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陷“人血馒头”丑闻 陆媒揭背后金主
2016-05-02


近日,一名身患恶性肿瘤大学生被百度竞价排名第一的武警医院欺骗,花光20万元而含冤去世。百度竞价排名与医院被指在贩卖“人血馒头”。有陆媒揭露,百度竞价排名的大金主是莆田系民营医院,之前2015年年中莆田百度经历大战之后,双方为利益再次一拍即合。

年轻人轻信百度医学信息排名 花光20万后去世

近日,《青年魏则西之死》《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文章刷爆网络。

魏则西,今年21岁,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学生,大学二年级体检时发现患上恶性肿瘤——滑膜肉瘤。一家人为了魏则西四处奔波求医。去年9月开始,已经接受了4次化疗的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第一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治疗,结果花光20万元东拼西凑出来医药费后,于今年4月12日不治身亡。

魏则西去世前于2月26日在网络上发文《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揭露武警医院所宣称的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研发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美国早已被淘汰,当他“找到了真正靠谱的技术,家里却快山穷水尽了”。

文章还说,他选择这家武警医院时,“根本不知道(百度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有多么邪恶”,这家武警医院排名第一,“说的特别好,我爸妈当时就和这家医院联系,没几天就去北京了。”

在武警医院里,一个姓李的主任竟谎称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并向魏则西父母承诺保证二十年没问题。魏则西专门查了这个医生,发现他不止一次上过央视CCTV 10,就相信了这家医院。


http://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16/05/5ea23b663bc97ff0b422552178f7ca94.mp4

魏则西生前录像

 

有网民通过资料对比发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网站的域名管理者是康新公司;细胞免疫技术的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老板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他们通过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医院肿瘤科室,从事医院和科室官网建设和维护、百度竞价、在线咨询导医,甚至直接参与临床治疗。

网民还根据公开资料计算出,如果这种“肿瘤免疫治疗法”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200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就有1512万元。

百度副总裁成“替罪羊”?

“魏则西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面临广泛的批评。4月28日,百度官方微博“百度推广”回应称,得知此事后“立即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接着就说对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搜索结果进行审查,辩称“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

5月1日凌晨1时31分,百度官方微博“百度推广”再次回应了,称已经“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

魏则西爸爸告诉陆媒,他从未接到过百度公司的电话。武警总队北京第二医院同样并未就此事与他联系过。

对于百度回应称武警医院“资质都齐全”,网络上有网民质疑说,百度潜台词就是“魏则西死了和我没关系”,但是根据中国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公立医院是不允许投放广告的,即使要打广告也必须经过严格审核。

今年1月,百度曾有将“血友吧”社群(血友病病友交换资讯的社群)卖给了私人医院的劣行,结果是象征性处罚一两个人就不了了之。

5月1日,一封百度内部流出的邮件显示,百度副总裁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行为规范,损害百度利益,被百度开除。

外界认为,王湛也只不过是一只“替罪羊”而已。有网民表示,百度还会继续公开帮助那些骗子医院售卖“人血馒头”,拿着这些“人血馒头”告诉大家这真的可以治病,快吃了吧。

百度竞价排名大金主——莆田系民营医院

陆媒财新网发表长篇文章揭露,百度广告收入的三大板块之一就是医疗行业,而占全国的民营医院80%的莆田系就成了“百度大金主”。

莆田系医院以妇科、男科、皮肤科、整形美容为主,以擅长营销著称,但因夸大宣传、过度医疗及乱收费等问题,一直广受诟病。在百度搜索“妇科、产科”等关键词,排在前几位的几乎全是莆田系医院。

莆田系与百度合作的主要方式是竞价排名。百度搜索引擎通过关键词的形式把企业的产品、服务及其主要内容在平台推广。一般是企业先预存一笔钱在百度账户,消费者只要点击企业设置的关键词,并进入医院网站链接,预存账户就会自动扣款。合作范围不同以及关键词的不同,推广价格也不一样。但是这种点击方式很容易作弊,有商家花钱了,却没有任何效益。

2014年,百度来自每家网络营销客户的平均营收约为5.94万元。而莆田系医院投入竞价排名出手动辄就上百万、上千万元,成了百度的大中型客户。

来自摩根大通的分析报告估计,医疗相关广告主在百度2014年的总营收中约占15%─5%。莆田系在其中约占三分之一到一半,也就是百度总营收的5%─12%。

莆田系与百度曾为利益大战 再为利益结合

据财新网报导,2009年,百度竞价排名经历了从公开竞价到“蒙眼”竞价的转变。2009年12月,百度推出“凤巢”系统,在关键词出价、排名、计费方式上都做了很大调整,其中最大的改变即参与者看不到其他对手的出价。

同时,百度竞价推广的变化越来越多。不仅让推广投入急剧增加,也加剧了莆田系同病种医院之间的恶性竞争。在莆田系看来,混乱竞争的结果是利润大多进了百度的“口袋”。

2015年4月,百度与莆田系曾因搜索引擎竞价排名价格谈不拢而“翻脸”,百度以业务调整为由,称将拒绝再与莆田系合作,杜绝虚假医疗广告。莆田系则以联盟形式宣称停止对百度的全部广告投放,宣称百度搜索的单次搜索点击成本已经高达900元人民币,希望压低百度搜索竞价排名价格。但最终双方妥协,私底下,双方就如何继续做生意上沟通从未间断。

今年1月,百度又陷“卖贴吧”丑闻,对外宣称,百度贴吧所有病种类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还坚称并未和莆田系有正面接触。但财新记者调查发现,多个被售卖的病种贴吧的买家正是莆田系医院。

1月14日,亿友公益等全国36家关注健康疾病类公益组织已联名向北京工商局举报百度。

从搜索业务的主营模式竞价排名,到贴吧的广告,再到贴吧运营权售卖,莆田系和百度已经形成高度利益共同体。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莆田系医院给百度贡献了100亿以上的广告费。
    来源: 谢东延 责编: Kitt

    上一篇: 北京西城区处分任志强 各方不满要党解散

    下一篇: 习近平批“网络竞价排名”百度撞上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