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被水淹告急 全城骂中共
2016-07-07


中国大陆长江中下游地区,以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雨。截至目前,官方统计已有26个省区市1192县遭到洪涝灾害,受灾人口3282万人。堤坝决口、泥石流、内涝,到处水势汹涌,一片汪洋。年年治涝年年涝,且愈演愈烈,受灾民众怒骂中共官员。

武汉因连日暴雨,市民上载的照片上可见马路尽是泥黄积水,车辆半淹,市民撑伞涉水而行,甚至出动橡皮艇。部分地铁站、火车站关闭,站内更不乏大堂泛水、楼梯成瀑布等画面,安检职员更狼狈,赤脚站在X光机前。



武汉地铁。(网络图片)



武汉地铁站内的楼梯。(网络图片)



武汉市,一片汪洋。(网络图片)



武汉街道,橡皮艇成交通工具。(网络图片)


大陆媒体评论称,今年武汉降雨量无疑可比拟98年长江大水灾,但“百年不遇”几乎成为近几年所有地方暴雨袭击后“看海”的原因。“雨涝险情成为如今的常态,却透著一种不正常。”

评论指武汉边搞水利,边在城市化过程中消灭具蓄水能力的自然湖,近50年来已有100个自然湖消失。另外巨额的工程款造出众多“豆腐渣堤坝”,养肥了诸多水利官员。

天然湖消失 大自然的蓄水能力被破坏

凤凰网一篇评论文章《除了这届雨水很行 还有哪里出问题?》称,今年一些原本就不会淹或者想不到会淹的地方,也都成了泽国。雨涝险情为何一年比一年严重?

过去苏南地区河道纵横交错,水流通畅。梅雨季节水势虽猛,但雨涝造成的伤害有限。文章认为如今水灾一年比一年严重是由于围湖造田、填湖造楼所致。

文章写道,“自人民公社围湖造田围河造田以来,河网开始被破坏。人民公社瓦解之后,乡镇工业勃兴,尤其是这些年,各地政府为追求经济发展,都把精力投注到招商引资工业园区和城镇化的建设上,规划注重了园区小区厂房公路,基本无视了河道的管理。新型城镇化及所谓万亩良田政策,迁房并村造小区,腾笼换鸟,为工业园区开疆拓土,致乡村的生态被极度破坏。”

作者表示,那些曾经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清水粼粼的河道,被填埋的填埋,被堵塞的堵塞,被污染的污染⋯⋯

作者以湖泊比喻人体的毛细血管,说:“在貌似整洁的现代表征下,大地的毛细血管被堵塞,它的蓄水和自我调节功能,被野蛮的工业化城镇化彻底破坏了。在经济发展与利益勾连的时代,没有管理者会关心大地的哀痛,而关心的利益相关者,对此却无权置喙,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地的命运被改变。”

网易7月5日发表文章《湖北湖泊面积五十年消失过半,加剧洪涝灾害》中介绍,长江中下游地区湖泊众多,这些湖泊对洪水具有明显的调蓄作用,可以通过暂时蓄纳入湖洪峰水量,削减并滞后洪峰,减少洪水造成的危害。但是不合理的围湖造田活动造成湖泊容量下降,减弱了湖泊分蓄洪水的调节作用。

20世纪50年代长江中下游地区曾出现过大规模的围湖垦殖活动,使大量湖泊消失,湖泊面积锐减。根据相关统计,湖北省在20世纪50年代曾有0.1平方公里以上大小的湖泊 1309个,湖泊总面积8503.7平方公里。由于大规模的围湖造田,到80年代时,湖泊数量下降到838个,湖泊面积大幅缩减为2977.3平方公里。

与此同时,湖泊容量也从50年代的130.5亿立方米下降到56.9亿立方米,湖容下降了51%,而有效调蓄容积仅为30亿立方米,仅为中共建政初期的 26.6%。江汉湖群中最大的洪湖在三十年间面积下降了38.9%,蓄洪量也降为10.19亿立方米,调蓄洪水的能力严重退化。

98年官方坦承破坏生态造成洪灾 18年来越治越坏

1998年那次大洪水依然历历在目,伤痛还未平复,18年后,类似强度大暴雨再次成灾。1998年2月24日,中共国家环保局生态处长庄国泰在接受“中新社”专访时坦承,其实人为因素造成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才是98年大洪水肆虐的真正主因。

庄国泰表示,当年长江洪水流量并非有史来最大,之所以连连创下新的水位纪录,和长江流域的生态长期遭到人为破坏有直接关系,植被破坏必然造成水土流失,大量泥沙涌入江中抬高河床,才会形成现今“小雨量,高水位,大水灾”的局面。

长江流域长期来的乱砍滥伐已使森林面积大幅下降,上游森林覆盖率已由50年代的30~40%,下降到10%。整个流域的水土流失面积已增加到56万平方公里,占全大陆水土流失面积36%。

当时专家呼吁,“环境保护刻不容缓,长江水患要从源头抓起。”但是18年后的今天,水患未除,且愈演愈烈。有评论表示,中共官方不是不知道,而是做不到。为了GDP、为了利益,一方面破坏生态,一方面贪污工程款,制造众多“豆腐渣”。

武汉水淹 全城骂中共

2013年前时任武汉市水务局局长左绍斌称,该局准备投资130亿元人民币,用3年完善排水体系,实现日降雨200毫米、时降雨50毫米,中心城区不浸的要求。但今年自6月30日起至7月6日,武汉7日的降雨总量共580毫米,日均降雨量未达200毫米,市内却如汪洋。不少网民质疑130亿哪儿去了?

湖北武汉新洲区举水河发生特大洪水,江堤溃口七十多米,附近六个村庄、一个社区被淹。当地村民和官员称,举水河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然而,在武汉水利堤防中心的账目上,举水河西堤加固工程赫然在目,工程造价为3000多万元。

据大陆媒体曝光,武汉水利堤防中心前主任唐某8年间经手受贿工程造价近10亿元,其中就包括此次溃口的新洲举水河凤凰西堤加固工程,其任内96次收取业务往来单位及个人160多万元贿赂。

而唐某的上司、有武汉“河堤王”之称的武汉市水务局前副局长刘东才,曾分管武汉水利堤防建设12年,2015年8月,刘东才因受贿559万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刘的老下属、武汉市水务局前副巡视员徐木生也因受贿、巨额财产不明落马。

1998 年的特大洪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曾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上,大骂“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之后国家天文数字的水利投资,各种水利工程被称“固若金汤”。但其实豆腐渣工程仍然层出不穷,更多的贪腐官员浮出水面,如九江市两年前查处的水利官员158人,收缴违纪违法款7600多万元。

《东方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一场暴雨一场灾 腐败江堤知多少》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大陆贪官的潜规则。长江与黄河水利工程,历来是沿岸水利官员的盘中飧,他们一边以防洪护堤为名,申请大批工程款,在施工建设中却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中饱私囊,以致各地江堤年年修年年溃,王八蛋工程随处可见。”

是中共带来了洪灾

中国人并非没有智慧变水患为水利,被联合国认证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2200多年来一直滋润着天府之国。而今中国人却在吞咽著中共60年来“改天换地”带来的苦果。

《新纪元》2010年曾专题报导《政治水坝带来洪水》,文章表示,在“改造自然”的“无产阶级大无畏精神”指导下,中共只顾眼前利益,无视客观规律,不但大修水库,还大量“围湖造田”、“焚林造田”、“辟草造田”,给生态环境带来无法逆转的灭顶之灾。

旅德学者、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博士表示,河流有自净功能,而水库蓄水的结果,将河流的自净能力减少到最低。“就像一个人的肾脏器官有排毒的功能,他把肾脏给卖了,卖来的钱等于是发电的收入,但是自净功能没有了,他又去买一个洗血液的机器来替代肾功能,去修建很多污水处理厂来搞净化。修水库发电,不就等于你把肾脏给卖了,再买一个洗血器一样吗?政府官员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GDP增长。本来一个人好好的,有肾脏,也不用洗血,但这时候没有GDP,卖了一个肾,GDP增长了很多,买了一个洗血器,GDP又增长了更多,中国的算法和其它国家算的不一样。”

有评论表示,中共的高压统治已造成天怒人怨,近年来中国大陆各地及长江流域地震、干旱、洪涝、冰冻、冰雹、风暴、雾霾、泥石流、地陷等等各种极为罕见的、突发性、极端性灾害接连不断,频繁发生,这或许是改朝换代,中共暴政即将灭亡的一种前兆! 
    来源: 周慧心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央视报抗洪造假  网络骂声一片 官媒辟谣出闹剧(组图)

    下一篇: 令案判决书“特定关系人”暴露令计划情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