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被督促公开预算透信号
2016-03-12
3月11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修文在回答澎湃记者等关于中央党务部门的预算的问题时,传递了四点信息:

一是全国人大审查的政府预算中,或者是中央预算中包括党务部门的预算,如中组部、中宣部、中编办、中央党校,还有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等。二是部门预算都应当依法公开,涉及国家秘密的除外。三是目前公开预算的党务部门在不断增加,如去年中央党校、中编办、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等以及一些地方党务部门已经公开了部门预算。四是将督促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部门预算公开的力度。

以上四点信息,首次向外界表明,党务部门的预算要经过人大审查,而之前是否如此,或者究竟何时党务部门的预算要经过人大,外界并不知晓。并且,1998年成立的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的职责中,对此也并无明示。不过,今年特意将此公开,显然是在暗示外界,党务部门的支出也要受到最高立法机关人大的支持,而这似在契合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主张。

政府部门公开预算,在西方民主国家,早已被视为理所应当,而老百姓也可以就相关预算向政府部门提出质疑。然而,在中国,公开预算只是近几年的事情。2010年成为中央部门预算公开的第一年,共有35家中央部委公布了部门预算。2011年,有88家中央部门公开了2011年部门预算。2012年,有91个;2013年,有80多个,其中单列“三公”经费及各项包括因公出国、公务接待、公车购置及运维的预算情况。2014年,则有90多个中央部门公开。此外,五年来大多公布了预算的部门也公布了决算。

从刘修文的言辞中,可知上述五年公开预算和决算的中央部门无疑并不包括任何中共党务部门,党务部门预算公开刚刚从2015年开始,而且不包括掌控舆论领域、有许多黑色收入的中宣部。

大陆有财经媒体2015年曾刊登过一篇题为《学习党部预算:中宣部花掉6个中组部,总工资却少一半呢?》的文章,虽然相关网页已无法打开,但从残存的只言片语中还是可以看出,中宣部的开支巨大。文章称,五个党务部门(中组部、中宣部、党校、中编办、中央国家机关工委)预算总支出为37.68亿,相比2014年执行数增加53.64%。其中,中宣部增幅最大(433.3%),中组部降幅最大(-54.9%),其他三个部门小幅下降。

为何中宣部预算支出增幅如此巨大?其预算都用在了什么方面?在探讨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清楚中宣部是做什么的。

十年前曾呼吁公开取缔中宣部的原北大教师焦国标,在其撰写的《讨伐中宣部》一文中,列举了中宣部的十四种大病,如唯我独尊,是非对错媒体皆要听从其号令;篡改历史,凡历史上的罪错皆不许提;是宪法杀手,是宪法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最大侵害者;刻意反美;对中央精神阳奉阴违;限制媒体报导“阴暗面”等;禁止报导民众苦难;铜臭十足,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即可以进行权钱交易,封杀相关报导,等等。

这样大病在身的以权威姿态强力管控学术研究、学校课程、新闻报导、出版发行和影视节目,试图使一切涉及思想和意识形态的领域宗奉中共的官方说法的中宣部的预算用在哪里,局外人也就可以猜得出来了,那就是用在钳制舆论,限制百姓言论自由,宣传“大好形势”等方面。而在中共高层博弈的这三年多中,中宣部更成为江派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私器,不断给习近平搅局,尤其是近半年来通过各种肉麻手段吹捧习,更是被视为“高级黑”。

因此,在掌握军权、行政权等权力后,夺取舆论主导权成了习近平题中应有之意。传统新年后,习近平高调视察中共三大媒体、敲打刘云山就在传递这一信号,而随之中纪委高调巡视中宣部,习近平强力终止中宣部针对所谓“反党”的任志强的攻击,以及新华社记者周方公开斥责网管部门,直至人大刘修文暗示中宣部需公开其预算,都在昭示著围剿中宣部的“战役”正在进行中,而未来无法排除有文宣系统高官落马的可能性。
    来源: 周晓辉 责编: Kitt

    上一篇: 长荣航空董座张国炜被撤 称“不复仇”

    下一篇: 传习王反腐策略调整 首战拿下王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