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贪官携巨款外逃 惶恐度日坐吃山空
2015-05-07

陆媒称,贪官〝外逃梦〞做的很美,但那只是黄粱美梦。有些外逃贪官,坐吃山空,只能靠背尸体谋生。(网络图片)

中共央行去年的一项课题报告曾披露,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党政官员、国企高管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万多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陆媒7日报导,并非所有外逃贪官都过得很美。有些人坐吃山空,不会讲英语,只能到餐馆打工。

中共十八大以来,众多中共官员因贪污腐败落马,同时,许多中共贪官携带大量资金外逃出境。对于究竟有多少贪官外逃,中共官方至今没有公布确切数据。不过,2013年10月,中共最高检披露,2008年至2013年5年间,共抓获外逃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6694名。

去年中共央行的一项课题报告称,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党政官员、国企高管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万多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

据大陆媒体5月7日报导,逃到国外的贪官未必就能逍遥快活。

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自述自己外逃期间的凄惨生活:我又怕中国发现我,又怕美国抓获我。致使我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

两年零八个月当中,我与妻子住过两次路边小旅店。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裹腹,后来分别在南加州租住过三次合租屋,房客人高马大,声大如钟,看到我爱人时就目露淫光,实在是让人惊恐。

我爱人整天惊恐不安,我整日也设想和准备着发生不测。白天和妻子躲在自己的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傍晚才敢步行到超市买点吃的。

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巨贪〞的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出逃后辗转新加坡、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她时常一个人绝望地哭泣。

更凄惨的是湖南长沙市原国土局长左天柱,他携带出逃的几百万赃款在美国很快就坐吃山空,基本不会外语的他也找不到像样的工作,不久,情妇也离他而去。

整天寝食不宁 再遭黑社会敲诈

据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自述,自从逃到新加坡后,连续换了3个酒店。他确信自己被跟踪,而且跟踪者丝毫不掩饰行迹。他〝觉得走投无路,整天忐忑不安,寝食不宁〞,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他〝惶惶不可终日〞。

胡星的弟弟胡波从加拿大传给他的消息更让他心惊胆战:昆明已经派人追到新加坡了!他在与胡波的通话中揣测:跟踪的人是新加坡警察还是中国警察?还是黑社会来敲榨?任何一种猜想都令他〝惊恐万分〞。

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出逃美国后,为了逃避警方追踪,有巨额存款,却不敢轻易动用,连住旅店也只敢住最便宜的,一听到警车声就浑身发抖,每天晚上恶梦不断。

原广东中山市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和法定代表人陈满雄、陈秋园夫妻出逃泰国后,还做了一次彻底的整容手术,连皮肤都进行了漂白,不敢白天出门购物。两人被擒后,变得惊恐异常,当场昏倒。

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原行长许国俊,从2001年逃到加拿大再辗转至美国,被捕前,许国俊在美国中部堪萨斯州一个叫威奇塔的地方,租下一间小公寓,夫妻俩没有车没有钱,许国俊还曾在一家送外卖的中餐馆埋名做厨师,他们后来的律师形容为〝家徒四壁〞。

福建福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忠逃往美国后,花100多万美元在加州买了一幢别墅及一辆别克跑车。但是不久,许多曾向他行贿或被他敲诈的人,通过美国的黑社会找上门来讨要〝借款〞,甚至威胁要砍断他的脚和郝文的手。

王振忠不得已和情妇郝文分居,自己也过上了提心吊胆的生活,2007年患胃癌死去,临终前忏悔说:〝一切都是报应啊……〞
    责编: Lisa

    上一篇: 暴打女司机事件大反转 舆论风暴两极分化

    下一篇: 陆媒曝傅成玉传两桶油合并 傅蹊跷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