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17家私募机构失联 徐翔泽熙投资在列
2016-04-18


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最新公布,又有17家私募失联,泽熙投资等3家上海机构在列。近期上海金融大案频发,习阵营密集动作查处私募基金。此前,江派太子党操控私募基金的黑幕不断被曝光。外界关注,习阵营金融反腐升级,或触及私募基金背后的江派太子党。

17家私募机构失联 上海3机构在列

4月18日,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公布了第五批有失联行为的私募机构名单,其中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泽熙投资)、深圳金赛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赛银)等17家私募机构赫然在列。

同时,协会还公布了前四批公示的失联私募机构的反馈情况,在此前公布的30家私募中,截至目前,已经有21家私募机构被认定为失联(异常)机构。其中,多达16家机构没有正在管理的私募基金产品。

自2015年11月23日中基协公布首批失联私募机构公告以来,此次失联机构数量是最多的一次。其中,私募扎堆的北京占据了此次17家失联机构中的8个席位;来自上海的机构则有3家:分别为泽熙投资、上海毓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喆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深圳金赛银早在2015年底就陷入了60亿元的兑付风波,董事长王维奇跑路玩失踪,至今仍然失联。

截至3月底,已经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5901家,相较于2月底减少了78家,这是基金业协会建立私募基金登记备案制度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徐翔的泽熙投资失联 关联股份多被冻结

去年11月1日,泽熙投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被指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今年3月下旬,宁波中百的年报披露,“私募一哥”徐翔的心腹近期集体从上海泽熙投资公司离职。

徐翔的“泽熙系”一共有四个资本运作平台,分别为泽熙投资、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下称泽熙资管)、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泽熙增煦)和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泽添资管)。这四家平台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徐翔的一家人,包括徐翔、徐翔的父亲徐柏良和徐翔的母亲郑素贞。

截至目前,泽熙增煦持有的9000万股华丽家族(600503.SH)被冻结,泽添资管持有的3540.5万股宁波中百(600857.SH)悉数被冻结。此外,徐翔母亲郑素贞个人持有的2.75亿股文峰股份(601010.SH)、1.3亿股大恒科技(600288.SH)也被冻结。

4月12日,微信公号“私募风云”率先透露徐翔案即将在青岛市法院开审的消息,文章还援引知名财经人物郎咸平的“内幕”消息称,徐翔案涉上海一个著名的“官二代”,据说有20个高级官员的家属在买徐翔的基金,所以调查难度极大。

上海金融大案频发

此次被公布失联的上海喆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因违反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100万元门槛规定,在4月1日曾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顶格3万元罚款。这是证监会首次对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责任人给予行政处罚的案件。

4月1日,中信银行上海分行因银行卡收单违规等被央行罚款146万元。

4月4日至8日,上海接连爆发中晋百亿非法集资案、快鹿兑付危机案、天津银行上海分行7.8亿元票据案、上海永邦内幕交易案等金融大案。

4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报导,4月6日接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徐琪称,目前资金缺口每天增1亿,这样的势头将持续至5月中旬。

4月15日,证监会通报上海精熙投资发展中心涉信息披露违法,被处以30万元罚款。

习王大动作查处私募基金

4月15日,大陆证监会密集通报对25家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检查处理结果、对金融审计评估机构检查处理情况。中基协通报三家私募基金管理人被撤销资格;发布最严格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

去年股灾,江泽民集团被曝利用私募基金进行操控市场。徐翔落马后,大陆知名投资人黄生撰文披露,徐翔的基金不对外开放,只有少数特权阶层能买到,那么,谁提供了内部信息、谁购买并持有了基金、谁高位接盘,只要查这三个问题,将会掀起惊天大风暴。而这仅仅是二级市场的反腐,股市真正的反腐在于一级市场,这个市场酝酿着更大的反腐风暴,也将更惊人,更恐怖。

3月29日,《纽约时报》报导曝光徐翔是权力傀儡,为官二代和权贵管理资金,“上海很多关键人物,把大量的钱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为他们的私人银行账户。”

2013年,江泽民年仅27岁的孙子江志成在三年前创办的博裕投资在第一期募资10亿后短短2年,宣布再向外募资15亿美元。消息让业界和各大媒体对中共太子党等红色家庭在私募资金这块缺少监管的“自由地”上捞钱重新聚焦。江泽民及其心腹曾庆红、周永康、吴邦国、吴官正、李长春、刘云山等江派新旧常委的子女操控私募基金的内幕被不断曝光。

时政评论员谢天奇分析,上海金融大案连发,显示习阵营围剿江泽民及金融反腐升级。徐翔案内幕曝光,查处、整顿私募基金的重磅动作被密集抛出,意味着习当局已布局突破江泽民集团的核心利益地盘,触及一批江派太子党。在大陆经济危机加剧的压力之下,习阵营查处江泽民集团黑金的行动需速战速决;预期后续有更多金融“老虎”被抛出。
    来源: 李凡 责编: Kitt

    上一篇: 习当局定新规 官员贪贿300万以上可判死刑

    下一篇: 上海连出车牌丑闻 涉江绵康黑色利益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