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记者会 上海记者大胆一句话前所未有
2016-03-12


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人大会议,3月11日举行记者会,其中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发言人,在回应陆媒提问有关党务部门预算何时能公开时,回应“这个问题有点难”。这一回应引发网友热议,更有网友揭示中共花的就是人民的钱。而共产党组织附体社会,尤如吸血鬼般不劳而获的本质,早已被揭露。

据中共官媒报导,3月11日下午,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人大多个委员会官员就“人大监督工作”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其中东方早报、澎湃新闻记者提问:“全国人大审查的政府预算及部门预算中是否包含中央党务部门的预算?党务部门的预算何时才能公开?谢谢。”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修文回应说:“这个问题有点难。既然已经问到了,我就初步了解到的情况做简要回答。第一,全国人大审查的政府预算中,或者是中央预算中包括党务部门的预算。目前,编制部门预算的中央一级预算单位包括党的部门和机构,比如中组部、中宣部、中编办、中央党校,还有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等。”

对于人大方面回应“有点难”,并承认中央预算包括党务部门预算,网友强烈质疑,并赞扬记者提问的勇气。

下山大老虎:党务部门的费用应当由党费出,不应由纳税人出。

栋栋: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是犯罪行为!

边疆鱼儿:预算公开是一个正常国家很普通的事,在我国成了难点!

沙漠酒吧:向敢于提出此问的记者先生(或者小姐)敬个礼!

徐静波微博则进一步点名真相:刘修文坦诚“这有点难”。不过他承认:共产党的经费都不是靠党费,而是列入国家预算,但是还没公布。也就是说,党花的也是人民的钱……

已风行世界逾十年的《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曾揭露中共邪灵附体社会的特征,包括党尤如吸血鬼般不劳而获。

书中说: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操纵和控制人民,控制着社会的最小单位以保护权力不致丧失,同时垄断著社会财富的最初来源,以吸取社会财富资源。

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但人们从来看不到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财政预算,只有国家的预算,地方政府的预算,企业的预算。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开支。

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

所以,中国农民才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

所以,中国的工人才会如此大规模下岗,因为那些无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来就一直在吸取企业的资金。
    来源: 李文隆 责编: Kitt

    上一篇: 任志强微博归来?媒体人倒戈 中宣部大麻烦

    下一篇: 习近平将有大动作 中宣部提前“大换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