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16:银行坏帐、国企关停与失业潮
2016-04-16

3月16日前后,四川阆中召开公审大会,八位向老板追讨欠薪的农民工被宣判入狱6至8个月;黑龙江双鸭山煤矿几十名参加追讨欠薪的矿工也被逮捕。如此压制工人讨薪,只因2016年中国政府遇到三大经济难题:减销巨额银行坏帐、去产能(关闭亏损运行的国有企业),让600万国企工人下岗,即失业。敲掉这么多人的饭碗,还想让陷入绝境之人乖乖服从,只能以重罚恫吓。
 
中国银行巨额坏帐如何形成的?

先从银行坏帐开始,理清三大经济难题的关系。

中国的金融系统有如得了败血症的病人,这头刚输入红色的新鲜血液(注入资金),那头就流出黑血(即坏帐)。目前已经是改革以来的第三轮坏帐了。

中国银行坏帐形成有几大特点:

一是银行坏帐形成的源头多元化。中国银行业的坏帐来源涉及几大经济领域。其中主要是房地产企业、大型国企,以及巨大的地方政府债务。以房地产业为例,即使按国家统计局那相对保守的数据,目前全国城镇尚有待售住宅4.3亿平米(约1.3亿坪)、在建住宅44.4亿平米(约13.43亿坪),合计 48.7亿平米(约14.73亿坪),这些积压在房地产上的贷款就足以形成压垮银行业的巨石。第二大源头就是国有企业。

二是数额特别巨大。2015年9至10月间,国际金融业与投行界对中国官方公布的银行坏帐率进行争辩,质疑中国银监会公布的银行坏帐率。

中国银监会发布的银行坏帐率是1.5%,但国际金融业分析师一致认为,中国真实坏帐率可能高于官方数据,其中,法国里昂证券(CLSA)估算中国银 行业的坏帐率可能高达8.1%,是官方数字1.5%的6倍之多。这意味着中国银行业有7.5兆元人民币的资本缺口,超过中国GDP的十分之一。
 
国企成为银行坏帐的制造机

由于房地产及“铁公鸡”(铁路、公路、公共设施等基础建设)成为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龙头产业,与之相关的30多个行业获得发展。房地产及铁公鸡的发 展一旦放缓,这30多个行业也就处于产能全面过剩状态。对于那些不赚钱、高负债,不断亏损且处于半停产状态的亏损企业,地方政府为保障就业,不断让银行贷 款并给予各种补贴勉强维持,导致这些企业在亏损状态下继续经营,成为所谓“僵尸企业”这类企业仅在中国股市上的A股企业当中就有266家,占比10%;集 中于八大行业,即钢铁、煤炭、水泥、玻璃、石油、石化、铁矿石、有色金属等。截至2015年12月初,几大行业的生产价格指数(PPI)已连续40多个月 呈负增长状态,亏损面达80%。

这些“僵尸企业”的大量债务早就成为银行坏帐。据兴业策略研究报告估计,如果在两年内全部倒闭,企业70%的有息负债成为坏帐,影响债务约10,671亿,年均5,309亿。其中10%为债券,90%为银行债务。每年新增4,800亿的不良债务对银行的压力甚大。

上述僵尸企业的债务只是国企债务的一部分。2015年10月中国财政部月报显示,截止到9月30日,中国国有企业整体债务总额达到77.7兆元人民 币(按当时汇率折算,约合12兆美元),超过中国GDP的总量。在国企债务有可能拖垮银行的情况下,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将出清“僵尸 企业”当作2016年六大主要经济任务之一。
 
国企工人捧的是“铁饭碗”

在市场经济国家,长期亏损的企业不可能维持下去,产品卖不出去,企业就得不到银行贷款,只有关停。在福利制度完善的国家,失业工人可领失业保险,再另谋出路。

但中国的国企不同,由于被视为“共和国长子”,政府给予各种政策倾斜加以扶持,无论是工资、福利还是工作稳定性(因为不能轻易裁员,称为铁饭碗),都远远超过外资企业与私有企业,到国企就业几乎成为中国人就业选择当中仅次于公务员职业的次优选择。

中国政府之所以要维持国企尤其是垄断性国企,主要是基于国企承担的政治功能:一、国企是中共执政的经济基础。通过垄断资源和垄断行业,可攫取巨额利 润向政府输送;二、国企成为非正常政治活动的小金库,大量非正常的政治费用需要通过国企的平台转移和支付,可隐藏统治集团特殊的统治成本;三、国企成为众 多红二代谋职之地。在21世纪前十年的国企改革中,这些红二代通过经理人持股(MBO)的方式,不费分文攫取了大额股份,在资产数亿或者数十亿的国企中, 持股哪怕不到1%,也是一块巨型蛋糕。

这些国企在经济扩张时期工资福利令中国社会羨慕;但到了经济衰退时期,这类国企就遇到很大麻烦,因为裁员不易,中国各地都曾发生被裁员工杀死厂长经理的恶性案件。因此,企业管理层不想引火烧身。

在大型国企中就业数千万职工,在中共意识形态教育下,一直认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翁”,端的是铁饭碗,他们从来没有忘记文革年代的光荣:工人阶级领 导一切。前总理朱镕基曾面临同样的国企拖垮银行困境,推行国企改革,1998至2003年间裁员约2,800万人,中央政府为此支出约731亿元人民币 (112亿美元)安置资金。即便如此,这轮国企裁员一直深为国企工人及香港等地的中国劳工组织所诟病。尽管身份与管理层差别巨 大,但他们却怀念文革时期的主人翁地位,直至今天,黑龙江双鸭煤矿老工人向子弟讲的还是当年矿长与他们一起下矿、工资只是其两倍的光荣岁月。

地方政府也不想添乱,因为对付农民工容易,对付这些国企员工却很难。这些大型钢企、煤企,基本上形成了工业城,职工一般是“工人世家”,祖孙、父 子、兄弟、夫妻都在同一企业工作,失业后家庭收入来源枯竭,另求就业门路的可能性不大。由于厂区居住的职工是“熟人社会”,组织各种抗议活动时,有两个有 利条件:一是有血缘、亲缘、地缘这些组织资源可利用,易于聚合与相互声援;二是抗议者居住于当地,组织成本极低,抗议活动很有韧性。这些特点决定了这些国 企工人的抗议,远较沿海地区企业中那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农民工更难应付,这是地方政府要维持这些企业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救银行,中国政府必须关闭亏损国企


中国政府通过银行输血以维持这些亏损国企,让全中国以通膨的形式为国企持续买单。艰难支撑到如今,直至银行坏帐将引发金融危机,最后拖垮中国经济,中国政府才决定关停长期亏损运行的企业。

这些大型国企的负债状况,从以下几例可以管窥。中国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有100家,其中16家是亏损企业,包括中国铝业,鞍钢、渤海钢铁等。 中国铝业号称“A股亏损之王”,2014年度净亏损为163亿元人民币。鞍钢集团有接近800亿的银行债务,2015年净亏损43.76亿,现准备从16 万员工中裁员6万;渤海钢铁债务1,920亿,共有职工67,151人,从去年就开始停工裁员。

据2015年8月国务院安委办《关于集中开展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情况的通报》,截止通报之时,中国有4,947处停产停建矿井,占矿井总数的 48%。目前,已经轮到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关停裁员了。另据中国钢协公布,目前中国有钢铁企业2,460家,未来将减少到300家,面临被并购与重组的企业 数量高达80%以上。

今年出清僵尸企业,将砸掉600多万国企职工的饭碗,让这些旱涝保收拿奖铁饭碗的国企员工加入中国那已高达三亿的失业大军,将会引发抗议潮。

中共几十年的统治经验证明,国有经济并不能够强国。反之,国有经济的存在,破坏了规则的公平性。低效而问题丛生的国企,成了全社会背负的沉重历史包袱。

(看中国媒体 《看》杂志)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商道》生意经:商业亦有道

    下一篇: 新增人民币贷款4.6万亿 中共首季GDP遭质疑