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之死持续发酵 原副国级官员涉莆田系
2016-05-03


21岁大学生魏则西去世至今已有22天,但“魏则西之死”事件却持续发酵。他的死撕开了当今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军队医院和私立民营医院等层层黑幕。

众里寻他千“百度”

今年4月12日去世的魏则西死于滑膜肉瘤,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他生前曾在网络社区“知乎”上描述过自己的治病经历。他说自己患病后曾通过百度搜索查询关于“滑膜肉瘤”的信息,得到的第一个结果是武警北京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并在该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医生向其保证“二十年没有问题”。

事件曝出后,舆论一边倒谴责百度和武警医院。百度公司发布声明称涉事医院是三甲医院,也向百度提供了相关资质证明。

谷歌2009年退出中国后,百度迅速成为中国市场占有率最大的搜索引擎,成为多数不会“翻墙”的中国网民获取信息的直接途径。这样一个影响力巨大的媒介也成了很多普通人心中的权威信息来源。百度利用自己的“权威”地位,推出了一系列“加V”、“认证”等服务。

如一个企业如果想让自己的官网通过百度的加V认证,需要向百度缴纳几百到几千元不等的服务费;如果要在百度上打广告,则需要与其他企业竞价,出价越高,搜索结果就排在越靠前的位置。而公司本身的资质、与搜索关键词的关联性等,百度则不多做验证。

北京协和医院的一位医生向记者表示,现在常有患者用百度上查到的信息质疑医嘱,他说,我是最怕病人说“百度和你们医生说的不一样”这样的话。

一直被诟病竞价排名的百度,在魏则西事件后更失人心。有网友说,百度的竞价排名,收钱之后,人为干涉搜索结果,使得恶人能够更加方便地作恶。还有人说,“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

针对竞价排名政策的质疑,百度则宣称它们推广的公司都有政府权威部门的资质认证,不存在违规推广的情况。

事件刷爆社交媒体后,百度发声明称已与魏则西的父亲取得了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但被魏则西父母被随后的“百度和武警二院都从未联系过他们”声明 而戳穿。

据悉,百度已经不是第一次站在医疗丑闻的舆论口。2008年,央视就曝光过百度“竞价排名”的商业黑幕;2010年,武汉警方破获了一系列假药案,犯罪嫌疑人透露,其假药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蔓延到全国各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利用百度的竞价排名政策,付高价给百度使自己的假药广告排在搜索结果前列;2015年4月,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执行会长吴曦东曾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莆田系在百度广告上的投放比例,总的来说占了莆田系医疗机构营销投入的50%以上;今年初,百度又被曝出把“血友病”等贴吧卖给了莆田系医院。

“莆田”进行曲

根据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官方网站的信息,魏则西就诊的中共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成立于2000年,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医院。然而,包括搜狐网在内的多家媒体均指出,该医院的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网站注册资料混乱,与莆田系医疗公司有异常密切的关系。

网文《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扒出北京武警二院的注册人单位是“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武警二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康新公司和柯莱逊公司的老板都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一位医生向记者表示,一些医院科室外包给民营公司已是常态,在军队、武警医院中尤其常见。这些民营科室为了尽力留住患者,有时会做出“一定能治好”等违规承诺,获取患者信任。

莆田系是福建莆田民营医疗从业者的统称。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莆田系以治疗皮肤病、性病、做人工流产等生意起家,曾被看作“江湖游医”的代表。保守的社会观念之下,性病患者多不愿到实名制的公立大医院就诊,从而给了游离于主流之外、私密性更好的莆田系小医院一个巨大的商业机遇。到了90年代,利用公立医院改制的机会,莆田系开始通过收购科室等方式进驻公立医院,包括军队和武警医院等。

随后,资本日渐雄厚的莆田系开始涉足不孕不育、美容整形等领域。《南方周末》在2014年曾做过题为《“莆田系”:游医终成王国》的报道,其中概括莆田系专科医院的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

由“魏则西事件”证明,莆田系或已不满足“低风险”领域带来的利润,其网络已拓展到了癌症、肿瘤等高技术含量的专科之中。莆田系旗下的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除了拥有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域名外,还拥有辽宁省人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湖北省肿瘤医院生物免疫治疗中心等多个医院科室的域名。同时,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官网也曾发布信息表示该院与柯莱逊公司建立了合作。

2014年,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的消息曾被多家媒体报道。报道称,该会将是全球最大的健康产业联盟组织,拥有全国8600多家民营医院会员,提供了100多万医护人员就业,年营业额达到2600亿元人民币。总会总顾问为陈至立。陈至立本人就是莆田人,中共原副国级官员,在2013年退休前曾担任中共教育部长、全国妇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要职。

报道中写道成立大会还邀请了“瑞士健康局局长”苏·普塔拉斯(Sue Putallaz)到场讲话。然而,经记者调查发现,普塔拉斯女士的公开简历显示其为瑞士一家小型咨询公司的创始人,从未有过“瑞士健康局”的工作经历。

而类似这样的编造头衔、聘请“外国专家”为自己站台,是莆田系医院的特点之一。同为莆田系的“北京天伦医院”官网上“专为二胎夫妻提供私人孕育专家”的板块也配了一张身着白大褂的外国医生的照片用来宣传。

10年前,《瞭望东方》杂志曾对民营医院存在的种种问题有过深入的调查,其中两篇深度报道标题为:《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莆田系民营医院:洗不清的原罪?》。然而,10年下来,报道揭露的问题依然存在,报道期待的答案依然没有答案,报道担心的后果却成了现实。

令人吊诡的是,就在这10年,莆田系越漂越白,当年靠跑江湖讨生活的游医,也早已堂而皇之地占据了众多大医院的科室。正如其中一位作者所感叹的那样,“资本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而记者的呐喊是多么无力”。

“满城尽是黄金甲”

2015年8月,当时魏则西已经是癌症晚期。他在“知乎”上发帖提问:“二十一岁癌症晚期,自杀是否是更好的选择?”那时候,他做完4次在北京武警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个疗法曾被他和父母视为救命稻草。

2016年2月,“知乎”上有人提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将这根“救命稻草”的故事作为回答。

有着北京的三甲医院、部队医院身份的北京武警二院,抖落出一个真相,部队医院科室对外承包。部队医院大量的盈利科室大部分都外包给了类似莆田系这样的私家企业。
魏则西生前在知乎上写道,在北京武警二院,我“见到了一个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个技术不是他们的,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二十年没问题。”北京武警二院是一家三甲医院,又是部队医院。这增加了魏则西的信任。“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魏则西在这里总共治疗4次,他曾写到最后一次去北京治疗,“此去北京,生死难料。”

花费20多万后,治疗没有明显效果,并且转移到肺。“医生当时说我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李主任也改口了。“治好是概率事件,他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做过保证。”并且还劝魏则西接着做。

目前,魏则西就诊的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网站目前已无法打开,但是谷歌缓存页仍可看到其官网写着“CLS生物免疫疗法——首圆长期带瘤生存梦”,下面是一句有语法和拼写错误的英文“CLS Tumor Biotherapy --- First Realized the Expection of Tumor-bearing”。记者致电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无人接听,语音提醒中仍然在说该院“引进了国际肿瘤治疗领域最先进的CLS生物治疗技术”。

而实际上,用谷歌搜过CLS, CLS Cancer Treatment等关键词,都找不到CLS生物治疗技术的相关信息,只能找到一家名称为CLS的医疗公司,全名是Clinical Laserthermia Systems,总部位于瑞典。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网站显示,该公司旗下确实有一款“光免疫疗法”(Laser Thermotherapy)产品于2016年2月在美国上市,但是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该产品是“尖端科技”。光免疫疗法只是抗癌的一个新尝试,至少在现阶段并不能取代化疗、放疗等传统治疗。

而这些信息,上述“三甲医院”的网站上只字未提。

同时,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网站上还写着该医院聘请了美国天普大学免疫学马克教授(Professor Mark),称其为“国际尖端生物科技领域的知名专家”。

根据“天普大学”“生物科技”“马克教授”这些关键词,这位教授全名应为马克·菲特尔森(Mark Feitelson),按照英文习惯应称其为菲特尔森教授而非马克教授。菲德尔森教授回复了美国之音记者邮件,表示他于2004-2008年和2009-2012年分别以访学教授和授课教授的身份在武警二院工作,他的日常工作是研究和教学,从未出诊,也不是所谓“CLS肿瘤生物治疗中心高级技术顾问”。记者也查不到有这样一个“中心”的存在。

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网站上列出的主任医师温洪泽,其微博已被清空,记者向其发送微博私信并未得到回复。从微博记录来看,@肿瘤专家温洪泽的微博清空前有过1425条微博,有将近3万粉丝,微博认证其公司为“北京肿瘤生物中心”,与该公司相关的微博帐号几乎全部是武警二院及其下属科室。

此外,记者发现武警二院的官网上赫然写着“北京最好的癌症医院”等明显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的用语。

“魏则西百度推广事件”发酵后,百度于4月28日和5月1日两度回应。第一次,百度回应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第二次,百度回应,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如果调查结果证实武警二院有不当行为,百度全力支持则西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截止到目前,武警二院尚未就此事作出回应。

魏则西之死撕开百度、军队医院和私立民营医院黑幕

5月2日是魏则西过世“三七”(第21天)。记者跟随魏则西的父母前往墓地扫墓。则西的墓碑前被安放了鲜花和草莓,墓碑背后亲朋校友用“品学兼优 嫉恶如仇”来评价这个身患顽疾却乐观如初的年轻生命。

带着这个邪恶的故事,魏则西走完了他短暂的一生。

在他走后的20天中,他的发帖下面还有人留言。因为他的就医过程,牵扯出百度医疗竞价排名、莆田系、医疗监管漏洞、部队医院外包…… 而则西已没有可能弄清楚这些医疗乱像背后的利益关系。

“魏则西事件”从4月30号开始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微博和问答社区“知乎”上发酵,再后来话题#魏则西百度推广事件#成为微博上从5月1号至今高居前三的热门话题,阅读量高达8319万。

微信朋友圈的用户们开始分享所在城市的莆田系医院名单,有的用户在转发名单时还不忘附上一句:“珍爱生命,远离莆田系医院”。目前成都、北京、唐山、广州等地网友们已自查所在地的莆田系医院。

一篇名叫《百度的中枪掩护了多少人安全撤退? 》引领网友们理性思考,百度出面回应魏则西的死,但是在背后沉默的武警二院以及莆田系呢?网友们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莆田系医院,称莆田系的存在本身就是当下医疗制度的乱源。

昨日(2日)晚间,百度(NASDAQ:BIDU)股价开盘后大幅下跌,以178.91美元收盘,跌幅7.92%,市值缩水约300亿人民币。网友关注:“魏则西”会不会是压垮百度的最后一根稻草?
    来源: 唐仲宝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外媒聚焦江泽民〝消失〞 病危或势危?

    下一篇: 任志强雷语激怒了谁 遭“留党察看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