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拒绝川普”看 美国历史上的政党分裂
2016-05-07
随着克鲁兹的退选,川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几成定局。共和党的主流派人物正在勉强接受这个现实,试图团结党员迎接川普对希拉里的总统大选。但党内的“拒绝川普”NeverTrump运动造成的鸿沟会不会造成共和党的分裂?

美国的政党是稳定,极具轫性的组织。但有时派系或个别领导人会分裂出去,这个分裂为期或是一两个选举周期,或者更久。美国的政治媒体Fivethirtyeight.com记者茱莉亚.亚莎莉(Julia Azari)分析了美国史上的几次政党分裂现象。

地缘分岐

历史上,一个结合各种广泛利益团体的美国政党瓦解时,有一突出的共同点是地理关系。更具体的说,联盟里依赖南方的政党往往最终会土崩瓦解。历史给了我们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美国早期政党辉格党(Whig Party)的瓦解。

在1836-1852年期间,辉格党的范围横跨南北边界,曾成功赢得几届总统选举。分析当时辉格党的瓦解过程,发现造成党派瓦解的步骤:

第1步:出现一个难以解决的主要问题, 该问题导致该政党依地缘或思想路线分裂。

第2步:此政党未在这一问题上达到共识。

辉格党当初面临的问题是奴隶制度。1854年的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允许新加入的州自己决定是否允许奴隶制。这造成了南北方辉格党人的意见分歧对立。这一鸿沟导致了共和党的产生:前北方辉格党人,包括亚伯拉罕·林肯,以防止奴隶制扩张为题成立了共和党。

第二个例子是20世纪的新政(New Deal)民主党。

在1948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南方代表杯葛休伯特·汉弗莱的平权演讲,集体退席。之后南方人成立了自己的“Dixiecrat”派系,在许多州被认可为正统的民主党。它获得了39张选举团选票,但民主党的杜鲁门还是在大选中获胜。南北方的民主党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到1968年时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转变-- 乔治·华莱士独立参选总统。民主党分裂的确切日期很难界定。一些南方州曾回到民主党阵营支持吉米·卡特和比尔·克林顿成为总统,但到2004年,南方已成为共和党在大选中的可靠支柱。

这对2016年意味着甚么:不同于以往,2016年共和党如果分裂,可能不会沿着地理界线。当代的共和党不依赖东西岸或比较自由派的上中西部 - 即对川普最感冒的地区。相反,共和党的基地是南方和西部内陆。这两个地区结盟的基础是经济和社会问题在思想上相似。

同时,这些历史上的例子也说明党组织的重要性。辉格党人当初有一个统一的结盟思想。但是,他们在组织上并不重视政党的基本功能,如团结党派力量参加竞选。因此,尽管内战前的民主党人也在奴隶问题上严重分歧,他们强力的党组织帮助他们走过了内战的危机,而缺乏组织力量的辉格党则土崩瓦解。

政治人物

政党分裂的另一个导火线是一个人气政客脱离政党,带走自己的支持者。

一个最初的例子是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他在1912年寻求共和党的第一次总统初选提名,却在威廉·霍华德·塔夫脱赢得提名后独立参选总统。但他的进步运动(Progressive movement)在他死后就烟消云散,共和党的联盟在大萧条时又重新结合了。

这对2016年意味着甚么:塔夫脱和罗斯福之间的分裂跟现今共和党面临的问题有点类似。1912年共和党代表会的主要争议是,罗斯福领导的进步运动寻求提高普通选民的声音,打破以往由高级党政人物把持政党、忽视民意的作风。他认为一个强有力的总统是将民意转化为成功的公共政策的渠道。今年,川普似乎在炒作一个卡通版的类似议题,将普通选民对立于政党菁英。但个人党派的命运突显出组织的重要性,它的持续性不能仅仅仰仗于选民对一个政治家的忠诚。

现今情况

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共和党进入了一个显著的转变。基督教福音派变成了他们的“锚”,一些保守的立场,如性别议题、堕胎问题成为政治平台的一部分。共和党里的社会保守派和经济保守派开始共存。作者亚莎莉认为,共和党这次的内讧不像过去的党分裂。它没有一个明显的议题使人们分歧。川普是从党外进来;不像老罗斯福是前总统。而且共和党已在制度上将权力交给了选民,这是正是当年老罗斯福的诉求。

但是共和党的川普与民主党的桑德斯都在美国贫富悬殊这个议题上捕获了民心。虽然美国经济从数据上显示复苏,但很多民众没有分享到复苏的果实。尽管共和党中许多拒绝川普#NeverTrump的人士对川普口无遮拦的言论头疼,但若跟川普分道扬镳的话,他们可能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大企业、大富豪党。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电邮门”丑闻发酵 希拉里可能须出庭作证

    下一篇: 克鲁兹退选 川普单挑希拉里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