2014年,孙健利用担任淮安市政府副秘书长、行政审批中心主任、商务局党组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先后敛财共计折合人民币16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报导称,他是一个利用职权大肆敛财、“台上反腐败台下搞腐败”的“双面人”。

报导说,随着有求于孙健的单位、企业越来越多,慢慢地,孙健对于收受三千五千、万儿八千的钱卡已经习以为常;甚至逢年过节,孙健会特意待在办公室等人来拜年“送礼”。

据报导,孙健80%的受贿额都属于新型受贿方式。他很少用自己的名义收受贿赂或投资,亲戚朋友成为他掩人耳目的挡箭牌:购买大运河广场商铺是以其父母名义;入股聚缘典当行是以其外甥名义;投资盱眙农村商业银行是以其外甥女名义;在淮安某房地产集团董事长黎鹏处低价购买门面房高价返租是以商人陈富的名义……

近年来,从那些中共落马贪官的腐败案件看到,几乎每个“大老虎”、“小苍蝇”背后都有一个隐密的“政商朋友圈”,进行官商勾结,钱权交易。如斯鑫良、令计划、季建业、万庆良、周永康、刘汉……

今年12月13日,中共浙江省前政协副主席斯鑫良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据报,斯鑫良连续8年担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建成一个庞大的政商结合的省内朋友圈,并通过同乡富商楼忠福的关系联系上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

南京前市长季建业伴随着仕途的升迁,这些“朋友”也一路相随,在他为官之地经商,为季建业在经济上提供帮助,而季建业则在商业专案上对他们予以照顾,彼此帮忙,形成利益链条。据报,199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季建业与7名商人产生利益输送。

据报,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在广东官场其地产商朋友多是出了名的,万庆良的腐败问题,最大的就是和房地产开发商交往过密,公权私用、权钱交易,牵涉到房地产腐败。

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曾表示,中共政协前副主席苏荣腐败案就是典型的家族腐败。苏荣曾“忏悔”称,家就是“权钱交易所”,他本人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全家老小参与腐败。

不只是苏荣,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再到刘铁男、郭正钢,这些“大老虎”落马的背后,揭开的均是从妻子、儿子到兄弟等亲属触目惊心的家族式贪腐利益链。 
    来源: 古清儿 责编: Kitt

    上一篇: 李小鹏履新百日 多次表态拥“习核心”

    下一篇: 北京一天4名副部级官员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