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下,更大黑幕  聂树斌案追责,中南海促新局
2016-12-09


中共最高法院122日宣布,21年前以强奸和故意杀人被判死刑的聂树斌无罪,属错案错杀,予以纠正赔偿。21年来「到处奔波,到处碰壁」的聂树斌母亲张焕枝表示,在国家赔偿之后,准备向涉案相关人员继续追责,不会放弃。此案在此时平反,其影响已远超人们事前的预料。
 
司法黑幕一手遮天
黑幕掩盖更大黑幕
 
当年官方对此案描述,19948月,聂树斌尾随女工康某,拖至玉米田打晕后强奸,再用身上的花上衣勒死。石家庄郊区公安分局办案员「奔波认真调查访问」、「艰苦细致工作」,并「巧妙利用攻心战术和证据,经过一个星期的突审」,聂终于供认犯案,1995427日执行死刑。
 
20051月,王书金河南落网后供认,自己是10年前玉米地奸杀案真凶。媒体曝光「一案两凶」引发关注。河北政法委组成工作组,重新调查聂案,但2007年底,张越由公安部调任河北后,该案再无下文。
 
2016611日,《搜狐网》披露,在政法系统一手遮天的河北政法委书记「河北王」张越,亲自坐镇三天,逼迫真凶王书金「翻供」,还在开庭前进行「模拟审判」。并引述知情人表示,21年前,公检法机关曾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它证据,要求改判。许永跃则下令要杀,而且快杀。香港《动向》杂志20154月披露,许永跃当时刚任河北省委副书记不久,急于出政绩,批示对聂案从重从快。
 
中共政法委系统自周永康以下高官纷纷落马后,聂案仍举步维艰,暗示著来自更高层的阻力和黑幕。《财新网》6月报导称,真正的彻底追责不可能,因为「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儿又太大」。
 
五大疑点,一大焦点
为器官「按需杀人」
 
此前海内传闻,快速枪决聂树斌是因为其他的肾跟某中共外交部高官(章某)配型成功,急需器官移植来救治该名高官。网民搜索发现,曾任职外交部的一代名媛章含之(曾是毛钦点的英文老师)恰在1995年肾病加重,后来回忆录中称又「多活了12年」。章含之的女儿、知名媒体人洪晃辟谣:「我母亲的确换过两次肾,她是1995年得肾炎,透析一年多以后换肾。第一次换肾是在北京朝阳医院,第二次是7年以后在上海长征医院。两个医院没有透露肾源。」她强调母亲换肾在1996年,而聂树斌1995年被处决。
 
然而,2015428日山东高院关于聂案听证会中,聂案律师李树亭指出了该案卷宗中的五大疑点。427日执行死刑照片中,聂树斌跪在雪地上,穿着羽绒服,执行人员穿着厚重的冬装。而气象局数据显示,石家庄当天温度25.8摄氏度,19954月至19962月仅3次降雪,都在96年初。死刑当天《验明正身笔录》上的签名非聂树斌笔迹,临场指挥员和监督员栏目都是空白,违反规定。「口吃的厉害」的聂树斌,两小时内竟完成了数千字供述内容。疑点还包括:尸体高度腐烂为何作案工具花衬衣清洁可辨?
 
中国司法系统长期以来被指控「按需杀人」。洪晃表示:「虽然我肯定我妈妈的肾移植与聂案无关,但是我不能肯定她的肾移植跟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无关。」
 
比盗取死囚器官更黑
器官量供大于「囚」
 
《凤凰周刊》201311月曾刊文〈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指,过去10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兴盛,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无须等候、快速配对的奇蹟,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国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截至2005年底,中国已累计肾移植74,000多例、肝移植逾万例、心脏移植4,000多例。特别2002年以来,每年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0,000例,2005年达到12,000多例。
 
《凤凰周刊》指出,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000人左右,而官方公布每年全肝移植4,000例(实际数据可能还会多出34倍),即使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至少需要从12,00020,000个死刑犯中挑选。
 
美国卫生部报告,由于器官移植要求时间短、匹配难度高,在美国等待肾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2000年前的中国移植界也是这样。然而2000年后,特别是20032006年间,大陆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似的巨大增长,由于器官来源充足,等候时间也大大缩短,有的医院网站广告称,等待时间甚至48小时以内。
 
政治雾霾下,心灵的阴霾
平反:中南海搏杀新局面
 
新闻视频上,聂树斌之父得知消息后嚎啕大哭,称第二天去给儿子上坟,还发表了一段政治声明:「谢谢习近平主席。」「你依法治国,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为你点赞。」
 
中国问题专家石涛指出,儿子死了,有甚么可感谢的,可感恩的呢?「中国共产党的灭绝人性的一面,彰显出人是有等级的。而生活在最下层的人,任人宰割。儿子被人杀了后,后面那官说,对不起杀错了。结果这当爹的感谢并给他下跪。人失去了尊严,不知道怎么尊重自己,这是一个具体的表现。」
 
石涛表示,其实应该是习近平感谢聂家,因为前面的邪恶,给今天习近平有这样的机会,来表达他做人应该做的那一面。「聂树斌的案子本可以不碰,但一旦碰,碰了就是聂树斌当时这个案子,为甚么能出现和它真实的一面,对吧。碰这个案子,是为了兑现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所以它是完全一个政治上的需要,中南海搏杀的需要。」


曝光政治对手最大的罪恶,博取民心,表面习近平在中南海所遇的阻力已失效。而作势追责的舆论,或预示著宜将胜勇追穷寇的新局面。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国人出国使用手机  监控依旧如影随形

    下一篇: 前中共外交官纽约过堂 检方称“水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